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零六章 冤家

第二百零六章 冤家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51  |  更新时间:

第二百零六章 冤家

他自己却又因为扯到尾椎骨,疼得哎哟直叫。

姜芮书真觉得这熊孩子自作自受太能作了,但看他疼得五官扭曲,也不能就这么把他扔在医院,只能再操点心:“衷涵。”

衷涵疼得直吸冷气,语气更加不耐烦,“干什么?!”

见他这么暴躁,姜芮书放弃了沟通,只道:“我去找一下医生,你换好衣服,我送你回家。”

“我不回!”

“吴先生说了不会给你付住院费,你要住也行,得自己付钱。”

衷涵眼神不善地盯着她,“你是不是收了他的好处,总是帮着他?”

“我找不出帮你的理由。”

衷涵想说有很多理由啊,但是自己想了想,发现真没什么理由,理儿全让姓吴的占了……

但他还是很警惕,觉得姜芮书这么好心,可能有另一个理由,“你该不会找家长告状吧?!”

“我没那么幼稚。”

“你保证?”

“保证。”姜芮书好性子道,“如果你不愿意,自己回家也可以。”

衷涵想了想,姓吴的已经走了,没人付住院费,没有好处他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有免费车回家为什么不要?

就是目的没达成,他心里特别不甘心。

姓吴的太过分了!

他不会这么放过姓吴的!

见他不反对,姜芮书转身去找了主治医生。

医生以为她是衷涵的家人,衷涵的伤情也没什么可以隐瞒的,便如实告诉她,衷涵的伤不碍事,只要吃点药静卧养伤就行,用不着住院。

姜芮书写过主治医生,估摸着衷涵已经换好衣服,便打道回病房。

电梯叮一声打开,走出两个人。

姜芮书一瞧,哟,老熟人。笑眯眯地打招呼:“秦律师,小赵律师。”

“姜法官。”赵思雨跟她打招呼,“好久不见。”

姜芮书也是很久没看到赵思雨跟在秦聿身边,“是挺久不见了,你最近跟秦律师?”

“嗯。”赵思雨是因为最近萧然休假去了,萧然把她塞回给秦聿,所以才会跟在秦聿后面跑委托,虽然有种自己是皮球被踢来踢去的感觉,但是律所里其他实习律师都很羡慕她,毕竟秦聿不爱带新人,能跟在他身后学习很难得,所以她一点也不排斥被塞回来。

秦聿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她,想起上午的事,怎么看她都有点不待见,语气也硬邦邦的:“你怎么在这儿?”

“来看一个当事人。”

秦聿语气有点嘲讽,“你还真热心。”

“你呢?”姜芮书看他一身西装革履,不像生病的样子。

秦聿顿了下:“……来看一个当事人。”

姜芮书噗嗤笑出声。

秦聿顿时拉长了脸,这女人嘴里就吐不出一句好话。

“先走一步。”冷冷丢下一句话,匆匆走开。

姜芮书笑,“回见。”

赵思雨很少见到秦聿这样疑似恼羞成怒的样子,有点好奇地回头看了眼姜芮书,姜芮书见她回头,微微笑着挥了挥手,好像跟他们,不对,是跟秦聿很熟稔,不是打过交道的法官和律师那种熟稔,而是……冤家间的那种熟稔。

真奇怪。

她摇摇头,连忙跟上秦聿的脚步。

回到病房,衷涵已经换好衣服,就是他脸色不大好,额头还冒着冷汗,估计是刚才换衣服的时候又扯到了尾椎骨。

“要扶吗?”姜芮书见他两腿外八字,不由问了句。

“不要!”衷涵想也不想就拒绝,一步一挪地扶着床绕到另一边。

“你干什么?”

刚说完就见他拎起床头桌上的水果篮,在姜芮书的目光下,脸有点发热,嘴上理直气壮道:“这是给我的果篮,不能便宜别人!”

姜芮书好笑,为一个果篮这么大动干戈,见他面上若无其事,动作却小心翼翼,同时有点心酸,一个几十块的果篮也这么宝贝,这孩子是真穷吧……

“我拎吧。”

衷涵看着她伸来的手,修长白皙,一看就是养尊处优养出来的。

也是,她这手顶多拿个小锤子,法庭上不是一直敲法槌吗?

“你拎得动吗?”这个果篮挺沉的,可别翻了,现在水果可贵了,掉一个都是浪费。

“连你我都拎得起来。”姜芮书不跟他废话,一把扯过果篮。

衷涵嗤了声,“吹牛吧你!”

“拎你可能有点夸张,但是公主抱什么的绝对没问题。”姜芮书看他的眼神大有可以试试的意思。

衷涵只觉得菊花一紧,感觉她不是开玩笑,连忙迈开步子往外走,他宁可疼死也不要被一个女人公主抱,丢脸死了!

姜芮书在后面慢悠悠跟着,心里挺满意,还是听话的嘛。

到了停车场,姜芮书让他在路边等着,她独自去找了车,把车开过来。

衷涵觉得她的车跟吴良的很像,都是红色的,很扎眼,便问:“你这是什么车?”

“马自达。”姜芮书把果篮放在副驾驶,让他坐后排,“你屁股疼,就躺后面吧。”

衷涵觉得躺着有点不好看,小心翼翼坐进去,试了下坐着真疼,便放弃了底线,侧躺到了后排上,只是他人瘦是瘦,但很高,整个人缩得像一只弓背的虾米。

“躺好了?”姜芮书回头看了眼。

“好了。”他瓮声瓮气道。

“那就走了。”

衷涵感觉车子微微震动起来,不由抓紧了座椅。他很少坐私家车,这辆车的内部空间不算大,但很干净,看起来很新,有淡淡的香水味,有点草木的味道,很好闻,不像工地和餐馆里那些女人身上刺鼻的香气,一点也不闷。

有点像姜法官这个人。

他抬起头,透过座椅的间隔看到姜芮书的小半张侧脸,白皙干净,一看就是很有知识很有教养的人,她这样的人应该从小学习很好,一路顺风顺水考大学考公务员,然后当了法官。

姜芮书透过后视镜看到他,问:“怎么了?”

他找了个话题:“你这辆车多少钱?”

“十来万吧,落地价没到十五万。”

“你当法官一个月多少钱?”

姜芮书笑,“怎么?你觉得我的工资买不起车吗?”

衷涵哼哼,“虽然你们公务员福利好,但工资普遍不高,有权没钱,所以经常出贪官。”

姜芮书点点头,“你知道还挺多。”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