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九十六章 carry全场

第一百九十六章 carry全场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54  |  更新时间:

第一百九十六章 carry全场

秦聿看着他,只一眼便知道他这个问题不单单是确认,或许还知道些什么,如从律师角度,他会视情况承认或否认与被告的关系,但他现在是证人,他选择了如实告知:“我曾代理过被告主审的案子。”

“仅此而已?”

“我认为如此。”

原告律师呵呵笑了声,“但是据我所知,你跟原告都是F大的本硕毕业生,在学校有过一段很深的纠葛,迄今为止,关于你们的话题仍在F大的校园论坛引起讨论。”

秦聿反问:“什么纠葛?”

原告律师一副“我知道你懂我说什么只是故意不说”的表情,随后变成“那我来说吧”的表情,“你年少出名,但被告入学后,踩着你一个又一个荣誉成名,很多人将你们做比较,有人说你们是相爱相杀。”

“相爱相杀?”秦聿看向姜芮书,还有这种传言?“我不曾关注此类话题,不清楚别人的想法,如果有这样的传言,都是意淫。”

“但你们之间的渊源不可否认,两个曾经棋逢对手同样优秀的年轻人,在多年后重逢,同样从事法律事业,不论工作还是事业都有交集和共同话题,彼此单身,比邻而居,年纪相当,完全是天时地利人和……”

“我认为追究我跟证人的关系与本案无关,请原告方搞清楚重点。”姜芮书提出反对。

原告律师马上道:“审判长,我认为很有必要,这关系到证人证词的有效性。”

“如果你有所怀疑,请拿出证据,若是没有,请不要在这里编故事。”

“所以我在询问证人。”

侯法官道:“我认为有必要确定这个事实的认定,被告请坐回去。”

姜芮书坐了回去。

“你的意思是,我跟被告有暧昧?甚至……”秦聿已经领悟到原告律师的意思,脸上一派平静,但是熟悉他的人会从他幽深的眼神知道,他已经忍耐到极致,“我是被告的追求者?”

“否则你当天为什么要主动提出送被告回家?明明已经有人解决代驾问题。”

“我想我的陈述已经很清楚,被告不想接受那些人的代驾,在不确定她与那些人的关系是否如表面友好的情况前,我认为自己有必要接受她的求助。”

原告律师顿了下,没想到他把主动送女孩回家说成了接受求助,求助可就一下子变味了。“要知道当晚跟被告在一起的都是被告认识十几年的老同学,更安排了专人送被告回家,你不但主动提出送她回家,还不嫌麻烦帮她开了她的车回家,仅仅是因为她表达了不想接受同学代价的意思?这未免太牵强。”

“谁知道呢?若被告被间接控制人身自由,碍于对方人多势众无法明说,我多此一举总比真的出事要强,现在将被告告上法庭的不就是她的老同学?”

这话一出,邱爽就尴尬了。

姜芮书不知道该高兴秦聿,还是对原告律师表示同情,说什么不好偏偏说秦聿跟她关系暧昧,估计上次秦聿主动送她回家,让邱爽以为他们关系匪浅,实际上……秦聿一点也不欢迎她,秦聿之所以会那么做,只是因为他是个不怕麻烦的人。

他说的怀疑,说宁愿多此一举,她相信不是借口,但是原告他们都不了解他,便觉得他那么做有点什么隐晦的心思。

不过也是,一个看着不像爱管闲事的男人突然不嫌麻烦,在明知对方有朋友送回家的情况下,跟另一个男人抢走代驾的机会,大半夜送一个女人回家,的确很容易引人遐想。

“你的说法太夸张了,大庭广众限制人身自由,这怎么可能?”原告律师道。

“为什么不可能?事发地点为僻静的停车场,所谓的老同学人多势众,被告与之虽然认识十几年,但也隔了十几年才再次见面,知人知面知心。被告有且只有一人,且出于多量饮酒的不利状态,被告意识到不对劲又怕暴露反而被害,或者因为害怕而不敢反抗,亦或者被告有把柄落在他人手上,都可能被限制人身自由。”

秦聿幽深的眼眸中渐渐露出锋芒,“你认为夸张,相反我认为很恐怖,就是你这样认为种种不可能的人,才最可能让犯罪在眼皮底下发生!”

全场一片寂静。

原本人们都以为这是个暧昧故事,但是听他这么一说,纷纷开始审视自己是不是过于自以为是,放纵了犯罪现象发生,这样的案子真不是没有……

看着做了证人依旧carry全场的男人,姜芮书飞快扫了眼众人的反应,决定还是不说话吧。

原告律师张了张嘴,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反驳他,这话题完全偏了!

他想说证人和被告关系暧昧,所以证人的证词可信度不高,不足以采纳,可被证人这么一说,变成见义勇为啦??

这、这怎么扯到一个层面上的?

原告律师都有点茫然,只能强行挽尊:“我很佩服你有这么多想法,当然,警惕心高不是坏事,但是显然你的这次猜测是错误的,这跟原告起诉被告也是两码事。”

他已经意识到想从秦聿嘴里挖出有用的信息很难,也意识到自己可能提问方式错了,证人一开始很配合,有一说一,但似乎在猜测他和姜芮书的关系后,他开始变得具有攻击性。虽然不确定他一开始是否就打定了主意偏向姜芮书,但原告律师不打算再追问下去,怕再追问会给秦聿帮姜芮书反驳的机会。

但他不想影响到邱爽的形象,特特解释了一句:“原告跟被告对薄公堂是无奈之举,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虽然是为了获得赔偿,但初心是为了一个公道。正如法官在这里,不管是判谁胜诉谁败诉,不是针对谁也不是偏向谁,只是为了一个公道,您说的是吗?”

侯法官点点头,“当然。”

接着他马上跟法官道:“我对证人的询完毕,审判长,接下来我请求询问一下原告。”

侯法官看向姜芮书,“被告还有问题要询问证人吗?”

“没有了,审判长。”

“证人退庭,原告上前来。”

秦聿淡淡地瞥了眼被告席,精致的脸孔冷若冰霜,转身离开法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