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五十章 求锤得锤

第一百五十章 求锤得锤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511  |  更新时间:

第一百五十章 求锤得锤

徐逸林再也端不住,一张脸青红交替,呼吸粗重,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最后一个问题。”秦聿再次开口,徐逸林寒毛竖起来,直勾勾盯着他,“你说自己跟张佳宁和廖媛媛是收到法院传票后才真正认识,这么说的话交情应该不深,你为什么会给她们钱?”

徐逸林猛地抬头看他,冷汗马上下来,他怎么会知道?!

见他不回答,秦聿提出假设,“是曝光原告隐私的报酬?”

陈律师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看向张律师,“你们——”

张律师眼观鼻鼻观心。

陈律师大恨,她们竟然跟被告在自己眼皮底下达成了交易!难怪那两个脑残粉没来,原来是不敢来!

“让我帮你捋一捋。”秦聿如金石碰撞的声音在安静的法庭中徐徐响起,“在追加你为被告前,你的确不认识张佳宁和廖媛媛,或许原告的同性恋传闻有你的作用在里面,但是在镜头时刻追随的情况下,你根本没有什么机会跟粉丝单独交谈,最多只能趁摄影师不注意说上一两句。”

“这样或许能引起原告黑粉的注意,但你也很容易暴露自己,毕竟张佳宁和廖媛媛不是你的粉丝,不见得会为你保密身份。”

“姑且假设你借助其他手段隐藏了自己的身份,没多久你被淘汰,之后的一段时间并未出现你曝光原告性向的只言片语。”

“离开节目后,你的关注度直线下降,几乎同时原告因为同性恋传闻被全网黑,随后因起诉造谣者引爆流量,这时,你在直播中曝光自己跟原告曾经有过暧昧接触,博得大量关注。”

“很快,你被追加为被告,就在这时,你给张佳宁和廖媛媛每人转账两万元,在第二次开庭的时候,张佳宁和廖媛媛第一次言明是从你口中得知原告是同性恋,而你为了证明这一点,自爆性向,自称与原告有过一段暧昧接触。”

“当天,你和原告的新闻刷爆各大社交平台,随后你趁热打铁接了数个广告,进账百万。”

说到这里,秦聿鼓了鼓掌,“用四万换百万,名利双收,算盘打得很精彩。”

“这纯粹是胡说八道!”徐逸林下意识反驳,可是额头的冷汗却冒了出来,把秦聿的话从头到尾想了一遍,他心里稍稍安定下来,因为秦聿的话里有漏洞,并非全部正确,说明这都是他的推断。

可是让他担心的是,这番话也不完全是没有依据,比如给张佳宁和廖媛媛的钱,这件事除了她们和自己,没有其他人知道。

这个律师到底知道多少?

张佳宁和廖媛媛是不是已经反戈倒向宋黎宇?

他看向被告席,看到张佳宁和廖媛媛的位置空着,哪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心里暗恨不已,早知道这两个脑残靠不住,他就该拉她们出来顶事!

可是他心里还有希望,秦聿只知道部分,应该拿不出证据,那两个脑残或许还留了一手,没蠢到把自己都卖了,那对她们没好处。而且他还有两个证人,只要证人出庭作证就能扭转不利局面。

思来想去,他决定赌一把!

对上秦聿似是洞察的目光,他冷笑了声:“故事编得很精彩,听得我自己都快相信了,可惜编的就是编的,再精彩也成不了真。”

秦聿唇角一挑,“你知不知道有一种人说谎的时候为了证明自己没说谎,喜欢逼问别人要证据,显得自己理直气壮,结果求锤得锤。”

徐逸林突然有强烈的不详预感。

“上个月12日下午4点32分,张佳宁的账户转入现金存款两万元,由迎春路的ATM机存入,而就是那一天,你跟张佳宁还有廖媛媛就在迎春路的咖啡馆见面,大概4点半左右分开。”

“所以呢?你想说这钱是我给的?”

“难道不是?”

徐逸林将那天见面的情形飞快回忆了一遍,确定自己没有把柄,干脆承认:“是我给的又怎么样?她们两个女孩子都学生还没有收入,打官司请律师要花钱,我和她们是利益同共体,给钱支持她们打官司有什么不可以?”

“可你当初不是这么说的。”

秦聿从口袋里取出一支录音笔,拇指轻轻一按——

“你让我们跟法官说,是你告诉我们宋黎宇是同性恋?”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仔细听可以分辨出廖媛媛的声音。

“对。”录音笔里一个男声接话,“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打赢官司,不然到时候我们不但要跟宋黎宇道歉,还要赔钱,赔钱我倒是没什么压力,但是你们……给得出五十万吗?”

徐逸林大骇。

那是他的声音……

那天跟跟张佳宁、廖媛媛见面的时候,他说过这样的话!

可是这录音是哪来的?!

时间回到上次跟张律师见面之后——

张律师没有当场给出回答,说要回去跟委托人商量,宋黎宇很担心,“她会不会假装被说服,回头就把我们的计划告诉徐逸林?”毕竟三个被告才是一个立场的。

“她会来这里就说明心里有这个意向,就算不答应,也不会跟徐逸林说,虽然三个被告立场一致,但他们的承受力不一样,对这场官司的预期结果自然也不同。”

“嗯?”

“廖媛媛或许还能坚持,但张佳宁不行。”

一个家境普通没有经济来源的学生,要支付五位数的律师费,钱从哪里来?

只有三个途径:一是找亲朋借,二是偷家里存款,三是贷款。

不论是哪一个,只要露馅,结果都不是她能承受的。

过了两天没得到同意和解的消息,秦聿没有再等下去,直接去找了张佳宁的父母,一对兢兢业业勤劳刻苦的普通夫妻,这辈子都没跟律师打过交道的老实人。

秦聿的出现让夫妻俩大为震惊,在得知自己的女儿因为造谣被人告上法庭后,吓得六神无主,了解了来龙去脉后,他们通过账户信息一查,才知道女儿为了请律师竟然借了校园贷!

那时候张佳宁已经快被校园贷逼疯,在知道徐逸林约见面的时候,便有了抓住他把柄要钱的打算,于是偷偷录下了这个录音,要不是徐逸林主动给了两万块钱收买她们,现在她已经找徐逸林要钱了。

这个事实让张家夫妇无法接受,万万没想到平时乖巧听话的女儿,为了支持所谓的爱豆,在网上如同疯狗一样造谣污蔑另一个人,因此惹上官司,还敢借高利贷,甚至想敲诈勒索。

张家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冲突,没费多大的力气,秦聿就拿到了录音。

陈律师一见情况不对,马上起身反对,“这份证据没有事先提交,也没有经过鉴定,我方不同意!”

未想没等法官说什么,秦聿摇了摇录音笔,从容道:“抱歉,我收回这份证据,请书记员不要记录。”

可是收回证据能收回影响吗?

所有人都听到了!

所有人都知道徐逸林怂恿张佳宁二人承认同性恋传闻是从他口中获知的,他之前说的种种全部是在撒谎!

徐逸林瘫坐在椅子上,脑子里只有两个字:完了!

张律师一看大势已去,暗暗叹气,“审判长,我代表我的委托人再次请求调解,我们希望可以跟原告和解。”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