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七十二章 跟你们有代沟

第一百七十二章 跟你们有代沟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27  |  更新时间:

第一百七十二章 跟你们有代沟

“那我呢,姜芮书?”胡夏旁边的女子笑呵呵接话,她的五官比较大,眼窝深陷,面相有些凌厉,再加上化了烈焰红唇,给人很强的攻击性。

姜芮书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不是很确定地叫了个名字:“孟夕然?”

孟夕然笑道:“他们都说我变化很大,我今天还特地用遮瑕把嘴角那颗痣给盖住了,你怎么认出来的?”

说实话十多年没见,别说名字,哪怕长相没什么变化,面对面也不一定还记得对方,今天她还特地把自己最大的特征给遮住了,没想到姜芮书还能认出来。

“沈城跟我说来的都是关系很好的同学,所以我就知道是你。”姜芮书道,其实她也有很多人已经不记得,来之前特地翻出了高中的全班合影,把人记了个七七八八,沈城说都是以前关系很好的同学,那就很容易认出来。

别看孟夕然长得不好相处,其实人挺热心的,以前喜欢拿她当小妹妹照顾,一来二去两人关系比一般同学要好些。

“我都三十好几了,倒是芮书你真的没什么变化,就是小姑娘变成了大美人。”孟夕然感慨。

“可不是嘛,当年芮书在班里小小一只的,跟个小妹妹似的。”沈城道。

“以前跟个小妹妹似的,现在你跟人也像是差了辈的。”孟夕然嘲笑他。

“孟夕然,你这样说你曾经的暗恋对象好吗?”以前沈城长得帅,性格开朗的大男孩,又是擅长运动的体育委员,班里很多女生对他有好感,孟夕然也是其中之一,不过少年时的情愫来得快去得快,孟夕然喜欢了他一个学期,没等告白,放了个暑假来就没了感觉,毕业的时候她还特地跟沈城说了这事,沈城那叫一个一言难尽。

“那是我不懂事,幸好没入手,不然垃圾股就砸手上了。”

“哈哈哈哈……”

沈城无奈,只能瞪徐睿,都是他说什么垃圾股。

徐睿一脸无辜,“有什么事冲班长去,欺负我算什么本事?”

无辜躺枪的班长:“别扯我,你们相爱相杀一边去。”

孟夕然旁边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跟沈城差不多一个体型,但沈城一开口就会让人觉得他很开朗活泼,顶着啤酒肚也不觉得油腻,这个人倒也不讨厌,就是看起来比沈城要世故些,冲姜芮书笑眯眯问道:“听说我们的姜同学在C区法院当法官?”

姜芮书淡淡笑了笑,“是的,你是袁成吧?”

沈城介绍:“咱们袁处长现在也是官,不过跟芮书你不是一个系统的,你是法官,他是税务那边的。”

袁成谦虚道:“什么官不官的,一个小处长而已,都是人民公仆。”

姜芮书笑了笑没搭话,将目光转向他旁边的男子,“张鸣远?”

张鸣远笑道:“万分荣幸,姜同学还记得我,以后有机会常出来聚聚。”

张鸣远旁边是个年轻女孩,二十五六岁的模样,姜芮书怎么看都眼生,年纪似乎也对不上,沈城起哄:“哦豁,这个认不出来了吧?认不出来就要认罚啊!”

女孩只看着她,笑而不语,气定神闲的,看来跟大家都认识。

姜芮书再次打量她,发觉她跟张鸣远坐得很近,身体也下意识靠近,而张鸣远对于她的靠近表现很自然,这说明两人关系很密切,姜芮书心里一下子有了猜测,“你是张鸣远女朋友吧?”

看女孩讶然的神情,姜芮书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张鸣远笑问道:“你怎么猜出来的?”

“看你们般配。”姜芮书开了句玩笑。

女孩咯咯直笑,“你们法官私底下这么好玩的吗?”

“法官也是人,拖了法袍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姜芮书微微笑道,随后将目光转向女孩身边最后一个还没叫出名字的女子。

她穿了条红色修身一字肩长裙,露出一字平肩和精致的锁骨,肤色在昏黄的灯光中白得反光,脖子上戴了一串红宝石项链,最大的一颗红宝石坠在她若隐若现的事业线上,此时她正一手撑着下巴,时不时用左手捋捋头发,随着她的动作璀璨的光芒一闪而过,是左手中指上戴着一枚鸽子蛋,在灯光下反射出夺目的光。

对方唇边勾着笑,等待姜芮书叫出自己的名字。

“苏天天?”

女子的笑容顿时僵了僵,下一刻眯起了眼睛,怀疑地打量姜芮书。

姜芮书对上她暗含锋芒的目光,一脸淡然:“不是?”

“看来我们班的小神童不记得我了。”女子幽幽叹了口气,“其他人你都认得出来,就认不出我,哎,真伤心,早知道我就不来了,好没面子。”

沈城敏锐地觉察气氛有点不对,突然一个电光火石间想起了往事,暗叫不好,马上笑呵呵道:“芮书,认错了可要认罚的啊!”

这时,姜芮书突然露出了笑容,“我开玩笑的,邱爽,是吧?我怎么会不记得?”

沈城总觉得姜芮书最后一句话似有所指,但看她笑容真切,语气轻松,一点也不像介意的样子,又觉得自己想多了。

邱爽的脸色却有些不好,她更觉得姜芮书是话里有话,还记恨着以前的事。但姜芮书的神情语气就是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又叫出了自己的名字,她想计较也计较不了,皮笑肉不笑道:“没想到姜芮书你现在还学会开玩笑了,以前整天闷头读书,连话都不跟大家搭几句,要不是听说你一直这样,还以为你这个学神瞧不上我们呢。”

“你们年纪都比我大,开始有点代沟,所以不爱说话。”姜芮书开玩笑。

沈城马上嚷嚷起来,“哎!芮书你这话说得就太扎心了啊,什么叫跟我们有代沟?”

“对,你给我们解释一下,什么叫跟我们有代沟?那你现在跟我们还有没有代沟啊?”

“必须解释清楚,不然以后没法玩了。”

几个男同学叫唤起来,让姜芮书给个交代,一下子把刚才微妙的气氛冲淡。

姜芮书一点儿也不推辞,开了一瓶酒,满满三杯酒不带停顿一饮到底。

“好!!”

大家纷纷叫好,气氛顿时热烈起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