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一百九十九章 卸妆或鉴定

第一百九十九章 卸妆或鉴定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34  |  更新时间:

第一百九十九章 卸妆或鉴定

她走出被告席,来到邱爽身边。

“被告。”她叫了声。

邱爽抬起红肿的眼睛看她,似乎在控诉她。

“我就问五个问题。”姜芮书脸色平静,语声干脆:“第一,事发当晚我有没有劝你喝酒?”

邱爽张了张嘴,最终声音沙哑道:“没有。”

“第二,你有没有不能喝酒的身体问题?”

“……没有。”

“第三,结账离开的时候,聚会组织者也就是沈城有没有为你叫代驾?”

“有。”

“第四,我是不是比你先离开?”

邱爽心里有些不安,但这个问题没有可以辩驳的余地,“……是。”

“那么,喝酒是你自主行为,拒绝代驾是你的自主行为,酒后驾车也是你的自主行为,你凭什么我要你负责?”姜芮书眸光雪亮地看着她,“因为你可怜?”

是啊,为什么?

刚才邱爽说得很惋惜很可怜,但换个角度,姜芮书又何其无辜,因为可怜就能转嫁责任给无辜之人吗?这不就是谁弱谁有理吗?

邱爽暗暗咬牙,姜芮书这四个问题又把事实摆在了所有人面前,是对是错一眼就能看清楚,刚才她好不容易引起法官和听众的同情心,现在……

法官微微皱起了眉头。

对上姜芮书透澈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跟法官的那套说法,她在姜芮书面前说出不来,潜意识里她感觉如果自己那么应付,姜芮书肯定会把自己的脸皮揭下来扔到地上踩,见法官向自己看来,她悄悄握紧了拳头,心念电转,飞快组织措辞。

就在她要开口的时候,姜芮书突然咦了声,弯腰凑到她面前,一双雪亮的眼睛盯着她的脸看,抬手就摸上去!

邱爽瞳仁猛地一缩,往后倒去,下意识捂住脸。

在旁人看来,姜芮这样盯着人家的伤疤看很不礼貌,还把人家给吓到,实在有些过分,原告律师马上喝道:“被告你做什么?”

“我能不能摸摸你的脸?”她甚至提出了更过分的要求。

邱爽却一手捂着脸,一手挥舞着赶她,声音带着哭腔:“你走开!”

“我就看看。”

这话不看场景还以为是个调戏妇女的流氓说的。

这次不只法官,旁听席里的其他人都觉得她过分了,人家脸上那么大一个疤,你不避讳就算了,还大剌剌地要求看人家的伤疤,还是个人吗?打击人也有个度吧?

“被告!注意你的言行!”侯法官发出警告。

姜芮书轻轻捻了捻手指,回想刚才摸到邱爽脸的触感,向审判长道:“审判长,我想跟在场的人借个东西。”

“借什么?”

“卸妆油。”

“你借这个东西做什么?”侯法官皱起眉头,完全想不明白这跟案子有什么关系。

姜芮书看了看邱爽,便见邱爽的身体瑟缩了一下,心中的猜测越发肯定,“为了反驳原告无法恢复的陈词。”

邱爽心头一震。

侯法官皱起眉头,不由看了看邱爽,见她脸色不对,最终没有反对。

旁听席里也是一片茫然,只见她走过来,目光飞快扫过在场所有人,“请问哪位有卸妆的东西?”

旁听席里有人动了动,但很快又缩了回去。

姜芮书的目光落到她身上,“能借你的卸妆油给我吗?”

小姑娘茫然四顾,见所有人看着自己,这才意识到姜芮书说的是自己,“我?”

“对。”

“……你怎么知道?”

姜芮书微微一笑,“你的表情告诉了我。”

小姑娘不怎么想帮她,她肯定要对邱爽不利,但诚实的品质让她无法撒谎,磨磨蹭蹭地还是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递给姜芮书的时候不忘叮嘱了一声,小脸满是肉痛,“我没有卸妆油,只有卸妆膏,今天刚到手的,你给我省着点用……”

姜芮书笑了声,“好的,谢谢。”

她拿着卸妆膏回到法庭中央,看着邱爽,“我来还是你自己来?”

“……你想干什么?”邱爽脸色一变。

“卸掉你脸上的妆。”姜芮书道,“包括你脸上的伤。”

邱爽瞳仁猛地一缩。

饶是听不懂姜芮书什么意思,但看邱爽的反应,所有人都已经意识到了有问题,侯法官问道:“被告,你到底什么意思?”

姜芮书转身,语声轻缓却有力:“审判长,我认为被告的伤疤不是真的,是画上去的。”

哗——

法庭里一阵喧嚣,所有人惊愕不已。

侯法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你刚才说什么?”

姜芮书看着脸色骤然雪白的邱爽道:“现在网上很流行一种仿真妆,在人体上作画,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刚才我触碰到原告的创伤面,感觉不像是看起来那么严重。”

“胡说八道!”邱爽断然反驳。

“是不是胡说,卸了妆就知道。”

“我的脸不能碰卸妆油!”邱爽脱口而出。

“你脸上的伤口已经愈合,碰卸妆油不妨碍。”

邱爽没想到这一茬,顿时哑然,但只能咬死反对,“不行!我不能卸妆!”

“你作为一个演员每天都要化妆,今天也化了妆,难道你从来不卸妆?”

“……我是公众人物,卸妆会影响我的形象。”她强辩道。

“你当众露出伤疤不影响形象?”

“……总之我不同意!”她咬紧牙关,哪怕让人怀疑,就是不让卸妆。

“不卸妆也行。”姜芮书微微一笑,“审判长,我要求原告提供伤痕鉴定,确定其脸上的伤疤是否是真的。”

邱爽脸色雪白。

姜芮书把卸妆油递到她面前,“或者卸妆?”

-

最终,邱爽拒绝卸妆,也拒绝做鉴定,原告律师提出跟姜芮书和解,虽然也会引起非议,但没有走到最后宣判那一步,对外还能有个模棱两可的说法,算是及时止损,但邱爽拉不下面子,跟姜芮书和解,那她打这场官司是为什么。

法官见她如此固执,哪里还不明白,心里对她的同情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厌恶。

短暂休庭后,法官和陪审员重回法庭,宣读判决结果:“驳回原告所有诉讼请求。”

邱爽瘫坐在轮椅上,感觉到种种异样的目光偷来,心底一片冰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