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八十三章 熨帖

第一百八十三章 熨帖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2  |  更新时间:

第一百八十三章 熨帖

“我没事。”

他微微松了口气,换了个话题:“他们说去医院看邱爽,你去吗?”

“你这么快就打入内部,知道大家的行动计划了?”

钱清昊笑了笑,“是魏轩告诉我的。”

原来如此。

也难怪,魏轩跟他关系好,昨晚他也在场,这么大的事肯定会告诉他。

姜芮书没掩饰:“邱爽肯定不乐意见到我,我也不乐意见她,所以我就不去讨没趣了。”

听闻她如此直白地表达自己与老同学的不和,他低低地笑了声,道:“你真是一点都不委婉。”

“我想我跟邱爽这么显而易见的矛盾,用不着粉饰太平。”

“你对每个人都这样直接?”

“看人。”

“让你委婉的人,一定是被你看重的人。”对一个人委婉,是因为担心自己的想法或言辞给对方带来负面影响,所以才会绞尽脑汁拐着弯表达自己的态度,对无关之人不屑于花太多时间精力,所以少了份百转千回,多了份直白。“我希望能成为让你委婉的人。”

“你真会说话。”姜芮书夸他。

他笑,“谢谢夸奖,如果你能喜欢听我说话,我会更开心。”

姜芮书失笑,这人真的太会说话了,估计再孤僻的人跟他接触多了也不会排斥他。

很显然,钱先生懂得适可而止,又换了个话题,“你周末一般做什么?”

“加班,看书,运动。”

“那现在呢?”

“看书。”

“能告诉我看什么书吗?”

姜芮书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书,“《侵权责任法》。”

他似乎想表达一下对这本书的看法,在那边嗯了很久,实在无话可谈,终于了放弃发表意见,无奈笑道:“真是隔行如隔山。”

“这很正常,专业知识只有专业的人才了解,如你不懂法律,我也不懂证券。”

“嗯,以后要记住了,不跟你聊专业领域的话题。”他一本正经,却叫人格外熨帖。

姜芮书轻轻笑了笑,哪怕明知道这人有企图,但也不会排斥跟他聊天。

这时,有人敲门。

姜芮书抬头,只见范阿姨端着一杯茶进来。

见她在通话,范阿姨轻声用口型问:“是秦先生吗?”

姜芮书摇摇头。

范阿姨打了个手势,提醒她别忘了给秦先生道谢。

姜芮书点点头,突然有点忧愁,虽说捏脸这事可以说扯平了,但他送自己回家这事的确得道声谢,但怕只怕他现在一点儿也不想听到她的声音,更不想见到她……

那边钱清昊觉察到她的心不在焉,适时地结束了话题:“那我打扰你看书了,知道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如果有事需要我帮忙的话,随时可以跟我说,虽然你可能需要我帮助的机会很少。”

“谢谢。”姜芮书真切地道了声谢。

挂了电话,姜芮书便琢磨怎么跟秦聿道谢,邻居之间相互帮帮忙,送一瓶葡萄酒或者一盒自家做的点心再好不过了,问题是她怕送过去秦聿会打她出门……

想了又想,还是先探探他的口风吧,于是她最后打了两个字:【谢谢。】

短信发出去,一直没收到回复,姜芮书不知道他是没看到还是故意不回,决定傍晚再去他家看看。

下午三点左右,她再次接到了沈城的电话。

“邱爽的情况不大好,肋骨断了两根,腿骨骨折,好在没有生命危险,养一段时间就好,但很不幸发生车祸的时候,挡风玻璃碎了大半,碎玻璃扎到了她脸上,其中有一块挺深,后面要做整形手术才能恢复,她现在情绪很不稳定。”

沈城的语气比早上还要深沉,他没说的是邱爽把他们几个去探望她的老同学都赶走了,说是他们害了她。

其实大家都能理解她,她是个模特,还是演员,虽说不红,但这两个职业都是靠脸吃饭的,就算是普通人,脸上留了明显的瑕疵也同样难以接受,哪怕医生说整形基本可以恢复,但还没恢复前到底还是会担惊受怕。

姜芮书明白他的担忧,沉默了片刻,问道:“要送点心意给她吗?”

她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丝毫犹豫,虽然跟邱爽有矛盾,但也不是什么大仇,这会儿邱爽作为一个女人面临毁容,她要说担忧倒是没有,但也赶不上幸灾乐祸,只是邱爽终究是为了参加沈城为自己搞的聚会才发生了之后的种种,对于她的不幸聊表心意,就算是全了做了这么一场同学。

沈城道:“你别掺和这事,这事跟你没关系,邱爽现在见我们都不顺眼,以后你躲着点她就行了。”

姜芮书一听就知道他们怎么打算,“没事,怎么说也是同学一场,到时候你们别告诉她就行了。”

“你是散财童子吗?上赶着散财。”

“万儿八千我还有,要再多我就得卖家当凑了。”她开玩笑。

沈城噗嗤笑了声,他当然知道姜芮书有钱,但这不是有钱没钱的问题,笑过后果决道:“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你卖家当去,我告诉你这事只是想让你知道,这么大个事总该让你知道,可不是跟你要钱,这事说起来就是个意外,你别自责,你也别再跟我提什么钱不钱的,不然下次我都没脸叫你出来玩了,就这样了啊,我还得回店铺一趟,回头再说。”

说罢就挂了电话。

姜芮书看着挂断的来电界面,摇了摇头,暂时把这事放下。

秦聿一直没有回复,姜芮书觉得他应该是故意不回复,下午四点多,她从酒窖里挑了一瓶珍藏许久的白兰地,打了个蝴蝶结,随后叫花店送一束百合过来。

“芮书,你这是准备送给秦先生?”范阿姨收了花,见她抱着装扮过的白兰地,不由问了句。

姜芮书嗯了声,换了双鞋。

范阿姨把百合地给她,“那你回来吃饭吗?”

“一会儿就回来。”

到了秦聿家门口,姜芮书按了许久的门铃都没人回答,走远一些蹦蹦跳跳往里看,里面的门关着什么都看不到。

难道不在家?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