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六十二章 没有标准才是最高标准

第一百六十二章 没有标准才是最高标准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4  |  更新时间:

第一百六十二章 没有标准才是最高标准

姜芮书收拾了东西,回了办公室一趟,一看十二点了,赶紧去食堂。

不赶早的话,食堂大厨过了十二半点敢给你没饭吃。

刚坐下,朱玮霖几个陆陆续续打了饭过来。

一张餐桌四个座位,最先来的是朱玮霖,第二个是覃庭长,吴佳声和刘一丹差不多同时过来,刘一丹看准先机,一屁股坐过去。

吴佳声无语,“你至于吗?”

刘一丹笑嘻嘻,“你个大男人忍心让我一个小女子孤零零地坐旁边?”

吴佳声端着餐盘在旁边的餐桌坐下,见她挨着姜芮书,忍不住怼了一句:“你整天这么黏着姜法官,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对姜法官有点什么心思。”

刘一丹马上反击,“你整天黏着朱法官,不知道的也以为你对朱法官有点什么心思。”

“你别污蔑我和朱法官的纯洁同事情,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跟朱法官没什么关系。”吴佳声颇为得意,除了他和覃庭长,在场各位都是单身狗!

“有女朋友了不起?”

“你先找个男朋友再来跟我说这话。”

刘一丹哼了声,“要找男朋友还不简单,我只是不想随便凑活,免得像刚才那个案子的原告,认识没多久就确定关系,等到要结婚了突然发现对方高学历男神人设是装出来的,最后只能分手止损。”

“就刚才法庭外面哭得很惨的那个男的?”

曲颖离开后,胡昱很痛苦,在法庭外失声痛哭,不少人都看到了,都觉得他挺可怜的。

“那是被告。”

吴佳声有点好奇:“怎么感觉男的更惨,那么大一个男人要不是到了伤心处会哭成那样?姜法官?”

姜芮书咽了口饭,慢条斯理地说了个大概。

“……原告这么绝情?”吴佳声不赞同地皱起眉头。

“也不能这么说。”刘一丹唱反调,“最开始是被告欺骗了原告,以欺骗开始的感情是我我也不能接受。”

“被告骗人肯定不对,但喜欢一个人,喜欢的是人又不是学历,怎么能说分就分?”

“这段感情始于欺骗,这还不够分手?”

“我不是说不能分,只是感慨这分手分得太雷厉风行了,说到底还是嫌弃被告的学历。”

“人家是博士,想要一个高学历的丈夫不行吗?如果你女朋友也骗你说她是高材生,但实际是个小学生,你心里能没有芥蒂?”

“这要看情况,只要她真心悔过,我会给她一次机会。”吴佳声斩钉截铁。

刘一丹哼哼,“说得轻巧,真发生在你身上可不一定会这样。”

“是人就会犯错,不能因为犯一次错就否定掉这个人的优点,想找个条件好的对象很正常,但太吹毛求疵永远都找不到合适的。”吴佳声一副过来人的的语气,完了指点刘一丹,“你少看点偶像剧,偶像剧里面那些完美男主现实里不存在的,看多了会找不到对象。”

刘一丹憋气,她看偶像剧怎么啦?就是现实太苦逼才想在剧里快乐好伐?这叫精神粮食!她气鼓鼓地戳了戳筷子,求助了外援:“姜法官,你说说,曲女士分手有错吗?”

几个人不约而同看向没吭声的姜芮书。

姜芮书轻咳了声,“这整件事从一开始就错了,曲女士是高知女性,对感情有至高的要求,期待另一半跟自己各方面匹配,胡先生明显达不到她的要求,所以分手是早晚的事。”

“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各方面都匹配的人?她要求那么高,这辈子可能都找不到合适的对象。”吴佳声嘀咕。

姜芮书对此很淡然,“遇不到就遇不到吧,有家庭是一种圆满,但如果遇不到合适的人,她有更多的时间精力花在事业上,也是一种圆满,对有些人来说,婚姻只是人生的意义之一。”

“这些人肯定不包括我,一辈子单身多孤单?”吴佳声想想这周末有空的话,要不带女朋友去逛商场,这可是他未来的老婆,一定要哄好了。

“姜法官说得对,但吴法官也没说错。”覃庭长笑道,“这位曲女士单身这么久,说明她对另一半的要求高,不过她自己本身很优秀,她的要求也不过分,不过现在很多女孩子的要求太高,总幻想着找一个完美的对象,对象有哪一点没做好就要死要活要分手,这两个人要长久,女孩子要学会包容对方的缺点,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过日子就是不断磨合。”

姜芮书埋头听着,突然想匿了,但还没行动,覃庭长就点她的名,“姜法官,你说是吗?”

姜芮书嘴角扯了扯,“看个人吧,有人对感情要求高,因此宁缺毋滥,有人只想找个人搭伴过日子,双方条件合适就可以了,都没错。”

“那你呢?”

姜芮书哭笑不得,就知道覃庭长会盯着她,哎,大龄单身狗逃不过的悲伤,“啊哈哈我觉得感情不是生活的全部,当然也很重要,现在我还不知道自己期待什么样的人,我想,如果有一天遇到一个让我期待共同组建家庭的人,我就知道了。”

覃庭长闻言摇摇头,“以后不给你介绍对象了。”

“那谢谢庭长了。”姜芮书笑嘻嘻说了句,擦了擦嘴角,“各位慢慢吃,我吃好了。”

覃庭长没好气白了她一眼。

过了一会儿,覃庭长也走了,吴佳声茫然地看着还没走的两个小伙伴,凑过来小声道:“刚才姜法官惹到庭长了?不像啊。”

刘一丹白了他一眼,“姜法官只是说了自己的择偶标准,覃庭长觉得她的标准不好介绍对象,所以才说以后不介绍了。”

“姜法官的择偶标准?啥标准?我怎么没听到?”吴佳声一脸茫然地看朱玮霖,朱玮霖也一脸茫然。

“标准就是没有标准。”

“这么随便?”

“没有标准才是最高的标准。”刘一丹端起餐盘,一脸高深莫测,“尔等直男是不懂的。”

吴佳声和朱玮霖面面相觑,同时摇了摇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