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六十八章 灵魂拷问

第一百六十八章 灵魂拷问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753  |  更新时间:

第一百六十八章 灵魂拷问

随后她提了一个灵魂拷问:【你以后会不会给自己的孩子讲童话故事?】

秦聿:“……”

连结婚问题都还没想过的秦律师,一下子陷入了沉思。

如果有一天他有了孩子,自然会给孩子最好的,包括优越的物质条件,健康的成长环境和充足的陪伴。

给孩子的陪伴将由他和孩子母亲共同承担,他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在成长中缺失父亲的角色,但孩子还小的时候,讲童话故事哄孩子,似乎是很多父母都会做的事……

他的眉头慢慢拧起来。

姜芮书还不知道秦律师因为她一个问题已经想到了遥远的未来,第一次思考起了关于家庭的种种问题,但见他久久没有回复,就知道他被问住了。

童话重于幻想不重于逻辑,可以说大部分童话都有逻辑问题,让他这样喜欢挑逻辑问题的人给孩子讲童话故事,想想就酸爽。

【从成人视角,你说得没错,很多童话都有逻辑问题。】

秦聿被她的短信打断思绪,【所以?】

姜芮书抱着手机,趴在床上啪啪打字:【孩子的世界不需要那么真实,一些美好的幻想不用考虑是否合乎现实,就像一个美好的梦,梦里很美好,但醒来之后你就知道那只是个梦,不会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但梦给你带来的美好感受不会消失,在很久以后的某天,你可能还会想起这个梦,回味它带给你的快乐。很多事长大后自然就会明白,不需要大人去告诉孩子这是现实还是幻想,因为时间会慢慢打破这些幻想,告诉他们什么是现实,而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最终会变成心里一份美好的记忆。】

小时候男孩子们看过西游记,便会幻想去找花果山水帘洞,就像她也幻想过拥有一个如小木偶那样的秘密伙伴,那是孩子才有的幻想,慢慢地时间会打破这些幻想,慢慢地,再也没有这样的幻想。

时光不复返,唯有记忆永远停留在过去。

秦聿看着她发来的一长串字,不知为什么想起她那双总是含笑的眼睛,过了许久才动了动手指。

【你还有这样美好的幻想?】他的话有点像嘲讽。

姜芮书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你没有?】

秦聿一只手握着手机,在寂静的夜里沉默着,最终也没有回答。

没有收到回答,姜芮书也没有追问,如她不想回答,别人不想回答也是正常。

他们还没到可以诉说心情的关系。

成年人的心情,可不能随意诉说,尤其是对异性。

“喵~”姜大橘叫了声,嗖一下跳上床,柔软的床顿时凹了一块,姜芮书怕它抓坏俄罗斯套娃,一把将它抱在怀里,狠狠撸了一把,大胖猫仰起头示意她挠下巴。

姜芮书从善如流。

大胖猫咕噜咕噜瘫倒在她怀里,一副任君采撷的销魂模样。

姜芮书有点好笑,给主子做了一个全套马杀鸡,捏捏姜大橘圆圆的脸,“好啦,自己玩去。”

打发走姜大橘,她把俄罗斯套娃一个个套好,装进纸盒里,憨态可掬的俄罗斯姑在纸盒里冒出脑袋,甚是可爱。

她手指一动,用手机从不同角度拍了几张照片,从中挑了一张最满意的,发到了朋友圈:【一份很美好的礼物**】

这话说得很引人遐想,马上好几个人质问:【有奸情!】

【恋爱啦?】

【隐约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

姜芮书朋友圈最活跃的是一大群大学同学,如今混迹律政界的各类人才,见他们越猜越像那么回事,要不澄清的话,明儿估计她就自动有对象了,在下面打了一条回复:【统一回复:是谢礼!这么期待我恋爱,请给我介绍一个年轻才俊!合适的话我原地结婚!】

大家一片哈哈哈,不过谁也没提给姜芮书介绍对象,毕竟大家天南地北,不是一个地方的不好介绍,一个地方的要找一个条件合适的也不是那么容易。很快又有人问:【什么谢礼?】

姜芮书回了两个字:【助产。】

所有人:喵喵喵?

秦聿站在窗前,望着空茫的夜色,手里端着高脚杯,杯中的红酒已经见底。

今天姜芮书的提问,让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有很多的问题从来没有考虑过。

如果未来将有那么一个人会陪他到老,他们由两个个体组成一个家庭,共同生育并抚养一个由两人血脉交融的孩子,共同走过余生,直到生命的终点。

如果未来有这样一个人,他应该早些做准备。

或者,应该早些相遇——

人生几十年已经过去小半,如果说人生分为春夏秋冬四个季节,春季已经过去,夏季也过了一半,剩下的只有半个夏季和秋冬。

如果真的有这样一个人,他不希望到自己步入尾季才遇到……

叮咚,手机突然响了一声。

【姜芮书脱单了?】老同学突然发微信问他。

秦聿有点莫名其妙,姜芮书脱单告诉他干什么?

老同学甩了一张截图过来,是姜芮书朋友圈发的截图,配图里的东西正是他送的俄罗斯套娃。

【你们不是在一个城市吗?】

秦聿面无表情,【跟她不熟。】

【真不熟?我这有个哥们暗恋她好些年,虽然这天各一方,在一起的可能性不大,但就是想确定一下她是不是真的有对象了,该祝福的祝福,以后也好彻底放下。】

秦聿看着截图里的俄罗斯套娃,眉心微微拧起,最终回道:【不清楚,你问别人。】

脑子却忍不住想,竟有人暗恋姜芮书这么多年。

第二天,姜芮书到法院后就有人问:“姜法官,你还会接生啊?”

姜芮书一脸懵圈,“什么接生?”

“你不是说给人助产吗?”

“……”这误会也太大了,“不是给人助产,是给猫咪助产,接生的不是我,我只是在旁边帮助。”

同事们沉默了一瞬,喷笑:“都以为你帮人接生去了,还想着你什么时候学会帮人接生了。”

“那我可不会,你们别乱传啊,万一回头有人真找我接生可就糟了。”

大家哈哈大笑,连说不会。

“姜法官,你帮忙接生的小猫是什么品种?”回到办公室,刘一丹跟过来问。

“父亲是橘猫,母亲是黑猫,至于什么品种不知道,不过血统应该挺好的。”墨玉那么漂亮,肯定是名猫。“怎么?你想养猫?”

刘一丹连连点头,“是啊是啊,但是你也知道外面的猫卖得贵,便宜的我又不敢买,其实我也不大在意品种不品种,只要可爱就可以了。”

书记员工资不高,猫舍的猫动辄万儿八千,便宜的也差不多五千,宠物店的也不便宜,而市场里的猫良莠不齐,如果买到病猫,治疗费又是一大笔支出,对刘一丹来说压力不小,不大划算,所以她打起了领养小猫的主意。

“生了三只小猫,一只深灰,一只狸花,一只纯黑,品相都不错,但我不知道猫主人是打算自己养还是有别的打算,如果他有意给小猫找主人的话,我再跟你说吧。”对此姜芮书只能表示遗憾,因为作为小猫父亲的主人,她连探望权都没有,根本不知道秦聿会养小猫还是会把小猫送人。

“有照片吗?”

姜芮书给她看小猫的照片。

“天哪,好萌啊……”刘一丹两眼发光,等看到视频,眼睛完全无法从墨玉身上移开,“小猫妈妈也太漂亮了吧!小黑豹啊这是!”

姜芮书深表赞同,墨玉是她见过的最漂亮的黑猫,没有之一。

“不过这么漂亮的黑猫怎么会跟橘猫配种?这简直是玷污黑猫的血统!”

这个问题姜芮书不是很想回答,虽然她爱自家大橘,但也不得不承认,大橘跟墨玉是有那么点不般配……

因为猫妈妈的盛世美颜,哪怕小猫爸爸是橘猫,刘一丹仍然对小黑猫充满了期待,“姜法官姜法官,要是猫主人有消息,你一定要告诉我啊,我好喜欢它们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