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九十八章 戏很精彩

第一百九十八章 戏很精彩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8  |  更新时间:

第一百九十八章 戏很精彩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法庭里一片沉默。

众人很快想起了最近连连刷屏的新闻,就这一个月内,已经有四起抑郁症患者自杀身亡的例子,过去人们总以为抑郁症是心情不好,还有人觉得抑郁症矫情,但最近才有更多的人知道,抑郁症不仅仅是心情不好,甚至抑郁症患者可能看起来很开朗,旁人根本看不出来,谁也不知道他们每时每刻都在想着怎么死去……

邱爽叹了口气,“那姑娘是底层编剧,没名没气没人愿意拍,大概是觉得跟我投缘,把剧本投到我了这里来,我很受感动,也想为抑郁症患者做些什么,就想这个剧拍出来,商界联谊会是个很好的机会,可惜……”

她语意未尽,但所有人都知道什么意思。

可惜她因为受伤错过了这次机会,不仅自己的演艺事业受到重创,连带着编剧姑娘的梦想一起落空了。

审判席上,侯法官露出了同情的神情,陪审员也皱起了眉头,深感惋惜。

原告律师心中稍稳,不经意地看了眼姜芮书。

姜芮书对上他的视线,礼貌地弯了弯嘴角,示意对方继续。

在他看来,姜芮书这是自认为懂审判规则而有恃无恐,她的确有自信的理由,这个案子在法理上她比较占优势,想要找出让她负责的明文法律规定不容易,但法官还是可以酌情判她赔偿,这是法官的权利,他跟侯法官打过多次交道,很懂怎么获得侯法官的支持。

姜芮书虽然也是法官,但他做过了解,姜芮书是跟侯法官截然不同的审判风格,她这样的学院派更注重法理,有一说一,没那么有人情味。以往她坐审判席上,是非功过由她定论,但现在她变成了当事人,还是被告,若是心态转不过来,还把自己当法官那一套放在这里,侯法官脾气再软和,也肯定会反感。

所以他还是挺有信心胜诉的,只要争取到合议庭的同情,就算不能判她百分之三十的责任,但赔偿肯定少不了。

虽然邱爽没有明说,但从两人有恩怨这一点可以看出,比起获得高额赔偿,她更想报复。

他收回目光,十分惋惜地叹了口气:“那真是太遗憾了,这么有意义的电视剧如果能拍出来,我一定会去支持,让更多人了解抑郁症,帮助抑郁症患者,这样的题材可比电视上那些整天有钱人和灰姑娘的故事要有意义多了,您说是吗?”他说着看向审判长,眼神寻求赞同。

听到最后一句,侯法官不由想起自家孙女迷恋那什么浓妆艳抹的小鲜肉,看他们演些无病呻吟的电视剧,既没营养还三观不正,好好的孩子都被带坏了,心中不由多了份认同,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邱爽的神情却一下子落寞了,“我原本也想借这个剧本转型,我这个年纪在演艺圈已经不小,想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唯有转型做真正的演员,但现在一切都不可能了……”

“为什么?”

“因为演员是一个活在镜头里的职业,对演员的外形条件要求很高,伤痕、皱纹、肤色,甚至脸上长了一颗痘,都会影响到形象。”

邱爽顿了顿,话语到了嘴边,却因为激动的情绪堵住,眼眶慢慢发红,声音仿佛因为压抑情绪而变得沙哑,“没有当过演员的人根本无法明白,当镜头打在脸上,人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要表达出最完美的状态,从一个动作,一个语气,一个眼神,一个侧脸,甚至每一个细胞,都会沉浸在戏里,想要表达,那种想要完美的信念是一个演员的本能,可是……我再也不可能呈现那种状态……”

她的手颤抖地抚上脸上的纱布,在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几近哽咽。

原告律师的情绪被感染,声音沉重了许多,“医生不是说手术后可以大致恢复,化妆后基本看不出来痕迹吗?”

“看不出痕迹?”邱爽抬起头,右手按住纱布,猛地往下一撕!

“啊……”法庭里发出一声惊叫,所有人都被她的举动吓到,背后的旁听席看不到她的脸,但姜芮书和审判席上的人却能看得一清二楚,只见她苍白的脸上有一条明显的粉嫩,那是受伤后长出来的新肉,上面还有缝针的痕迹,像一条狰狞的蜈蚣趴在脸上。

审判席上的三人都张大了眼睛,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是可以恢复,可是医生说的恢复程度是理想状态。你们知道镜头有多敏锐吗?现实里微不足道的瑕疵,在镜头前会被无限放大,变成无法忽略的缺陷,就算我恢复得再好也骗不过镜头,我已经没办法再回镜头前!镜头无法容忍这样丑陋的脸,我的梦想已经碎了!”

邱爽闭上眼睛,一滴泪悄然滑落。

法庭里一片寂静。

审判席上,侯法官一副被深深震动的神情,目光中充满了怜悯,女陪审员红了眼睛,擦了擦眼角,“惨,太惨了。”男陪审员也颇为动容,跟着摇了摇头。

姜芮书没说话。

原告律师不动声色瞥了眼姜芮书,发现她神情沉静淡然,一点情绪波动也没有,是或许自信还是有杀手锏?

他将邱爽的表现前后想了一遍,自认为没有什么纰漏。

这个案子从明文法律规定上来看,原告不占优势,所以他一开始就计划了打感情牌的方案,想办法给被告立过错人设,拉低法官对她的好感度,现在又为邱爽积极向上和梦想破碎的人设博取法官同情和认可。

审判长和陪审员的反应让他感觉效果不错,没意外获得赔偿就稳了。

等情绪释放得差不多,原告律师这才叹息般地开口:“我的询问完毕。”

侯法官微微点了点头。

姜芮书站起来,对上原告律师和善的脸孔,他微微笑了笑,朝姜芮书颔首示意,似乎这只是一场友好切磋,但姜芮书在他眼里看到了胜券在握。

刚才的戏演得很精彩,剧本感人、情绪到位,不过……

她将目光投向审判席,“审判长,我要询问被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