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零五章 公道值几个钱

第二百零五章 公道值几个钱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7  |  更新时间:

第二百零五章 公道值几个钱

“你有什么证据?”衷涵不承认。

“当然,这只是我的初步猜测,但是专业人士可以鉴定真假。”姜芮书很坦诚。

“你唬我的吧?这么小的一个案子还请专业人士鉴定?”他眼里满满的怀疑,怀疑姜芮书诈自己。

“其实请专业人士鉴定对你也有好处,确定是吴先生推到了你,你可以跟他索赔,赔偿你医药费、误工费和精神损失费。”

衷涵却想也没想就反对:“不要!”

“为什么不要?”

衷涵脸色变幻莫测,咬牙道:“我不想搞那么复杂,医生说尾椎骨裂开不是什么大伤,养一两个月就好。”

“吴先生的意思是,他可以赔偿你医药费,但你要赔偿他修车钱。”

衷涵猛地抬头看吴良,吴良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点了点头,表示姜芮书说的没错,“一码归一码,你划伤我的车跟我推倒你是两码事,你真是因为我受伤,我赔你一万块都可以,但是你划伤我车子,那两千块必须赔!”

衷涵咬牙切齿:“一万块你能赔,就很缺这两千块?”

吴良露出一口大白牙,“小伙子,我可以实话告诉你,我不缺这两千块,但是这两千块代表的是公道,我可以亏钱,但不能亏了这公道。”

“公道值几个钱?!”

“公道对于有些人说等于麻烦,不值一文,但对于我来说就是一口气,气顺了我的日子才好过,而我不怕麻烦。”

衷涵嗤了声,嘲弄道:“也就你们有钱人才喜欢玩公道。”

吴良呵呵笑道:“你越这么说,我越觉得这个公道必须讨回来。”

“你——”衷涵气得鼻子都歪了,却不小心牵扯到尾椎骨,疼得直倒吸冷气,脸一下子白了。

吴良把一袋子的药扔给他,“这是你的药。”

衷涵心里憋着气,扭过头去不肯吃药。

“行吧,反正疼的也不是我,爱作死就作吧。”吴良也不是好性子的人,跟着问了句,“你家里怎么没人来看你?你这伤用不着住院,一会儿就麻溜走人啊,我可不会给你付住院费。”

“你特么不想负责?!”衷涵炸了。

“医生可说了,不用住院,回家吃药热敷不作死就能好。”

“我疼死了!就要住院!你不给我付住院费我就告你去!”

“行啊!你告啊!正好法官在这里,你告啊!”

“法官——”

“肃静!”姜芮书听他们又吵起来有点头大,“你们先别吵,听我说。”

吴良闭上了嘴。

衷涵却趁机嚷嚷:“法官,你可一定要给我做主!要不然我就上诉去!”

还敢威胁她!姜芮书喝道:“你也给我闭嘴。”

衷涵不甘地闭上了嘴。

姜芮书从旁边的病床拖了张椅子过来,跟其他两人保持平视角度,她先看了看吴良,吴良,吴良眼观鼻鼻观心,人爱较真,不怕麻烦,脾气也不是那么好,好在为人还是按规矩办事。

随后她的目光落在了衷涵身上。

根据提交的身份信息显示,衷涵是两个月前满的十八岁,在市里,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应该在读高中,或者考上了大学,再不然就是去学习技术,少有像他这样不上学的。

来医院的路上她一直在想衷涵的事,这孩子离开学校或许已不是一时半会儿,可能高中学业都没完成,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起了覃庭长说的话,只是衷涵眼里没有稚嫩的无知,反而十分狡猾,可这种狡猾,又何尝不是被生活逼出来的?

她看着衷涵,心平气和道:“衷涵,逃避解决不了问题,不论是从法律意义还是生理意义,你已经是个独立的成年人,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我说了,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根据相关规定,如果你无力赔偿,可以分期偿还欠款。”

“我现在受了伤,没法工作,我本来也没有工作,挣不到钱,哪来的钱赔?他根本不缺这两千块,非要跟我较劲,就是看我年轻欺负我!”

“吴先生有没有钱,跟你没钱是否需要赔偿没有因果关系,你需要赔偿只是因为你给他造成了损失,换一个人也一个道理,这不是你躲避赔偿的理由,法院也不会认可。”

衷涵干脆闭上了眼睛,一副不合作的态度。

吴良呵呵冷笑,“看来只能请家长了。”

“你敢!”衷涵仿佛被戳到死穴,瞬间从入定变成暴走。

“呵呵,我有什么不敢?你的家庭住址可都写着呢,今天我就去你家拜访。”

“你敢这样,老子跟你拼命!”

“小小年纪是谁老子?你儿子怕是连胚胎都不是,哦,像你这种小混蛋怕是连对象都找不到,你的万千子孙只能射到墙上吧?”吴良混社会的时间比衷涵年纪还长,损起人来贼恶毒。

“你特么——”

“你那天晚上为什么划伤吴先生的车子?”姜芮书突然问道。

衷涵的声音戛然而止。

姜芮书注意到他脸色变化,继续问:“为什么?”

“没什么为什么,就是看不顺眼,他们这些有钱人能买得起车,别说修车,直接换辆车都不成问题吧?我这是帮他找理由换车呢。”他又摆出一副赖皮模样。

吴良呵呵:“我把你的脸划伤,回头让你去整容,让你换张人模人样的脸,你乐意不?”

“你骂谁呢?!”

“我看脸要换,心肝脑都要换,这披着人皮,内里没个人样,不换当不成人。”

“你——”

吴良已经不耐烦跟这个小混混胡搅蛮缠,站起来跟姜芮书道:“姜法官,你看着办吧,反正那两千块我是一定要的,至于医药费没花多少,我就不要了,但是住院费我不会出,医生说的明明白白不用住院,所以他爱住院就住,我一分钱都不会出。”他看了看时间,“今天麻烦您来这一趟,还得麻烦您继续处理这事,态度我摆在这里,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变——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

说罢转身就走。

衷涵气得够呛,抓起药袋子朝他扔过去,但人已经走出病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