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五十七章 生了

第一百五十七章 生了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7  |  更新时间:

第一百五十七章 生了

秦顿时想起了那天她赔的五万八,还有她当时的表情,想也不会有什么好印象,但还没等他拒绝,姜芮书先开了口:“那天见到你之前,我没想到宾利的车主是你,但不管是谁,我已经做好负全责赔偿的准备,见面后发现是你,我挺意外的,没想到能见S市见到你,不过相逢就是缘,我认为这件事可以友好解决,可是我好好跟你打招呼,你开口第一句话却是让我赔钱,当时我就觉得这人真有点讨厌。”

果然。

秦聿一点也不意外,她当时的脸色足以说明一切,正想说什么,姜芮书又开口了,“这是对你的第二印象。”

秦聿不由看着视频里的她。

只见她嘴角轻轻一牵,“看到你第一眼的时候,夜色已经很浓,旁边是路灯,光线有些昏黄,后面的夹竹桃在夜色里泛白,你穿了一身黑色西装站在满墙的夹竹桃前,明暗的冲击感很强,当时我就想……”

说到一半她突然停下来,顿了顿,似乎发现了什么,“你看看墨玉是不是有动静了?”

他连忙起身朝纸板箱里看去,果然,墨玉开始哈气,应该是阵痛又开始了,过了一会儿她尖叫了几声,就像生之前那两只小猫一样。

大概过了五分钟,墨玉开始生产,一个白色的泡泡从它身体里一点一点排出来。姜芮书和秦聿都屏住呼吸,不错眼地看着它的反应,等待第三只小猫的出生。

也不知是不是墨玉力竭,生到一半突然没了动静,它侧躺在垫子上,不停地哈气,似乎努力想把白泡泡排出来,可是白泡泡像是卡住了一动不动,它忍不住叫了几声,尖锐的声音带上了痛苦的意味。

姜芮书听得心头一跳,“你看看是头先出来还是脚先出来。”

秦聿也顾不上那么多,凑近一看,“头。”

头先出来比脚先出来容易生产,姜芮书看了看手表,“先等五分钟,如果五分钟后墨玉还没有生下来就帮它。”

“怎么帮?”

“你把镜头靠近些,我看看墨玉现在是什么情况。”

秦聿依言把镜头调近些,接着姜芮书便从视频看到了卡在一半的白泡泡,小猫的头已经能看到,却不知道为什么卡住出不来。

猫咪难产有很多情况,姜芮书现在无法确定墨玉到底为什么难产,不敢贸然动手,只能先等等看,希望墨玉能自己挺过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墨玉的叫声越发凄厉,白色的泡泡始终卡着不动分毫,秦聿听着它一声声的叫唤,实在听不下去了,“怎么帮它?”

姜芮书看了看时间,“胎儿是头先出来,情况还算好,可能是力竭或者子宫弛缓收缩力不足,现在要先把胎儿送回骨盆腔。”

“你说我做。”

“好。”

秦聿放下手机,姜芮书看不到墨玉的情况,只能依据他的反馈来指挥。

“你让墨玉横卧在垫子上,左手抵着它的肩部,右手轻轻握住胎儿露出的部分。”

秦聿半蹲下来,按照她说的按住墨玉,另一只手握住胎儿,在握住的瞬间,他感到手中一片滑腻温热,强烈的生理性不适在他身体里炸开,鸡皮疙瘩从右手迅速传满整条胳膊,并不停扩散,直到全身,由外向内的入侵,胃部开始翻涌。

因为生产的缘故,墨玉身上的味道也不大好闻,带了点腥味,隔着口罩还是能闻到。

他眉头紧锁,但没有中止动作,问道:“然后?”

“慢慢送进骨盆腔内,注意不要太急,一点点地送进去。”姜芮书平缓的声音从蓝牙耳机里传来,“送进去后不要松手。”

听起来很简单,但做完这一步后,秦聿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进去了。”

“墨玉现在什么情况?”

秦聿看了看墨玉,大概是相信自己的主人,它仍然很痛苦,但只是轻轻地挣扎,没有抓人咬人,当然也可能是没力气,“还算稳定。”

姜芮书听了听,墨玉叫得很可怜,但没有异样,便道:“你轻轻转动一下胎儿,让胎儿活动一下,然后根据墨玉宫缩的频率慢慢往外拉,动作一定要轻缓,以免造成墨玉产道受伤和拉伤小猫。”

秦聿控制着白泡泡,一点一点往外拉,墨玉大概也知道了主人在帮助自己,跟着努力地把小猫挤出去。

时间仿佛被无限拉长,姜芮书在另一头仔细听着,只能听到墨玉偶尔的叫声,从叫声中分辨情况没有恶劣。

突然,那头传来一声长长地吐气声,姜芮书马上打起了精神,“生了?”

那头没有回答,下一刻,房间门咔哒一声打开。

姜芮书忙回头,只见穿着一身淡绿色手术衣的秦聿从产房走了出来,还没等她问什么,他突然转身就跑,冲进了卫生间里。

姜芮书连忙跟上去,但还没走近,就听到传来呕吐声。

姜芮书:“……”

刚才听他声音那么稳,还以为他克服了心理障碍,原来只是憋住了。

秦聿现在浑身都不自在,那种滑腻温热的触感仿佛仍在,一想起来就难受,鸡皮疙瘩一阵一阵的,胃里不住地翻腾,吐得稀里哗啦。

吐着吐着,到后来只能吐出胃酸,他整个人都枯了。

姜芮书原本有点好笑又无语,可见他进去了很久,渐渐地没了动静,心里不由有些担心他是不是晕倒在里面了,犹豫了一下,她抬手敲了敲卫生间的门,“你还好吧?”

秦聿双手撑着洗手池上,忍不住又吐了下,但已经吐不出什么,只是生理性干呕。

听到敲门声,他实在没精力去理会。

姜芮书没听到回应,又敲了敲,“秦聿?”

仍然没回应。

该不会真的晕倒了吧?

姜芮书眉头轻轻蹙起,侧耳听了听,也不知是秦聿关了水还是别的原因,什么动静都没听到,这不免让她更加担忧,再次敲了敲门,“能听到吗?”

还是没回应。

她抿了抿唇,伸手握住了门把手。

就在这时,卫生间的门开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