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五十六章 卖惨

第一百五十六章 卖惨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378  |  更新时间:

第一百五十六章 卖惨

“所以你是为了推动司法改革去当了法官?”

姜芮书知道他在讽刺自己,“我只是想说思想不要那么狭隘,律师也好,法官也好,不管在什么岗位,不分高低,都是为国家法制建设作贡献。”

这是说他思想狭隘呢。秦聿淡淡道:“岂敢?在公众眼中,法官是主持正义的代表,律师只是搅弄是非的讼棍。”

现实里有很多人认为律师就是为非作歹的帮凶,就是搅弄是非的恶棍,动辄称之为讼棍、事儿逼,对律师非常不友好。

但他说这话的时候不带一丝火气,十分平静,纯粹是嘲弄姜芮书太官方,把话说得跟官方的纸样文章一样。

姜芮书扯了扯嘴角,卖惨谁不会?她叹了口气,“法官也有被骂的时候,骂我们尸餐素位是常事,动不动就被怀疑黑幕,钱权交易有背景,宁可信谣言不信判决。”

秦聿呵呵:“法官手持法杖,威严体面,些许质疑动摇不了权威。”

姜芮书也表示呵呵:“律师高收入高自由,个别误解影响不了业务。”

“法官高坐法庭就能断案,律师还要四处奔波。”

“律师只要为自己的当事人负责,法官要为所有当事人负责。”

“律师每天殚精竭虑,赢了被骂,输了被骂,哪有法官轻松?”

“法官也没那么高大上,大案要案哪能天天有,鸡毛蒜皮才是日常,偶尔还要断断家务事,那是剪不断理还乱,哪有律师自在?”

“律师全年无休,只要委托人需要就得随时待命。”

“法官日常是4+2,白加黑,偶尔出个差,回来还要加班把庭开完。”

“律师……”

“法官……”

两人同时陷入沉默,随后不约而同笑出声来。

姜芮书的笑声很轻快,像风吹过银铃,清脆悦耳。

秦聿是那种低沉的轻笑,从胸腔发出,有心而来的愉悦。

原来对方是这样的人,还会这样笑,居然还会卖惨。

通过视频,秦聿看到姜芮书笑得眼睛弯起来,像小月亮一样,里面闪着星星,她不笑的时候气质比较冷清,有点距离感,可是笑起来却很有感染力,像个开心的小女孩。

“律师这么惨吗?”姜芮书笑着问他。

“法官也这么惨吗?”秦聿唇角微翘,反问她。

“有时候挺惨的,不过很多时候也挺开心的。”比如判决异装癖案胜诉时,可以让人们意识到不同,比如判决宋黎宇名誉侵权案胜诉时,少年洗清谣言,有机会再次踏上追梦的路。很多这样或是帮助弱者,或是正义降临的时刻,都是让人开心的。

她没说明白,但秦聿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微微勾了勾唇角,“律师也是。”

“那你做律师的时候,什么时候会比较开心?”

秦聿想了想,“委托人听话的时候。”

当律师会遇到很多人,遇到的人多了,你就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突破认知的人存在。对律师的辩论方案指手画脚,欺瞒关键信息不在少数,更有甚者故意误导律师,接这种人的委托,应对委托人要花费的精力可能比开庭还要多。

姜芮书一听就明白他话外之意,心中亦是深有感触,其实做法官也经常遇到难缠的当事人,吵吵架是寻常,有些还会上演全武行,当着她的面打架,她见过那种双方打得不可开交,最后民事案变刑事案的,还曾经有当事人因为被判决败诉就朝她动手。

当然,那个当事人最后被拘留了几天,并处以罚款。

总之一言难尽。

“我以为你会说胜诉的时候,或者为委托人伸张正义的时候。”

“胜诉有什么值得开心的?”秦聿很自然地反问了句。

姜芮书:“……”行吧,知道你胜诉跟吃饭一样,但这真不是在炫耀?

“伸张正义是检察官和你们法官的责任,律师只为委托人的利益负责。”他接着说了句,语气淡漠。

姜芮书想起了他去年辩护的那个无罪刑案,她能理解他的做法,但没法体会他是以什么心情做完无罪辩护并取得成功,这时候她感觉自己当法官是比较幸运的,因为法官要做的是保持中立,可以心无旁骛地维护公平正义。

但律师不一样。

有人说,做律师靠良心。

没良心的律师可以不在意情与法的冲突,只要法律允许便肆无忌惮地利益最大化。

有良心的律师有一颗顾全正义的心,但不是所有的当事人都是正义的一方,可律师的本能是不能违背委托人的利益。

要做一个合格的律师,并不容易。

姜芮书回顾了一下听说过的他代理的大大小小案子,问:“你是不是从来不挑委托人?”

“不是。”

“坊间传言,只要出得起钱就能请你辩护。”

秦聿语气平静:“诸如状告爹妈把自己生得太丑、以外星人身份宣布本市归属权这样的委托,再多钱都不会接。”

“……噗。”姜芮书忍了忍,没忍住笑出来,完全可以想象他遇到这种委托时是什么反应,这让她想起了臭脸猫。

“很好笑?”秦聿总觉得她在笑自己。

“你知道臭脸猫吗?”

这跟臭脸猫有什么……

突然间,他明白了什么意思,一张脸垮下来。

见他突然安静,姜芮书便猜到了怎么回事,忍着笑问:“你能不能把镜头切成前置模式?”

“不能!”他声音冰冷,盯着视频里笑得花枝乱颤的某人,岂会不明白她打的什么主意。

姜芮书憋笑。

简直欲盖弥彰。

秦聿不想再跟她说话。

意识到他已经不高兴,姜芮书没有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不然得把人惹毛了,只是今天这样的秦律师是从未见过的,跟以往的认知完全不同,“你知道我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是什么想法吗?”

“嗯?”他发出一声鼻音,有点像哼。

姜芮书笑了笑,“那是在一个比赛里,我被形容跟你很像,当时我就觉得这人肯定会经常拿来跟我比较,后来证明我的预感是正确的,一次又一次地被比较,不知不觉地就成了别人口中的宿敌。”

秦聿默然,被说成第二个别人,是谁都心里不爽吧。“那你知道我第一次听到你的名字是什么想法吗?”他反问。

“什么想法?”姜芮书撑着下巴,一双清澈的眼睛看着视频,让秦聿有种她在看自己的错觉。

“很无聊。”他语调清淡,想起当时的感觉,徐徐道来:“明明不认识,总有人在我耳边说你如何如何,将来会是第二个我,可能还会被超越。”

原来不只自己被迫无数次听到他的名字,他也一样。

姜芮书很能体会他的心情,毕竟素不相识的两个人,总有人说有个后起之秀会踩在你头上,心里或多或少会觉得有些厌烦,凭什么那么说呢?

“那你知道我对你第一印象是怎样的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