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八十六章 费心思

第一百八十六章 费心思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31  |  更新时间:

第一百八十六章 费心思

“很特别。”姜芮书打量了一下四周,给出一句中肯的回答,“你常来?”

“偶尔会跟魏轩过来,没事的时候我们会尝试各种餐厅和小吃店。”

想到魏轩以前就喜欢研究吃吃喝喝,这么多年倒是没怎么变,她笑道:“你们可真会吃。”

“若是得了闲我和魏轩有时候会请三五个朋友一起开个party,每次会有一个小主题,尝试不同的菜系,大家都说我和魏轩是真正的‘酒肉朋友’。”

姜芮书却点了点头,“但是听起来很棒。”

“那我下次邀请你参加我们的party?”

“好啊。”姜芮书想了想没有拒绝,“如果我不加班的话。”

“下半年很忙?”

“每年下半年,尤其是到了年尾,累积的案子都要抓紧办掉,法院接到的案子一年比一年多,我今年目前为止办理的案子差不多跟去年一整年的数量持平。”

他嗯了声,鼻音上扬,“说明公众普法深入人心?”

“也可以这么认为。”姜芮书笑了声,喝了口茶,“关于邱爽的事,其实你没必要跟我一样,你跟邱爽没有矛盾,可以尝试庭外和解。”

“和解也需要付出代价,不是吗?”

“如果谈得妥当,不一定需要什么代价。”

钱清昊撑着下巴略作思考,“如果她愿意无条件和解,否则我也不介意在法庭上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他愿意跟姜芮书站在同一立场,但如果她不需要,他也不会坚持。

“自然,如果你愿意打官司也完全没问题。”

“那你呢?需要找律师吗?或许我可以帮忙。”

姜芮书摇摇头,“不用,你忘了我是做什么的?”

钱清昊哑然了片刻,失笑了声:“也对,你肯定认识很多律师。”说着他想起上次接走姜芮书的男人,似乎也是个律师,便问道:“上次送你回家的那个朋友也是律师?”

姜芮书马上想起了自己喝醉后发生的种种,也不知道那天秦聿收下那瓶白兰地了没有,这段时间都没收到他的消息,该不是还在生气吧?她很快收回思绪,嗯了声,“他以前在京城,现在是我们这边一个大所的合伙人。”

听姜芮书言语间似乎很是欣赏,他不仅想起那晚的情形,那人的相貌气质都很出色,他只要一出现,别人就不由自主被吸引,是个让人很难忘的人。“哪个律所?”

“大安律所。”

“原来是大安,我们公司跟他们打过交道,但似乎没见过那位律师先生。”

“他才到S市没几个月,业务也比较多,如果不是特地找他,不一定会见到他。”

“听起来是位很厉害的律师。”钱清昊说着话锋一转,“你跟打过交道的律师都这么熟?”

姜芮书一听就知道他想问什么,真说来她跟秦聿的渊源还挺久远的,能追溯到十几年前如何被比较再如何成为所谓的宿敌,但这说起来就说来话长了,她也不习惯在别人面前谈论跟另一个人的往事,只道:“那倒不是,不过凑巧做了邻居,偶尔会遇到,所以比较熟。”

原来如此,难怪那晚姜芮书会让那人送回家。钱清昊也看出她不想谈论别人,便停止了这个话题,恰好这时,服务生开始上菜,他把话题转到了菜色。

家传的手艺果然与众不同,姜芮书从第一道菜开始就被抓住了胃,钱清昊点了五道菜和三道点心,姜芮书没有一样是不喜欢的。

钱清昊时不时为她添点茶水,帮她挑出骨头和鱼刺,轻声缓语地偶尔提醒她喝点水或者换道菜,哪怕姜芮书想拒绝,却也找不到理由。他似乎总是做得恰到好处,让人感到熨帖又不会尴尬,姜芮书可以肯定,他是自己遇到过的最绅士的男士。

吃过饭,钱清昊适时地提出了新的建议,“不如一起去逛逛?消消食,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要买的。”

姜芮书原本就打算吃饭后去逛商场,听他说也要去,虽然不大习惯跟异性逛街,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欣然同意:“好啊,很久没逛商场了,正好去看看。”

她没什么目的性,衣服鞋包不缺,最后她什么都没买,倒是钱清昊买了很多小玩意,分别的时候,她才发觉自己手上拿了两个毛绒公仔,是钱清昊从夹娃娃机里面加出来的战利品。

他的车刚开走,姜芮书马上打电话过去,“Simon,你的东西落我这里了。”

钱清昊在电话里轻轻笑了声,“给你的。”

“这是你的战利品。”

“那就当我送给你吧。”他轻声说。

其实打电话前她心里已经有了猜测,听到他这么说,便明白他是故意的。

两个公仔说不上贵重,可以随手送给朋友,可到底是一片心意,姜芮书知道这是他的一次试探,凡事有了一就容易有二,有二便有三,往来会越来越多,人跟人的牵绊往往便是这样一件件小事逐渐加深……

但,既然送礼的人这么费心思,那就收下吧。

“谢谢。”她说。

他笑了笑,听到那边挂了电话,唇边的笑意久久未散。

第二天中午,沈城打电话过来说约了跟邱爽见面,时间定在明天,邱爽已经回家休养,所以他们直接去邱爽家里。

姜芮书问了具体时间地点,表示会准时达到。

邱爽家住在B区,距离C区法院大概半小时车程,他们定的时间是下午四点,好在姜芮书下午没有开庭,只有一个庭外调解,她把时间提前了些,干净利落地做完调解,马上开车去邱爽家。

等她抵达邱爽家小区的时候,沈城几人早已在等着。

这次所有人都来了,班长、袁成和张鸣远的脸色都不大好,张鸣远尤为意气:“邱爽是不想要我们这些老同学了吧?”

“邱爽遇到这种事心里也不好受,大家能体谅就体谅一下吧,一会儿你控制不住情绪的话少说话,这次我们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吵架的。”班长劝了句,但语气也有点冷淡,估计心里也有了芥蒂,毕竟体谅邱爽的不幸是一回事,但被如此不顾情面地攀咬不可能不在意。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