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九十二章 自辩

第一百九十二章 自辩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62  |  更新时间:

第一百九十二章 自辩

陆斯安匆匆赶到律所,发现秦聿办公室里没人,到外面敲了敲陶霖的桌子,“秦聿还没来?”

陶霖从电脑后抬起头,“找他有事?”

“有个案子。”

“秦律师今天上午不来。”陶霖的眼神开始飘忽,声音里莫得一丝感情,“他推掉了所有的预约。”

陆斯安眉心拧起,“他干嘛去了?”

陶霖乖巧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眼神飘到了不知名的远方:“伸张正义去了吧……”

“哈?”

-

把车停稳,姜芮书看了看时间,准备给秦聿打个电话,但还没等她拨号,便看到一辆熟悉的宾利缓缓开过来,停在了她对面的车位。

车停稳后,男人若有所觉,微一抬头,透过挡风玻璃看过来,跟她撞了个正着。

姜芮书推门下车,对方也跟着下了车。

她走过去,由衷说了声:“谢谢。”

虽说知晓案情的公民有义务到庭作证,但秦聿能来,无论如何都该说声谢谢。

秦聿第一次见她这么打扮,跟穿法袍的模样和气质都很不一样,让他感觉很熟悉,很快就接受了这样的姜芮书,他没发表什么想法,只道:“走吧。”

作为证人,未经传唤前,秦聿不能进入法庭,看时间还没到,姜芮书和他一起在法庭外等待。

邱爽作为模特和演员,虽然不知名,但还是有一些粉丝,随着开庭时间临近,陆续有人前来旁听,秦聿今天仍是西装革履,看着就跟一般的听众,而他旁边的姜芮书跟他的打扮差不多,要知道制服这种东西的视觉效果一加一大于二,别说两人的相貌气质都属于上佳的,不抢眼都难。

“你们是被告的律师?”有个小姑娘凑过来问。

姜芮书见她手里拿着邱爽的应援带,微微一笑,“不是。”

小姑娘松了口气,不是被告律师,看着又不像旁听群众,那可能是旁边法庭的人吧?她的目光忍不住往秦聿那边飘,真帅啊!但秦聿看都不看她一样,小姑娘鼓足了勇气,杵在旁边呆了半分钟,心想自己这么大一个人站这里,他应该会觉察到,至少看一眼吧?

秦聿就站着一动不动,眼皮都不抬一下,小姑娘满腔的勇气如破了洞的气球,嗖一下瘪了下去,丧气地走了。

姜芮书饶有兴致地打量秦聿,这人还真是惹人眼,走哪都能招惹小姑娘。

“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如想想怎么辩论。”她的视线存在感太强,让他皱起了眉头,他上个案子刚跟这个法官打过交道,以姜芮书的身份和立场来看,辩论环节极可能直接决定判决结果。

姜芮书轻轻笑了笑,收回了目光,正要说些什么,突然看到走道另一头几个人推着轮椅气势汹汹走来。

为首之人坐在轮椅上,脸上戴着大大的口罩,但透过精致的眉眼可以看出她化了妆,身形瘦削,穿了条藏蓝色雪纺长裙,裙摆下露出的脚打着石膏。

正是邱爽。

在姜芮书看过去的同时,邱爽也看到了姜芮书,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接,此时的邱爽已没有之前的阴郁,仿佛是病痛难熬,她变得沉默而冷漠,但看着病弱,却无一处不精致。

推轮椅的人是邱爽妈妈,后面几个人有点眼熟,应该是邱家的亲戚。

邱家人也看到了姜芮书,一个个横眉冷目,嗖嗖飞眼刀子。

邱爽的目光在姜芮书身上停留片刻,便注意到了她身边的秦聿,秦聿瞥了眼便收回了目光,直接将她忽略。

邱爽眸光微暗,坐在轮椅上缓缓而来,跟姜芮书擦肩而过。

法庭里传来小小的喧嚣,邱爽的粉丝发现爱豆到庭,忍不住情绪激动,趁着没开庭拍照的拍照,要签名的要签名。

姜芮书在外面看得真切,聚会的时候只觉得她有点高高在上的距离感,但也没有多大不同,这是第一次感受到邱爽真是个艺人,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她的脸受伤后反应那么激烈,但——这不是她可以把责任推给别人的理由。

姜芮书抬手看了看手表,跟秦聿道:“我先进去了。”

秦聿嗯了声。

她刚踏入法庭便有人注意到了她,包括之前那个搭讪的小姑娘,看着她走到被告席,伸手拉住了被告所坐的椅子。

哗——

她拉开椅子,弯腰坐了下去。

法庭里瞬间安静下来。

这是被告律师?

不对,她刚才说自己不是被告律师,那么坐在那个位置的只能是——被告!

小姑娘觉得受到了欺骗,瞪大眼睛,似乎要她给一个交代。

姜芮书朝她微微一笑,换来小姑娘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好似在说她脸皮怎么那么厚?姜芮书并不在意,将目光投向对面的原告席,邱爽的律师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律师,个子不高,有些白胖,看起来很和气,在姜芮书看过去的时候,他还朝姜芮书微笑示意。

五分钟后,书记员开始宣读法庭记录。

“全体起立。”

随着书记员的话音落下,一名身穿法袍的老人缓步走进法庭,他身后是一男一女两位跟他年纪差不多的陪审员。

老人入席审判长的座位后,姜芮书注意到原告律师向审判长微笑含腰,审判长见了回以微笑,两人虽然没说话,但显然关系很不错。

看来这里是原告律师的主场。

邱爽找的这个律师简直专门克她,真是煞费苦心了。

姜芮书心里留了底,便听到审判长侯法官叫她,“姜芮书姜法官?”

“审判长,我是姜芮书。”她迎上侯法官的目光,对于侯法官知道自己的来历并不意外,她连续几年都是C区法院的优秀法官代表,力压各区法官,侯法官知道她也不足为奇,“今天这里没有姜法官,只有被告姜芮书。”

侯法官的目光里有点不赞同,“你作为一个法官,怎么会惹上这种官司?”

她耸耸肩,“非要说的话,只能说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我能控制自己,但控制不了天灾人祸。”

话音落下的瞬间,她便感觉眼刀子从四面八道飞来。

侯法官不置与否,推了推老花镜,往她旁边望了望,“就你一个?你的律师呢?”

“没有律师。”姜芮书从容地笑了笑,道:“我将自辩。”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