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八十八章 责任区分

第一百八十八章 责任区分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0  |  更新时间:

第一百八十八章 责任区分

“出于同学情谊?”邱爽的目光一个个扫过他们,最后落在姜芮书身上。

“不管从哪方面的责任看,都是你主责,如果你要上法庭,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姜芮书原本是不想做任何让步,但邱爽现在这样子,她不介意做点让步,但如果邱爽不接受,她能做出的让步也仅此而已。

“所以你现在是跟我谈责任,不是什么同学情谊。”

“我认为这就是。”

“你的同学情谊可真廉价。”

“那你呢?你心里有同学情谊的话,是不是应该大度地表示不介意,拒绝大家凑的钱?”

邱爽的脸色一下子沉下去,旁边的邱家人不满地嚷嚷:“你怎么说话的?发生不幸的是邱爽,该愧疚的是你们,你们还有良心就该补偿!不想赔偿就算了,还找借口污蔑我们邱爽没同学情谊,你安的什么心?”

“邱爽作为成年人应该知道喝酒驾车的危险性,她没有醉到不省人事,所以发生意外责任不在于酒友。”

“要不是你们叫她出去,还故意找茬,她能喝那么多酒?”

“你们口口声声说是十几年的老同学,不管责任在谁,邱爽总归是因为出去跟你们玩才变成这样的吧?你们真有同学情谊就不应该计较这么多,这个女的跟邱爽有矛盾,肯定不希望邱爽好,你们都不吱声让她一个人说,是准备不顾十几年的老同学了?”

孙夏嘀咕:“姜芮书可是法官,最清楚怎么处理这种问题。”

“法官?”邱家人纷纷看着姜芮书,“原来是法官,难怪说起话来一条又一条的,这是吃准了我们不懂法律,钻空子欺负我们老百姓?”

“一点也不同情受害者,这法官肯定不怎么样!”

“说不定平时就吃了原告吃被告,回头我一定要好好查查你有没有违法乱纪,有的话我一定要把你举报下来!”

沈城见气氛紧张起来,道:“芮书懂法律,所以才从法律角度来解释这件事情的责任,是想告诉邱爽,这件事主要责任不在于我们。”

“所以你们一点同学情谊都不讲,让这个跟邱爽有矛盾的法官在这里推卸责任?亏我们邱爽以前跟你们关系那么好,你们不想赔钱就明说!拿什么同学情谊说话!”

“这是两码事,姜芮书解释责任划分,只是想说清楚这件事的本质,我们今天过来不是因为心虚来赔偿,是想帮助邱爽。”

“就是一码事!你们就是不想负责!”

“本来就是你们的责任,说什么帮助,就是推卸责任!”

“说得那么冠冕堂皇,说到底就是不想出钱。”

邱家人你一言我一语,沈城话都插不上,听他们越说越过分,大吼一声,“行了!”

邱家人顿时安静下来。

沈城将目光投向邱爽:“邱爽,你怎么说?”

邱爽眸光微凉,瞥了眼他旁边的姜芮书,“你们听她的?”

沈城嘴唇动了动,看着大变样的邱爽,沉声道:“百分之十这个说法不大准确,但差不多就是这样,邱爽,希望你先放下跟姜芮书的矛盾,不带偏见再去看这件事,那天我给你叫了代驾司机,一切跟以前的每一次聚会都没有差别,如果你没有自己先跑了,不会发生任何意外,我们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希望你发生意外,我可以理解你迁怒我们的心情,不怪你,但你真的要把责任都推到我们身上?”

“那在你们心里,责任在我?”邱爽没什么语气。

沈城叹了口气,“这是个意外。”

“意外?”邱爽呵了声,眼睛微红,“为什么意外偏偏发生在我身上?我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了?为什么你们那天都捧着她,都不理我,你们一个人都不理我!你们哪怕有一个理我,我都不会一个人喝那么多酒,不会一个人生气先离开,也不会发生这场车祸,意外?为什么意外不发生在她身上?!要不是她出现,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沈城想说当天不是没人理她,是她自己不搭理人,至于为什么大家都捧着姜芮书,那不是姜芮书刚联络上吗?隔了十几年没见肯定有点生疏,大家当然要热情招待,再就是钱清昊摆明了想追姜芮书,魏轩作为好哥们当然要捧场,可不就是围着他们起哄吗?

但邱爽现在很偏激,认定大家排挤她,认定是大家的责任,更直接认定姜芮书是罪魁祸首,沈城心里很不好受,只能道:“你这样,以后大家没法做朋友。”

邱爽点了点头,语气嘲讽:“你们都准备去捧姜芮书的臭脚,以后就不认我了是吧?既然如此,那不用谈了,她姜芮书不是喜欢用法律解决问题吗?那我们就法庭上见!”

“邱爽,你别意气用事,上法庭对我们谁都没好处。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跟我们说,凡事好好说,十几年的老同学有什么不能说开的?”一直没吭声的袁成开口劝说,他是极其不想打官司的,这种官司一不小心成了污点,他以前就别想升迁了。

“行啊,你们赔我一百万,我就和解。”

“你……”

“我肋骨断了,腿骨断了,也毁容了,受了这么大得罪,以后可能演员也当不了了,不值一百万吗?”邱爽的目光一个一个扫过,见他们都没说话,眸中划过一道暗光,又道:“或者你们商量一下责任划分,像袁成那晚除了吃饭唱歌什么都没干,责任少一点,某些人直接或间接对我造成了影响应该多负点责任。”

姜芮书瞬间看着她,对上她似若嘲讽的眼神,马上明白了她的用意。

内部分化,让她担主要责任。

如果是一起担责,大家会努力一起争取减少担责,但如果有了主次责任的区分,能少承担责任,谁不愿意呢?

沈城马上道:“责任不是这么分的,大家玩得开开心心的,谁也没强迫你什么,哪来的轻重之分?”

“那随你们。”邱爽说到这里不愿再说下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