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零二章 希望

第二百零二章 希望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2  |  更新时间:

第二百零二章 希望

“你给大家交代清楚!”

姜芮书肩膀抖了抖,忍着笑,坦白从宽:“赢了。”

“好你个姜芮书!故意涮我们!”

大家反应过来,表示强烈谴责。

姜芮书十分大方,推了一瓶肉酱出来,“好了好了,是我不对,为了表示歉意,我请大家吃肉酱。”

“这还差不多!”

大家毫不客气坐下瓜分桌上的肉酱。

吴佳声突然惨叫:“你请吃肉酱,吃我的肉酱做什么?!!!!”

这可是他家亲亲女朋友做的爱心肉酱!!!

一下子,少了一半!

朱玮霖这个禽兽,听到他的叫声还加快动作狠狠地挖了一大勺!!

是人吗?!!!

但在一群吃货面前,一个试图阻止吃货的人势单力薄是没有反对权的,吴佳声眼睁睁看着自己今天刚带来的满满一罐肉酱,他自己都还没吃,眨眼间就去了一半!

吴佳声只觉得天昏地暗,自己怎么就跟这么一群禽兽做了同事?!!

大家闷笑,假装无辜,隔壁来蹭吃的任法官还一脸真情实意夸奖,“吴法官,你这肉酱味道真不错啊,吃了还想吃。”

当然不错了啊!他家女朋友十几年的手艺!

但你能做个人吗?吃了还想吃?你这么能咋不上天?!

“滚滚滚。”吴佳声一把夺回肉酱瓶,紧紧抱在怀里,目光警惕地扫过这群吃货,决定下次不在食堂吃饭了。

随后他给罪魁祸首瞪了眼,“你还没说清楚怎么回事?”

“对,快给大家说说庭审经过。”其他人都颇为好奇,要知道邱爽虽然是个十八线,但好歹是个艺人,还跟姜芮书是同学,这种案子没什么参考意义,但是八卦啊!

姜芮书先把聚会当晚的大致经过说了一遍。

“这案子应该原告全责啊!”任法官马发表意见。

“你一个刑事法官,别掺和我们民庭的事。”吴佳声还记着他刚才也挖了好大一勺肉酱,得了便宜还卖乖,看他最不顺眼。

“你这就不对了啊!不管刑庭还是民庭都是法庭,都是为了给老百姓主持正义而存在,你这是分裂主义!”

吴佳声直接给了他一个三百六十度白眼。

覃庭长笑着看他们斗嘴也不阻止,随后询问姜芮书,她对庭审过程还挺感兴趣的,“从明文法律上应该找不出支持原告诉求的条款,原告是怎么辩论的?”

姜芮书用肉酱拌了饭,咽下一口,这才缓缓道:“先是给我立了一个不良人设,让法官对我产生恶感,随后原告自己立了一个梦想破碎人生路断的悲惨人设谋求法官同情。”

“在没有确切法律支持的情况下,这可以说没有更好的方式,尤其碰到侯法官那样富于同情心的老好人法官,效果会更加显著,若是遇到你——你们这样比较年轻的科班出身的法官,这种策略效果有限,你们更喜欢有一是一,甚至有意打破人情的禁锢。”

姜芮书点头,如果主审法官是她,她会毫不犹豫判原告全责。

见几个年轻法官都微微皱起眉头,覃庭长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笑道:“我的意思不是说你们做得不对,相反你们过往都做得很好,这个案子如果是我主审,我也会判原告全责,我只是想说,侯法官的确喜欢和稀泥,这样的习惯在很多时候不是那么得人心,但是很多时候他也给予了许多人安慰和希望。”

几个年轻法官不由看着她。

覃庭长道:“不是所有的弱者都有理,我们大多数人经常会有各种小小的善恶念头,但这都不能认定就是一个坏人,意外发生的时候不会去分辨是好人还是坏人还是不好不坏的人,可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是坏人,侯法官那样的老好人作为法官或许会不够大快人心,可也会给一个绝望之人希望。”

她说着笑了笑,“我年轻的时候也比较心软,忍不住不分对错同情弱者,有一次我免除了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子违章开车引发事故的惩罚,他是个留守儿童,爷爷奶奶都不管他,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事对什么是错,很茫然,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体会,一个还没成年的孩子有着对未来稚嫩的无知,又有被历经生活困苦的沧桑,我看到他的时候很难受。”

“我了解了他的情况后,劝说原告和解,结果……”她轻轻笑了声,“我被原告骂了,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还跟领导投诉我,但我坚持说服原告,没有完全成功,仍然作出了利于被告的判决,为此我被骂得狗血淋头,说我圣母烂好心,最后还写了检讨。”

她微微笑着长长的叹了口气,“判决下来后,那孩子跟我保证会重新做人,虽然我不知道他现在变成了什么样的人,有没有做到当年的承诺,但是他听到判决的时候,眼里亮起的光,我认为自己没有做错。”

说到这里,她看着几个年轻人,“其实我当年的判决对原告是有些不公平的,就像你们有时候看到侯法官烂好心一样,如果换成现在的我,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跟你们说这些不是批评,只是想告诉你们,我们作为法官可能经常掌握着改变别人生活的权力,在保证公正的情况下,多给人一点希望。”

几个年轻法官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他们年轻的法官要么容易带入个人情绪,要么很能刚,这两点说不上哪个更好和更不好,但都需要改进就是了,法官这门职业,专业能力必须过硬,职业素养也需要时刻锤炼。

任法官深有感触,“正如刑法的目的是为了预防犯罪,法律的设立,最终是希望社会更美好和谐。”

“你一个刑庭法官,别拿刑法跟民法混在一块。”吴佳声怼他。

“刑法民法作用的领域不同,但两者千丝万缕,不能分开看嘛,覃庭长这翻话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认为应该庆祝一下。”任法官笑呵呵的,目光落到了他怀里的肉酱瓶上,极有暗示意味。

吴佳声抱紧瓶子,怒目而视:“泥奏凯!”

其他人忍俊不禁。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