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章 假大空

第二百章 假大空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486  |  更新时间:

第二百章 假大空

人群逐渐散去,邱爽看到有人拿手机对自己拍照,那猎奇兴奋的眼神不用想也知道他们想做什么,过不了多久,她就会以耻辱的方式上新闻,不,可能现在已经上了,他们会成为第一手爆料人,添油加醋提供黑料。

开庭前支持她的粉丝有人愤怒离去,有人犹疑失望,但没有一个人留下来。

今天会成为她洗刷不掉的污点。

她的演艺事业真的完了……

“快推我走!离开这里!”她脑子乱糟糟的,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接受别人异样的目光。

邱家人闻言连忙推她离开法庭。

“邱爽。”背后突然有人叫她。

邱爽回头,只见姜芮书拎着一个黑色公文包,从容不迫地向她走来,在她看来,那是胜利者的姿态。

见她还敢找上来,邱家人怒目而视,邱爽妈妈骂道:“你还敢过来?!”

姜芮书在邱家人三四步外站定,听到邱爽妈妈的话,淡淡笑了笑,礼貌道:“我有几句话想跟邱爽说说,能请你们先离开一会儿吗?”

“你想干什么?赢了官司还想欺负我家邱爽?!”

“就几句话,两分钟时间。”姜芮书嘴里说着,眼睛看向邱爽。

邱爽眸光一暗,心里隐约才到她想做什么,无非是胜利者来表现惨败者。

但她以为这样就能踩她的脸了吗?

邱爽扯了扯嘴角,声音低哑道:“妈,你们先去等电梯。”

邱爽妈妈动了动嘴唇,想劝,但看邱爽态度冰冷,最终把话咽了回去,招呼邱家人一起先走,但是没有多远,在转角看着她们,提防姜芮书欺负人。

姜芮书走到邱爽两步开外,她一米六七的身高比邱爽矮了整整十厘米,但此刻邱爽坐在轮椅上,两人视线对接,邱爽需要抬起头仰视。

这是失败者的角度。

她的心情越发糟糕,语气嘲弄道:“如果你是来炫耀胜利,嘲笑我的失败,说吧。”

但姜芮书没有说出预想中的恶语,而是心平气和地问她,“你说的那个剧本是真的?”

邱爽一听再也压抑不住,声音骤然尖锐,“怎么?赢了还不放过我?想痛打落水狗?”

她认为姜芮书还想纠她的把柄,怀疑她当庭说谎,想追究她的责任。

“联系方式给我。”姜芮书道。

邱爽一愣,“你什么意思?”

“剧本可以给我看看,合适的话我可以推荐给合适的投资人,把这个剧拍出来。”姜芮书道。

邱爽完全愣住了,心中无比诧异,姜芮书有这么大的能量?她知道投资一部电视剧需要多少钱吗?听她的语气,似乎她觉得觉得合适就能拍,有这么容易?

她反应过来后,更觉得姜芮书在耍自己,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句,“……你能推荐投资人?”

“嗯。”

邱爽真的一点也无法想象,只觉得眼前的姜芮书很陌生,她好像直到此刻才发觉姜芮书只是安静地站着,或许存在感不强,可是看到她的时候便觉得她很赏心悦目,发自内心的自信,眉眼间焕发着从容淡然,记忆里的那个姜芮书竟然变得模糊不清,“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有什么关系?你真想帮人圆梦的话,把剧本交给我就好了。”姜芮书平和道。

见她不愿说,邱爽也没有问下去,她是什么人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嘲弄地反问:“你愿意帮我?”

姜芮书听出了潜台词,“剧本的版权在你手上?”

“是啊,不知姜法官还愿意推荐吗?”邱爽眼里尽是嘲意,看吧,她一定会拒绝。

“可以。”姜芮书没怎么想便做出了回答。

邱爽仍然不大相信,却得寸进尺:“如果我要演里面的角色呢?”

“你能试镜成功的话。”

她不会干涉。

“为什么?”邱爽不明白。

姜芮书微微一笑,“把合适的剧本推荐给合适的人,这是我想做的事,之后如何是别人的决定,仅此而已。”

她会维护自己的权利,但不想阻断别人的梦想,邱爽已经付出代价,还是没到生死大仇,不至于把人踩入泥泞。

她也不是为了帮邱爽,而是弥补那个编剧姑娘可能失去的机会,但也只是给了一个机会,如果剧本过不了关,她也不会多帮忙。

仅此而已。

“如果你有意,这周内给我回复。”

说罢她微微颔首表示别过,就此擦肩而过。

邱家人见她先离开,邱爽却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连忙跑过来,“爽爽,你没事吧?那个女的跟你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

邱爽看着姜芮书跨入电梯一闪而过的身影,也有点茫然。

她只是想把合适的剧本推荐给合适的人?难道她一点也不介意跟自己的过节吗?

她最后的话,是不记仇?

她不是很明白,或许也明白,只是姜芮书这样简单的想法有时候反而叫人无法理解。

“爽爽?”

邱爽摇摇头,“走吧。”

停车场。

“为什么不告诉我,原告的律师是这么戏多的老头?”

刚走出电梯,一道冰冷而熟悉的嗓音在耳边咋然响起。

秦聿倚着墙,抱臂在前,一双大长腿自然交叠,跟幅雕塑似的。

姜芮书看了看他脸色,如果说零度是春暖花开的零界点,那秦聿的日常温度是变化多端,平均温度最多一二度,现在嘛……零下十几度吧。

是因为原告律师意图说他俩关系暧昧,甚至怀疑他是她的追求者吧?

说实话,她真有点承受不起秦聿这样的追求者,心里对原告律师也有了几分没眼力的评价。

的确戏多。

“我没想到他会采取这种方式来反驳你的证词。”

秦聿瞥了她一眼,便知道她没说实话,至少不是全部真话。

他到庭作证是提前申请的,原告一方在法律上找不出明文支持,肯定会想办法反驳他的证词,她不可能一点准备都没有。

但真相如何已经不重要,他已经履行完证人的义务,这件事便也跟他没有关系。

他不欲多问,抬脚就走。

“你之前……”姜芮书快步跟上去,追到他身边,突然开口:“接了邱爽的委托没有?”

秦聿用一种她很无聊的眼神看她,“现在问这个问题有意义?”

她轻笑了声,“实质意义没有,象征意义有一点。”

秦聿脚步不停,语气冷淡:“任何人都不能成为我不能接委托的理由。”

姜芮书点头,“理解。”

所以他接了吧?

走到各自车前,秦聿突然补了句,“没接。”

姜芮书讶然。

她的表情很明显,就像惊讶于狼不吃肉了,秦聿有点不满,“你那是什么眼神?”

姜芮书连忙收起表情,换上礼貌的淡笑,“嗯……感动。”

秦聿嗤了声,“那晚送你回家,我便是案子相关人员,案子相关人员不能成为当事人代理律师。”

所以不论她是否找上门,他都不会接邱爽的委托。

姜芮书竖起大拇指:“秦师兄职业素养超一流!”

真是……假大空到令人发指。

秦聿直接翻了个白眼,拉开车门就坐进去,一个眼神也不愿给她,开车就走。

姜芮书看着远去的宾利,想起他刚才的话,忍不住愉快地笑了声。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