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六十一章 绝情

第一百六十一章 绝情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25  |  更新时间:

第一百六十一章 绝情

“你闭嘴!你跟这个法官是一伙的,肯定帮她说话!”老头指着刘一丹的鼻子大骂,“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认识你们领导,你们院长宋明霞跟我很熟!”

“我们院长的名字在法院网站挂着,谁都能看到,我还知道她今年五十岁,四级高级法官呢。”刘一丹嘀咕。

老头瞪眼,“你什么意思?!质疑我?!”

刘一丹在法庭上见的人多了,看人的眼力也培养起来了,看出他有点色厉内荏,便问道:“那你知道我们院长的电话吗?”

“我当然知道!”老头冷哼,“但是我不会在这里说!不然就泄露了她的私人信息。”

刘一丹越看越觉得他装的,“既然你跟我们院长这么熟,那你知道她孩子多大了吗?男的女的?”

“我为什么会回答你!”老头怒目而视,“赶紧把你们领导叫过来,不然就给我重新判,否则我就举报你们!”

姜芮书脸色淡淡,“如果你对合议庭的判决有异议,认为我判决不公,可以在规定期限内上诉,不过你要举报的话,请出门左转,去一楼大厅的违法违纪中心举报我。”

她眸光冷淡,眉目间尽是凛然之意。

“你!你给我等着!”老头见她软硬不吃,放下狠话,拂袖而去。

姜芮书看了看刘一丹,不动声色竖起大拇指。

刘一丹很高兴,“他装的吧?”

“不是装的也不怕,宋院长不会理这种人。”

“也对,就算宋院长认识他,也不会为他徇私。”刘一丹恍然,随后又有点担心,“这老头该不会真去举报吧?”

虽说不怕查,可这也是桩麻烦事。

“随他。”姜芮书整理好文件,抱在怀里,“回办公室准备下一个庭审。”

她今天上午排了两个开庭,一会儿还有个同居析产纠纷。

姜芮书刚回到办公室没多久,突然有人敲门,抬头一看,是个三十出头的男子,“你是胡先生?”

男子点点头,胡昱,也就是同居析产纠纷被告。

“姜法官,我能进来吗?”他沙哑着声音问,精神状态不是很好。

“请进。”姜芮书开门见山,“胡先生现在过来有什么事?”

胡昱没有马上开口,似乎有点难言之隐,迟疑了半晌才问道:“法官,你可以帮助我吗?”

“你需要什么帮助?”

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姜芮书,仿佛她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我不想分手,你能不能帮我劝劝曲颖?”

姜芮书从他眼中看到了万分期盼,看来是真的不想分手,但是分不分手的问题跟离不离婚不一样,如果是离婚案,她可以视情况劝和,但同居双方没有领证,从起诉书上看,双方同居时间很短,没有孩子和抚养权的问题。

分不分手要看双方意愿,没有婚姻关系,双方牵扯少,涉及的法律问题和道德问题也少一些,光是一方不愿分手还真不好说。

“我们已经要结婚了,就在下个月,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也不长,但是我真的很爱她,不想错过她。”胡昱诚恳地看着姜芮书。

“曲女士为什么要你分手?”

胡昱脸色瞬间有点不自然,半晌才道:“她嫌弃我学历低。”

“她跟你在一起的时候知道你的学历吗?”姜芮书没记错的话,原告曲颖是个化学博士,高知女性,目前在一家知名研究院工作。

“学历很重要吗?”

“学历不是最重要的,但坦诚非常重要。”姜芮书心中隐约有了猜测。

胡昱颓然。

他久久没有说话,姜芮书看时间快要开庭,开口问道:“胡先生还需要什么帮助吗?一会儿就要开庭了。”

胡昱嘴唇动了动,最终摇了摇头。

十分钟后,同居析产纠纷开庭。

姜芮书在法庭上看到了原告曲颖,跟她差不多高的个子,因为常年呆在实验室里,皮肤很白,长相并不惊艳,气质却很干净,眉目冷淡,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清冷的气息。

这个同居析产纠纷并不复杂,因为这对已经决裂的情侣同居时间很短,共同财产不多。

分割很快就结束。

而姜芮书也明白了这对情侣为什么会决裂,不是因为有了第三者,也不会被棒打鸳鸯,更不是谁渣了谁,仅仅是因为胡昱在确定关系前撒了个谎:他说自己是工程硕士。

但实际上,他只是个大专生。

曲颖今年三十三岁,与胡昱在一起前没有谈过恋爱,家里眼看着她年龄越来越大,催得越来越急,曲颖没办法只好抽空开始相亲。

胡昱不是相亲对象,是在相亲路上意外认识的。

得知曲颖正在相亲找对象,胡昱心动了。

曲颖相信门当户对,她不想高攀,但也不想低嫁,所以她的择偶条件是硕士以上学历,认为学历相当更有共同话题。

胡昱便说自己是工程硕士,开始对曲颖嘘寒问暖,曲颖觉得胡昱人挺不错,自己也是奔结婚去的,于是两人很快确定了关系,紧接着便试婚同居,没意外的话便尽快举行婚礼。

但意外就发生了。

胡昱的学历曝光了。

曲颖无法接受他的欺骗,毅然分手。

胡昱想挽留,但曲颖的态度很坚决,“麻烦明天之前从我的房子里搬出去,把你的东西都带走,否则我会全部扔出去。”

胡昱眼眶发红,一字一句质问:“你怎么这么绝情?”

“我们已经分手,要断就断干净点,尽早开始新生活。”

“就因为我学历低?”胡昱撕喊,“是,我是不该一开始骗你,可是我真的喜欢你,如果不那么说,根本没有接近你的机会!难道感情还比不上学历重要?”

“我们的关系从欺骗开始,再多的语言都无法粉饰这一点。”曲颖很冷静,冷静到让人觉得冷酷,一点也不结束一点感情的女孩,或许在她心里这段感情没有那么重要。

胡昱却无法接受,“可是我爱你!我会对你好!我会努力挣钱养家!你为什么不再给我一个机会!”

“有些事,只有一次机会——胡昱,不要让我最后再看不起你。”曲颖说罢,对姜芮书点了点头,转身离开法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