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零一章 追求者

第二百零一章 追求者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55  |  更新时间:

第二百零一章 追求者

第一个得知姜芮书胜诉的人是钱清昊,姜芮书还没离开B区法院,他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恭喜胜诉。”

姜芮书有点惊讶于他得到消息的速度,“你怎么知道?”

“我看到庭审直播结束。”他叹息道,“我很后悔,应该去现场看你自辩,很精彩。”

姜芮书知道他有工作,他事先说过,本来也觉得他来不来没什么关系,“一个小案子而已,虽然对方不走寻常路,但也没多大困难。”

这个案子她没过错,原告唯一能抓住的就是法官的同情,碰上侯法官这样富于同情心的法官是原告的幸运,但也仅限于此。

钱清昊轻笑一笑,“嗯,我看到了,在你的询问下,对方哑口无言。”

“我只是询问事实。”她觉得自己算是很温和,如果在法庭上的人是秦聿那样的律师,邱爽怕是会被讽刺得体无完肤。

“但在我看来,你很厉害,比很多律师都要专业有气场,你是律师的话,一定也会是那种战无不胜的大律师。”

他的话叫姜芮书想起了老师曾经的期待,老师说她一定会是最优秀的律师,所以他不遗余力给她提供资源,让她在学生时代就能接触到各种案例实战,也因此才有了比肩秦聿的成绩……

心中仍不免有些惭愧。

有段时间没跟老师联系了,今天得了空闲就发个信息问候一下吧……

种种思绪飞快掠过,她接上钱清昊的话:“战无不胜是不可能的,法庭上胜败是常事。”

“以前只见过你坐审判席上的模样,这是你第一次以不是法官的身份上法庭吧?真的是遗憾,这大概是你唯一一次给自己当律师,以后大约没有机会再看到了……”钱清昊声音里有些懊恼。

“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这样的机会再也不要有。”她开玩笑,虽然她自己是法官,但是她跟普通百姓一样,不希望遇到官司,不论是作为原告还是被告。

“不是。”他声线温润,“我只是觉得自己错过了你人生中很特别的一种模样,或许这一段经历对你微不足道,但是有些与众不同,我……”他顿了顿,“不想错过。”

最后那句话像是临时更换的,将原本的心声换成了如此浅白的话语。

姜芮书从来没觉得一个人如此声如其人般的温柔,她甚至能想象到他嘴角含着浅笑的模样,听到他最后一句话,虽然不知道真正想说的是什么,但是意思很明显。

他在很认真地追求她。

感觉有点奇妙。

因为第一次有人这样追求她。

上学的时候,因为沙雕富二代搞出那一出,加上她年纪又比较小,后来都没什么人明着追求她,工作前几年忙于工作根本没心思去想这个问题,这两年年纪渐长,倒是开始有人想给她介绍对象,但基本上也都被她推掉,推不掉的加了联系方式,最多聊过一次就没了联系。

钱清昊是第一个哪怕明知道他的意图,也不会尴尬违和的追求者。

不大习惯,但也还好。

她的默然给了钱清昊鼓舞,不由笑了笑,“官司胜诉,是不是该庆祝一下?”

姜芮书下意识想拒绝,但话到了嘴边顿了一下,想想改变了主意,“今晚恐怕不行,下午还有庭审,我得加个班。”

钱清昊笑了,“那这周五晚上?我知道一家意大利菜餐厅,味道很好,环境也很棒。”

经过上次的私房菜,姜芮书还是比较相信他的推荐,想了想自己的工作安排,周五晚上应该有时间,便道:“很期待。”

钱清昊闻言唇边的笑意更浓了,声音里也带了几分,“那周五见。”

“周五见。”

挂了电话,姜芮书直接驱车回法院,赶上食堂开饭吃了一顿饭,其他同事都知道她今天上午是去B区法院打官司去了,在食堂见到她连忙端了餐盘过来,“姜法官,结果怎么样?”

大家知道个大概,这案子就是原告胡搅蛮缠,姜芮书胜诉没什么意外,但主审法官是B区那位赫赫有名的侯老法官,大家心里都替她捏一把汗。

对上一张张好奇又关切的脸,姜芮书长长地叹了口气,不动声色地戳了戳快要堆起来的糖醋排骨,一副没胃口的表情。

“不是吧?”刘一丹以为她输了,一脸不敢置信。

“不应该啊,没劝酒,原告无不能饮酒的问题也未告诉被告,也未醉到失去意识,被告还提前离开,这不管怎么说都不该被告负责。”

“侯老好人又和稀泥了?”

“这和稀泥也有个度吧?非要有人负责的话,聚会组织者更应该负责。”

其他人议论纷纷。

吴佳声皱着眉头,“虽然从法理上姜法官没有过错,但或许原告的情况特殊,法官判决被告作出一些人道主义赔偿也并非不能。”

“哎!吴法官,你这是典型的和稀泥思想,会助长谁弱谁有理的不良风气,要放在网上,网友能喷死你。”

“法理重要,情理也不能忽视,我们审案子要两者兼顾,覃庭长您说是不是?”

覃庭长道:“都没说错,不能谁弱就让谁有理,判决必须以事实为依据,但吴法官也没说错,法理情理都要兼顾,法律也有不乏人情味的地方,我们不能一味推崇条款至上,反而把这部分去掉了。”最后特意点了一下吴佳声,“规矩就是规矩,不能随意破例。”

吴佳声思索了几秒,慢慢点点头,“姜法官这案子到底怎么回事?”

大家这才转回正题,“侯老好人怎么说的?”

姜芮书又长长地叹了口气,用筷子戳了戳排骨,就是不说话。

“你倒是说呀?”

“怎么判的?”

“B区是不是故意欺负咱们C区的人啊?要真是这样,咱们可要讨个说法去。”

姜芮书低着头,听同事们越说越激动,突然说了声,“赢了。”

“就是欺负人嘛!不管从哪方面说姜法官……等等!”刘一丹的心情比姜芮书还要激动,说得口水快喷出来,猛然听到姜芮书的话,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瞪大眼睛看着姜芮书,“你刚才说什么?”

一直没啃声的朱玮霖淡定地复读:“赢了。”

一群人瞪着姜芮书。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