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八十一章 吃了秤砣

第一百八十一章 吃了秤砣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4  |  更新时间:

第一百八十一章 吃了秤砣

看着她的侧脸,秦聿脑子里突然闪过一道光,想起了很久以前,其实很早就见过她。

那时候刚过完年,下了一场很大的雪,遍地银装素裹,小区里堆满了雪人。

那天他回学校看望老师,在老师家楼下看到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拎着大包小包,长长的羽绒服把她整个人包住,瘦瘦小小的,戴了一顶黄色的毛线帽,像冬天里的一抹小嫩芽,格外招人眼,一头乌黑的头发凌乱的贴在脸上,显得脸特别小,一脸的稚嫩。

许是拎的东西太多,她有些手忙脚乱,吭哧吭哧地喘着热气,看到人也不会叫帮忙,那一栋楼住的大多是F大的老师和家属,很多老师都认识他,当时他还想是谁家亲戚的小孩来拜年。

那时候她还是个小孩。

现在小孩已经长大了。

秦聿感觉自己好像直到此刻才看清楚姜芮书长什么样,不是十几年前的小孩,不是多年前跟他相争的宿敌学妹,不是法庭上严肃的法官,也不是平时牙尖嘴利的邻居。

她的长相第一眼并不惊艳,但她的骨相极好,光洁的额头,秀气的鼻尖,饱满的苹果肌,微翘的下巴,往下是颀长纤白的脖颈,形成一道优美的曲线,说不出哪里好,可哪里都顺眼。

就像拨开了重雾,视线变得清晰起来,这种感觉有点奇妙。

见她睡得香甜,他把车开到姜家门口,没有直接叫醒她,准备下车去叫姜家的人过来接手,但就在这时,范阿姨已经发现了停在门外的车,见姜芮书的车一直没进门,马上跑了出来。

看到驾驶座上的是秦聿不是姜芮书,范阿姨吃了一惊,随后才看到了副驾驶上已经睡着的姜芮书,连忙问:“秦先生,我家芮书这是……”

“她喝醉了。”

范阿姨有点迷糊,芮书今天不是出门参加高中同学聚会吗?秦先生好像是大学同学吧,怎么搞到一块去了?

但看姜芮书睡得安详,没什么不妥的样子,她放下了心,道:“多谢秦先生送芮书回来,你能不能把车开进来?”

秦聿嗯了声,掌着方向盘把车慢慢开进姜家的停车库。

范阿姨道:“有劳秦先生,今天太晚,就不招待秦先生了。”

秦聿点点头,熄火下车。

范阿姨拉开副驾驶的车门,马上闻到一股淡淡的酒味,果然是喝了酒,随后又往她身上打量了一番,没什么不妥当的地方,这才轻轻推了推她:“芮书,芮书。”

姜芮书睡得很沉,叫了许久也没反应,范阿姨没办法,只好把扶她出来。

但姜芮书看着瘦,可作为一个常年健身的人,瘦不意味着体重轻,范阿姨刚把她扶出来就差点被她压倒,还是秦聿手疾眼快把姜芮书揽到怀里,这才避免了摔倒。

范阿姨虚惊一场,惊叹道:“芮书怎么这么重?这孩子是吃了秤砣吗?!”

秦聿嘴角抽了抽,感受了一下怀里的分量,的确有点重,看来平时健身没少用功。

“我来吧。”

范阿姨是真没想到姜芮书这么重,怕再把她给摔了,闻言连声道:“那就太感谢秦先生了。”

秦聿干净利落地将人打横抱起,随着他的动作,姜芮书整个人便陷入了他的怀中,脑袋自然地靠着他胸口,脸颊好巧不巧地贴在了他心脏的位置。

他有点不自在,但喝醉后的姜芮书浑若无骨,哪里都是柔软一片,让他的手不知道放哪好,只能尽量让自己忽视这份不自在。

范阿姨见他稳稳当当的一点不抖,心道年轻人力气真大,一边在前面带路。

秦聿第二次来姜家,整栋别墅只有客厅的灯亮着,显然是范阿姨在等姜芮书回家,家里很安静,似乎只有范阿姨一个人在家。

大约是感觉到了家里的空荡,范阿姨微笑着轻声道:“平时就我和芮书在家,芮书还是这一两个月常回这里住,以前她住B区那边的。”

这也算是解释为什么得他帮忙。

“家里没有其他人?”

“姜家就芮书一个孩子,她爸爸常年东奔西跑不着家,芮书不喜欢家里住太多人,所以平时就我和她在家。”范阿姨只说了个大概,毕竟她对秦聿还不是很熟,家里的事不方便说太多。

秦聿心中明白,也没有再问什么。

上了二楼,范阿姨推开了中间的房间,“这是芮书的卧室。”

姜芮书的卧室不算大,一张一米八的大床靠墙摆在中间,床边铺了长毛地毯,靠窗的那面墙摆着一张单人沙发,墙上挂着几幅油画,卧室门左右有两个门,一个是卫生间,一个是衣帽间,整体布置偏冷色调,连空气都是冷冷清清的,若非梳妆台上摆着化妆品,这个卧室几乎看不出是个女孩子住的。

秦聿正要把人放到床上,突然听到她嘴里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娇娇……”

秦聿的脸瞬间黑了,手一松,将她扔到了床上。

她打了个滚,嗯哼一声,没了动静。

范阿姨还以为他失手,连忙凑过来,见姜芮书睡得酣甜,这才松了口气,回头见秦聿已经出去,连忙追出去,“秦先生,今天真的太感谢您了。”

“举手之劳。”秦聿脸色冷淡,“告辞。”

范阿姨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变脸,明明刚才还好好的,但现在已经很晚,也不方便再招待他,便道:“秦先生慢走。”

回到住处,秦聿先洗了个澡,处理脏衣服的时候才发觉蹭了姜芮书的酒气,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差。

他给陆斯安打了个电话。

步入中年且仍然单身的陆老板,在发现鱼尾纹又多了一条后便开始养生,接到电话的时候早已经睡下,打着哈欠问:“秦少爷,您大半夜来电有何贵干?”

“你们到底给我起了几个外号?”

陆斯安:“???”

怎么又问这个?

“豌豆先生是什么意思?!”

陆斯安:“???”

“秦娇娇又是什么意思?!”

陆斯安:“???”

你跟我说的是一个话题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