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九十一章 好走不送

第一百九十一章 好走不送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0  |  更新时间:

第一百九十一章 好走不送

秦聿的脸色变得有点古怪,姜芮书觉察出来,问道:“怎么了?”

他上下打量她,放松了身体靠着沙发,慢条斯理说:“今天上午,你口中原告预约了我,委托我做她的代理律师。”

姜芮书讶然,邱爽竟然找秦聿做代理律师,她事先知道秦聿是谁吗?惊讶过后,她一点也不担心秦聿接了邱爽的委托怎么办,而是饶有兴趣问:“她是特地预约的你,还是巧合?”

“巧合。”秦聿说,“但她没有改变主意。”

“她知道你跟我认识,仍然要委托你?”姜芮书觉得有点意思,稍微想想便能明白邱爽的用意,“她想让你来对付我,最好是我败在你手上,到时候我不但要赔钱,还被熟人当面插刀,想想就悲惨。”

别说,秦聿本来就是实力极强的律师,只要接了委托,邱爽的目的很容易达到。

“很让人期待。”秦聿一点也没有维护熟人的自觉。

“是挺让人期待的。”姜芮书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却突然话题一转,“但你恐怕不能接她的委托。”

“不能?”秦聿微眯双眼,“你怕输?还是想让我给你代理?”

“都不是。”她毫不闪躲地对上他暗藏锋芒的目光,微微笑了笑:“我将申请你作为证人到庭,作为被告方证人,你不能做原告的代理律师。”

秦聿眸光一冷,越发锐利,似乎能直刺到人的心底,姜芮书唇边的笑意不减,却分毫不退。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胶着,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望着望着,望得眼睛都有点酸了,姜芮书脸上的表情跟面具似的分毫不变,秦聿突然有种错觉,再望下去会吃亏。

他淡淡地移开了视线,“这是什么?贿赂?”

姜芮书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落在了自己带来的礼盒上,随着他这一问,刚才紧绷的气氛一下子化为无形,她很轻松说:“不是,这是抚养费。”

秦聿的脸一下子黑了,“拿走!”

“这是给墨玉和小猫的,不是给你的。”姜法官表示有必要跟秦律师讲一讲抚养费的给付对象,“虽然被非法剥夺了抚养权和探望权,但父母对未成年的子女有抚养的义务,直到子女成年,权利可以没有,但义务还是应该履行的。”

本来就没有什么抚养权探望权,还非法剥夺?

谁要她履行抚养义务,他是养不起吗?

秦聿不想跟她说话,只做了个手势:“好走不送。”

姜芮书笑了声,在他恼火的眼神中缓缓起身,“那就这么说定了,具体开庭时间我回头再告诉你,希望秦律师能抽空出个庭伸张正义。”

“伸张正义?”秦聿好似听到了一个笑话,这两个女人明明有恩怨,邱爽借机报复,姜芮书不肯吃亏,也亏她能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让该承担责任的人承担责任,让不该承担责任的人不被承担责任,就是伸张正义。”

“我是律师,不是法官,也不是检察官,委托人的利益才是律师的正义。”

“这次你不是作为律师到庭,是证人,一个合法公民。”姜芮书一脸真诚道,“我相信秦先生你的公民道德肯定也是优秀的。”

秦聿没防备被她夸了一句,感觉肉麻到不行,绷着脸不说话。

姜芮书突然觉得他跟墨玉有点像,斜眼看人的高冷脸简直一模一样,正所谓宠肖其主吧,不由想起了那晚上捏脸的手感……

见他眼神越发不善,她没有多留,“那我先回去了。”走出两步突然回头,“对了,猫粮是给墨玉的,罐头是小猫的,你别搞错了。”

秦聿想叫她拿走,但她转身就走头也不回,转眼就消失在了夜色里。

开庭的日期很快到来,时间是周二上午十点,姜芮书不得不请半天假,得知她被人告上法庭,民二庭的同事先是吃了一惊,在知道来龙去脉后,同情之余有点幸灾乐祸。

“这个责任不应该在你,更别说30%的责任,放宽心,需不需要跟B区法院打个招呼?律师找好了吗?有哪里要帮忙的尽管说!”这是有良心的。

“咱审判席坐久了,换个地方坐坐,也是一段新鲜难忘的经历哈。”这是没良心的。

“哎呀,可惜没空,不然要去B区旁听学习,顺便去打听打听他们的内部消息,听说他们那边今年要争取结案率创新高压过我们C区呢。”这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

覃庭长也表示了关心,“B区法院那边是哪个法官主审?”

“候笑林侯法官。”

“候笑林……”覃庭长从记忆深海里挖出了些许记忆片段,“这个法官好像年纪挺大了,准备退休了吧?”

姜芮书点点头,这位候法官她略有耳闻,出了名的老好人,脾气软,耐心好,但凡事有两面性,老好人善良是善良,也容易同情心泛滥,这位侯法官也是出了名的喜欢和稀泥,有时候相比于理,他更喜欢讲情。

只希望开庭的时候,侯法官能麻利点,最好一次开庭结案,她手上还有几十个案子没审,实在拖不起。

开庭前一天,沈城打电话过来问没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姜芮书知道他愧疚,但她不想再让他牵扯进来,开玩笑说只要他不偏帮邱爽就好,婉拒了他的好意。

开庭当天,姜芮书起得很早,没有穿平时的便装,而是穿了一身黑色西装,脚上是一双尖头高跟鞋,头发拢到脑后扎了个低马尾,刘海紧紧贴着头皮,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一反平时的低调随和,显得雷厉风行。

看着镜中不大一样的自己,她有点陌生又熟悉,最后轻轻说了声:“加油。”

吃过早餐,她如往常开车出发,只不过这次没有走平常上班的路线,而是开向B区。

B区法院跟C区法院的格局不大一样,不过她以前来过不少次,一点也不陌生,熟门熟路地找到停车场,把车停在了靠近法院大楼入口的位置。

这时距离开庭还有将近半小时。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