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九十四章 推翻

第一百九十四章 推翻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319  |  更新时间:

第一百九十四章 推翻

她也给对方回了个礼貌的微笑,随后将目光投向审判席:“审判长,我要询问本案第三人。”

侯法官做了个可以的手势。

姜芮书起身踱步到证人席旁,站在张雨莺面前正对着她,抬眸让她对上自己的视线,没有马上开口,慢条斯理地打量,将过去的印象清除,用新的目光重新认识她。

张雨莺不明所以,眼神里透出点疑惑。

姜芮书回以微笑,很自然地说道:“感觉你跟我印象里不大一样。”

“是吗?”张雨莺声音又柔又软,像江南水乡的吴侬软语。

姜芮书踱步到她身侧,随口问了句:“你的朋友多吗?”

“还好吧,我不是那种很喜欢交际的人,朋友不多,但我觉得朋友贵精不贵多。”

“这么说你和朋友的关系很好,那你们平时会开玩笑吗?”

“当然。”张雨莺肯定道,“一般朋友之间都会开玩笑吧。”

“那有没有朋友开过的某个玩笑曾让你感觉不舒服?”

张雨莺斟酌道:“很少。”

“也就是有,是吗?”

她看了看姜芮书,对上她仿佛能透彻人心的目光,轻轻点了点头。

“是,或者不是?”姜芮书执意要她回答。

“是。”

“能举个例子吗?”

张雨莺想了想,“我一下子想不起来。”

“OK。”姜芮书没有追问,换了个方式,“如果你的朋友跟你说,你今天的口红搭上你的裙子就是个骚出天际浪到无边的婊子,你会怎么想?”

“反对!”原告律师打断。

姜芮书马上道:“第三人的回答关系到本案一个很重要的事实认定。”

侯法官看了看她,“你最好能证明这一点——第三人请回答被告的问题。”

张雨莺不明所以,眉头微微蹙起,“我的朋友不会跟我这么说。”

“假如。”

“……我觉得这么说不大好。”她含蓄道。

姜芮书转身,目光投向旁听席,落在了之前搭讪的小姑娘身上,“可以请你回答一下问题吗?”

小姑娘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姜芮书看的就是自己,懵懵地指了指自己,“我?”

“对。”姜芮书点头,指了指她旁边跟她一样年纪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如果你旁边的朋友这么跟你说,你会怎么想?”

小姑娘有点紧张地站起来,不明白她这么问的意义,但脑子自动带入了自己跟小伙伴的日常,还没等脑子想明白怎么回事,嘴已经诚实地作出了回答:“她肯定是嫉妒我啊!”

旁边的女孩子翻了个白眼。

姜芮书注意到她们的小动作,眼中含笑:“那你是否会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小姑娘脱口而出,但话说出口,她突然有点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好像帮了被告……

“谢谢。”姜芮书请她坐下,没有问下去,转身面向审判席,“同样一个玩笑,张女士觉得不舒服,但其他人却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甚至以此为荣,这说明每个人的关注点和敏感度不一样,同样一句话在两个人听来,可能是截然相反的两个意思。同样的,张女士和原告方认为我故意说错原告的名字是给原告难堪,但在我看来,这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一没有口出恶语,二没有讽刺羞辱,三没有动手动脚,若是因为这样一个玩笑便受到伤害……”

她顿了顿,侃侃而谈:“原告是一个模特和演员,虽然知名度不高,但毕竟是公众人物,被人评头论足是常事,被抹黑辱骂应该也不少见,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下,原告应当有一定甚至是高于普通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会因为我这么一个小小的玩笑就觉得难堪难忍,以至于借酒消愁?”

她的目光从张雨莺开始一个个扫过,“是张女士自认为如此?还是原告律师夸大其词?还是……”她的目光落在邱爽身上,“原告也这么认为?”

邱爽顿时感觉所有人都看着自己,想到姜芮书明里暗里地说自己矫情玻璃心,心里恨得不行,咬牙道:“没有。”

“我就知道你不是那么玻璃心的人。”姜芮书由衷地夸了句。

邱爽心里憋得出血,偏偏不能反驳。

侯法官露出了思考的神情。

原告律师注意到这一幕,脸上和善的笑意淡了些,法官被姜芮书说动了。

张雨莺语气迟疑:“……可是你擅长交际,应该知道什么玩笑能开,什么玩笑不能开。”

“就算我很会交际,我也不可能时刻准确掌握别人的心理,难道你从来没有无意中说过说过让别人不舒服的话?”

张雨莺唇角下压,说不出反驳的话。

“关于原告质疑我的工资能否买得起那么贵重的穿戴,这个问题不是很简单吗?”姜芮书一脸坦然,“我当然买不起,但不意味我家没有这个经济条件,按照这个逻辑,难道法官都出身贫穷才能彰显廉洁公正?难道以后我也不能选择跟经济实力出色的男士恋爱结婚?”她摇了摇头,“在我看来,我认为自己还是挺优秀的,名牌大学毕业,硕士学历,没有贷款负担,事业上连续数年当选C区法院优秀法官,配得上优秀的男士。”

旁听席里一阵闷笑。

也对,只要法官没有违法乱纪,其他方面都是个人自由。

“可是你当时为什么不说?”张雨莺问。

“我为什么要说?”姜芮书语气突然冷漠,“十几年没见的老同学,见面就问我工资多少,怀疑我是不是骗男人的钱或者贪污受贿才挣了那么多钱,我认为没必要跟这样不善意的人多说。”

“所以你故意不搭理原告。”

“你为什么不认为是原告故意不搭理我?”姜芮书反问。

“当时你把其他人都拉拢到了你身边……”

“其他人不包括你吗?”姜芮书目光灼灼,“你跟原告更熟,为什么不搭理她?”

张雨莺的脸色一下子僵住,想说些什么,可是在姜芮书锋利的眸光下,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见姜芮书把之前给她立的人设一项项推翻,还往原告身上抹黑,原告律师坐不住了,霍然起身道:“这不能成为你未尽劝阻义务的理由。”

“原告身体健康,并无不能喝酒的疾病,就算有我也不知道,原告和其他人并未告知我相关信息,原告作为一个成年人,应该清楚过量喝酒的后果,所以在这上面我没有劝阻义务。”

“作为聚会参与者,你最后没有将明显醉酒的原告安全送到家,未尽到保护义务。”

“难道原告没有告诉你,我比她先走?”姜芮书从容淡定道,“我先离开,意味我无法知晓也无法制止她酒后驾车,所以我对原告也没有保护义务。”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