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七十九章 捏脸

第一百七十九章 捏脸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368  |  更新时间:

第一百七十九章 捏脸

没有醉鬼会承认自己喝醉,秦聿觉得她就算没醉也半醉了,耐着性子跟她说:“把头转过去。”

她没有马上应声,盯着他看好像在研究什么,过了几秒颇有钻研精神地问:“别人的目光会让你感到很困扰?”

“你不会困扰?”

“不会啊,法庭上一直会有人看着我,所以我不会在意别人的目光。”

秦聿觉得自己是失了智才会跟一个醉鬼讲道理,直截了当道:“我不喜欢,行了吧?”

“你从小到大长这么好看,还没被人看习惯吗?”她很认真地问。

“……”秦聿感觉自己今天就不该滥好心送她回来,冷冷道:“你再说我就把你扔在这里。”

“你威胁我,但我知道你不会。”

秦聿呵了声,“你可以试试。”

姜芮书没吱声,秦聿以为终于她消停了,谁知再次红绿灯的时候,她突然叫了声,“秦聿。”

秦聿扭头看她,就见她突然凑过来,伸出双手,捏住了他的……脸。

然后捏了捏。

秦聿不敢置信地瞪着她,“干什么?!”

“你不是让我试试。”她从容不迫道,“我就试试。”

秦聿的脸一下子黑了,她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故意的?他那是叫她试试吗?!!这辈子打记事起就没有人捏过他的脸,这女人不但捏了,竟然还污蔑他!

“松手!”他拽她的手,竟然拽不下来,她还换了个地方捏。

秦聿直接气笑了,抬手就捏住她脸上肉最多的地方,来个以牙还牙。但上手后的感觉让他有点意外,姜芮书看起来瘦高瘦高的,脸上肉倒是挺多,捏起来软乎乎的,竟然有点婴儿肥。

姜芮书瞪圆了眼睛,没想到他也会动手,马上倾身过来,越发地不肯松手。

秦聿横眉冷目,“松手!”

“除非一起。”她不知道在坚持什么。

秦聿眉头皱起来,“你先松!”

“一起。”她坚持。

“你当我稀罕捏你的脸?”

“你不稀罕那你先松手。”

“不行!”他断然反对,她在他这里的信用度已经为负,“你先松!”

“万一我松了你没松怎么办?”

“你当你的脸很好捏吗?”

“那你先松手。”

“是你先捏我的脸,你先松手。”

“是你让我试试我才捏你的脸的。”

“我没让你捏我的脸!松开!”

“我不!”

秦聿怒目而视,姜芮书也不甘示弱瞪他,谁怕谁呀?两人就这样捏着彼此的脸,大眼瞪小眼。

“你再不松手,马上就绿灯了。”

姜芮书瞄了眼红绿灯,先做出了退步:“那我数三二一,我们一起松手,谁不松谁是小狗。”

秦聿看着她,淡淡地嗯了声。

“那先说好,数到一就一起松手。”姜芮书目不转睛看着他,“倒数开始,三——”

“二——”

姜芮书拖着长长的语调,看着他,突然飞快说了声“一”,同时松开了手。

秦聿愣住,显然没跟上节奏。

“你怎么不松手?”她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谁不松手谁是小狗哦。”

秦聿瞬间明白过来,自己被她耍了!

她眼珠滴溜溜的转,还不消停地问:“刚才是不是手感很好,所以舍不得松手?你是不是没捏过其他女孩子的脸?”

他黑着脸,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把她塞回副驾驶,安全带从后面一拉,将她固定在了座位上。姜芮书一点也不挣扎,吃吃地笑了声,可是不知为什么,这声笑让他头皮发麻,产生有一种诡异的错觉,好像自己刚才被她夺走了什么。

“坐好!再动手动脚,我现在就把你扔出去!”他沉声警告。

“那就是没有了……”见他脸色难看,姜芮书得出了答案,“也是,你是铁处长,别说捏女孩子的脸了,估计小手都没牵过。”

秦聿脑门青筋直跳,她还不知死活地问:“那有人捏过你的脸吗?”

秦聿的回答是一脚油门,车飞快冲向前方,逃命似的往回赶。

姜芮书无声笑了笑,“那也是没有咯。”

“你觉得这种行为很光荣?”他声音冰冷,眸光似箭。

“当然不是,但是你……”她捻了捻手指,回味了一下刚才的手感,“捏你的脸是无数F大学妹的愿望。”

“高冷男神秦师兄的万年冰山脸,让我捏到了!”

“又滑又嫩,手感真好。”

“除了小时候,我应该是第一个捏到你脸的人吧?”

“嘻嘻嘻……”

秦聿差点把刹车当油门踩,这是什么鬼愿望?!她怎么也有这种乱七八糟的愿望?说好的宿敌呢?难道打败他还包括捏他的脸?

“你可能不知道你有多少粉丝,大家都很渴望接近你,可是你太难见到了,所以大家对你有很多很多的幻想,有点像一个个目标,期待有一天能达成。”

他冷笑,“捏脸也算目标?”

“因为你长得好看,大家都想接近你。”

秦聿顿时想起了某些不愉快的工作经历,对这群女生的节操一点也不抱期望。

见他脸色不大好,姜芮书以为他不想让别人知道被捏了脸,凑过来轻声说:“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秦聿脸色顿时更加不好看,一个油门,车飞速向前,姜芮书由于惯性被安全带带回去,后脑勺撞到车门,哎哟了声。

“还老司机呢,开车这么不稳当。”她揉揉脑袋,忍不住嘀咕。

要不是在开车,秦聿很想给她一个暴栗,要知道她喝了酒是这幅鬼模样,他今天打死也不会多管闲事!

大概是见他真的生气了,她没再说什么,只是不时偷偷瞄他两眼,也不知道在打什么坏主意。

秦聿脸色冰冷如雪,双手掌着方向盘,将车速提到路段允许的最高速度,什么都不想,只想尽快回到凯旋公馆,把这个醉鬼女流氓送回该回的地方。

这时,姜芮书的手机叮咚响了声。

钱清昊:【到家了吗?】

姜芮书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回道:【还在路上。】

钱清昊的回复很快,【回去很远?】

【大概要四十多分钟吧。】

从芷兰会所回去要四十多分钟,钱清昊略想了想,D区吗?她和那个男人都住在D区,听对方的话,他们住得很近,而且很熟。

近水楼台先得月。

他的起步点已经比别人要低了些。

那个男人不像是会热心帮忙的人,可是他今晚特地停下来帮助了姜芮书,还是不是很必要的时候帮了她,不论是出于什么目的,都足以说明姜芮书对他而言不同于一般认识的人。

这些思绪一闪而过,很快收拢,他低头继续给姜芮书发微信:【可能我不该这么问,但我很想确定,送你回家的人可靠吗?】

【当然可靠,他看起来比较高冷,但人其实很好。】

不管有多生气,被捏了脸,也只是臭着脸,还是会把她送回家。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