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四十七章 不是木马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不是木马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5  |  更新时间:

第一百四十七章 不是木马

说着他又从文件夹抽出一张纸,“第二被告廖媛媛,父母做批发生意,小资之家,但今年市场不景气,廖父做的一笔投资打了水漂,抵押了家里的房产,如果廖媛媛败诉,她也将赔偿五十万给宋先生,廖家的流动资金会被掏空,廖父将无力支付新合同的契约金,一旦资金断裂,廖家只能买房买车填补漏洞。”

张律师眸光一闪,面上不以为意地笑笑,“这只是你们索赔的金额,实际金额还要看被告的经济条件,不是你们要多少,法官就会判给你们多少。”

“看被告的经济条件,意味着即便判决的金额达不到诉讼请求,被告家里也得脱层皮。”

名誉侵害损失赔偿的金额受多个因素影响,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情况和造成的后果都是考虑因素,宋黎宇因为同性恋传闻损失很大,所以就算被告的经济条件无法支付一百万,要赔的钱也不会很少。

这回张律师没说话。

秦聿打开手机网页,将实时热搜榜给她看,“你的委托人跟徐逸林不一样,徐逸林打这场官司不论输赢损失都不大,他真正的目的不是胜诉,而是出名,事后他名利双收,赔点钱不算什么。你的委托人不一样,她们才刚成年,没有收入,家境一般,败诉的代价太大,如果只是需要做一些该做的事就能降低代价,何乐而不为?”

张律师看了眼满屏幕徐逸林的新闻话题,心知秦聿说的没错,徐逸林跟她的委托人目的不同,徐逸林能付得起败诉的代价,但她的委托人不一定。

“和解需要所有当事人同意。”

秦聿知道她是担心他们给空头支票,忽悠她叛变,“比起相信徐逸林,你们相信我们更有希望。”

张律师沉默了许久,最后在满室的安静中开了口:“我的委托人需要付出什么诚意?”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秦聿淡淡一笑,“徐逸林是怎么跟你的委托人说定配合的?”

半小时后,张律师离开大安。

当天的新闻不出所料,徐逸林登上热搜榜首,在各大社交平台引起热议,话题遍地开花,居高不下。

“他这辈子都没这么火过吧。”宋黎宇这么评价。

也如同预料中的,徐逸林曝光了自己的性向,连带着宋黎宇也被热议起来,网上各种猜测他们关系的言论,哪怕宋黎宇在微博上表示自己瞧不上徐逸林,还讽刺徐逸林故意拿性向炒作,说双性恋而不是同性恋是为了给自己留后路,以后好找女朋友,实际他是异性恋装双性恋。但网友不是很相信,更相信他是为了撇清跟徐逸林的关系。

正应了那句话:看热闹的人,只相信热闹。

在未来的好几天,徐逸林和宋黎宇的名字经常一起出现在热搜和头条,并迅速涨粉上百万,这让宋黎宇暴躁不已。

在漫天纷争中,有一个不起眼的话题悄悄诞生。

“史上最帅男律师?”姜芮书躺在床上微博,突然刷到秦聿的照片还挺惊讶的,点进去一看,数量还挺多。

这些照片大部分是休庭期间拍的,秦聿习惯穿律师袍,也是他这人身材好,肩宽腿长,被律师们diss很久的律师袍穿得跟高定差不多,全靠颜值在抗。

还有极少部分是开庭时偷拍的,在法庭中侃侃而谈崭露锋芒的秦聿仿佛有光环,他的一个低头,一个眼神,一个回眸都特别吸引人,简直跟电影画面似的,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下面一群花痴嗷嗷叫着粉了粉了。

“看来法庭纪律还得加强。”姜芮书嘴里说着,点了几次保存图片,这套照片拍得真好,秦聿的颜值真让人赏心悦目,留着以后慢慢欣赏。随后想着他上次提醒自己,自己应该礼尚往来一下,于是便点了分享。

此时秦聿正在餐厅,听到手机叮咚响,拿起一看,有点意外,姜芮书发了条链接过来。

他没有马上点开,修长的手指轻轻一划,拨了电话过去,“你发的链接?”

姜芮书没想他会打电话过来,电话那头传来悠扬的乐声,隐约还有刀叉轻轻碰撞瓷器的声音,他在西餐厅?“嗯,算是回报你上次的提醒,不用谢。”

秦聿:“哦。”

姜芮书:=_=

我怀疑你又在记仇。

她解释了一句,“不是木马。”

“那就好。”秦聿挂了电话,点开链接,便看到了自己在法庭上的照片,一张张的数量不少,连庭审直播的片段都截了出来。

陆斯安放下刀叉,用餐巾拭了拭嘴角,“刚才你给谁打电话,我听着好像是女声。”

“你狗耳朵吗这样都听到?”

“我关心你啊。”陆斯安大言不惭,“你看你都单成魔法师了,你家老爷子前阵子还给我打电话问你个人生活,也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你带孙媳回家。”

“你先解决自己的个人问题再来指手画脚。”

这家伙哪壶不开提哪壶,明知道他刚跟人吹了,还往他伤口上撒盐!“我至少有感情经历,只是目前没有找到真爱,你呢?初吻都没给出去吧?你别不是无性恋吧?”

“这不重要。”

“那你跟我说说刚才谁给你打电话?”

秦聿脑子里浮现出姜芮书的脸,一时不知道怎么评价她,只好评价她刚才那个电话:“一个无聊之人。”

陆斯安却是很稀奇,没否认那就真是个女的给他打电话,很少听他用这种语气说一个女的,顿时眯起了眼睛,“无聊之人?你还接她电话,欢喜冤家吧?”

“你想太多。”

“越敷衍越遮掩。”陆斯安好奇死了,到底谁给秦聿打的电话,这可是私人号码,非关系密切的人都不知道这号。

“你这么关心我个人生活,是不是对我存了心思?”秦聿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突然啪一下把手机按在餐桌上,“不如这样,到了四十岁我们都没结婚就在一起!”

“噗——”陆斯安喷了满桌红酒,随后呛得满脸通红。

开玩笑!他是钢铁直男,喜欢软乎乎的妹子,对硬邦邦的肌肉男没兴趣!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