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九十章 跟姜芮书有关?

第一百九十章 跟姜芮书有关?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22  |  更新时间:

第一百九十章 跟姜芮书有关?

大安律所。

秦聿刚道律所,陶霖马上跟上来汇报今天的工作安排,“今天上午有两个预约,一个是名誉案的委托人昨天约了过来沟通一下,另一个是人身侵权案的当事人过来咨询。”

秦聿大步走进办公室,把笔记本放在办公桌上,听他语气有点微妙,问道:“所以?”

“她已经来了。”陶霖扯了扯眉毛,“你应该认识。”

推开小会议室的门,秦聿总算知道陶霖是什么意思,只见一个女人坐在轮椅上,形销骨立,头发遮住大半张脸,低眉垂目不知道想什么,脸上戴着一个口罩,看不清什么长相。

听到动静,她抬起头,在看到他的一瞬张大了眼睛,失声喊道:“怎么是你?”

这张脸太叫人印象深刻,想忘记都难,她没想到竟然这么巧会在这里遇到送姜芮书回家的男人,看他的模样,难道……他就是自己预约的秦律师?

等等,好像那晚姜芮书就叫他秦律师,所以,他真的是律师?!

当初起诉所有人的时候,她是找过律师的,提出了一百万赔偿,但是律师说获赔一百万的可能性很小,因为从案情来看,她自己负主要责任,遇上有同情心的法官,可能会判沈城他们多赔一点人道主义的赔偿,但全额赔偿的可能不大。

但沈城他们赔得再多也没多少钱,她不想彻底跟沈城他们交恶,又很不甘心,所以她想了办法一个个分化沈城他们,想最后给姜芮书一个教训。

她都是因为去参加给姜芮书搞的聚会才会变成这样,姜芮书应该付出代价。

为了胜诉,她经人推荐找上大安律所,预约了胜诉率最高的律师,万万没想到预约的律师竟然跟姜芮书关系密切……

一瞬间,邱爽的眸光闪烁不定,变成了满满的怀疑。

“邱女士?”秦聿停在门口,这个名字是陶霖告诉他的,但此刻才把那晚在姜芮书一群老同学中气势张扬的女人对上号,她跟上次见到时已判若两人,若非提前知道她的身份,很难认出来。

“秦律师,是吧?”邱爽的声音有些沙哑,让人有点不舒服,“真没想到我预约的律师是你。”

秦聿在她对面坐下,直截了当问道:“邱女士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事?”

邱爽直直看着他,“你跟姜芮书是什么关系?”

秦聿抬头,“时间宝贵,请不要提跟委托无关的问题。”

“无关?”邱爽道,“你知道我这段时间经历过什么吗?”

秦聿抱着双臂,听她语气怨怼,心里有了猜测,“跟姜芮书有关?”

邱爽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我听说秦律师接案子不看委托人的身份,什么案子都接?”

“你想说什么?”

她深深地看着秦聿,眼底闪过一抹恶意的光:“我要告的人是姜芮书,不知……秦律师会不会接我的委托?”

-

“接下了吗?是什么委托?”邱爽离开后,陶霖过来问,以便更新工作安排。

秦聿喝了口水,轻描淡写道:“她要告姜芮书。”

陶霖惊讶,“姜法官?”

想到邱爽来咨询人身侵权,再联系她那一身的伤,陶霖顿时明白过来,“难道是姜法官同学聚会那晚,她发生了意外,看样子是车祸吧,告姜法官附带责任?”

秦聿嗯了声。

陶霖夸张地瞪眼倒吸冷气,“那晚你送姜法官,间接这个案子产生了联系,现在她来找你告姜法官,啧,这是怎样的孽缘哟!那你接下她的委托了吗?”

秦聿淡淡看了他一眼,“如果你很闲,我不介意派你去出差。”

陶霖马上正经脸,手做拉链状划过嘴边,转身,溜了。

下午有个开庭,秦聿直接开车去法院,这个案子原被告双方的分歧很大,各执一词,法官是个快要退休的老头,耐心特别好,问得也特别详细,还喜欢听原被告诉说各自的心路历程,开完庭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

回去的路上下了一场很大的雨,密集的雨幕将四周遮住,让人感觉自己仿佛一座孤岛,不远处的红绿灯也变得模糊。

“滴滴滴滴……”

就在这时,手机突然响起,姜芮书的名字在屏幕上闪烁。

他接通蓝牙,“喂?”

“秦律师。”姜芮书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仿佛打破了孤岛的寂静,“你现在在家吗?”

秦聿看了下导航,“不在。”

姜芮书正想问他什么时候在家,又听他说,“还有十分钟到家。”

“那我半小时后过去找你,方便吗?”

秦聿看了看外面的大雨,不是她大雨天要找自己做什么,不过他正好有事想跟她说,便道:“可以。”

挂掉通话,姜芮书去姜大橘的房间翻箱倒柜,拎出一袋猫粮和一箱罐头,见她把东西撞进一个纸箱里,还包装得好好的,范阿姨不由问:“芮书,你拿这么多东西做什么?”

“抚养费。”

范阿姨一脸茫然,什么抚养费?见她一副要出门的样子,又问:“你要出门?”

“去给抚养费。”

虽然秦聿不给抚养权和探望权,但是作为单亲爸爸姜大橘的主人,她觉得还是应该给点“抚养费”,猫粮是给墨玉的,猫妈妈吃好,小猫才好,罐头则是幼猫专用,给小猫吃。

半小时后,大雨渐歇,没一会儿竟天朗气清,颇有秋高气爽的感觉。

姜芮书抱着“抚养费”来到秦聿家,客厅没见着人,她熟门熟路地把东西放下,坐到沙发上。

过了一会儿,楼梯传来脚步声。

她回头,便看到秦聿穿了身便装,头发有点凌乱,应该是刚洗了澡。

秦聿走到她对面的沙发坐下,一双大长腿自然交叠,看着她,“有什么事?”

姜芮书也不跟他绕弯子,开门见山道:“你还记得上次送我回来的事吗?”

秦聿心里突然有点微妙,接着便听她说:“是这样的,邱爽,也就是那天晚上在我右手边穿红裙子那个挺漂亮的女生,我走之后她自己开车回家出了车祸,现在她起诉我附带责任,前段时间我已经收到传票,将在B区法院开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