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零七章 气性大

第二百零七章 气性大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3  |  更新时间:

第二百零七章 气性大

“新闻里经常有。”

“我只是一个法官,没那么大权力。”

“小官巨贪才更可怕。”

姜芮书笑着撇头看了他一眼,“你平时很关注时事新闻?”

衷涵冷笑,“这种事太多,想不听到都难。”

“这是国家在打击腐败,敢于面对自身存在的问题,试图变得越来越好,这么大一个国家不可能没有一点问题,就像一个很多孩子的母亲,母亲为了养大这些孩子压力很大,难免会有些地方顾及不到,比如某个孩子犯了错误没来得及纠正,比如某个孩子有些短板不够优秀,但是她已经在很努力的养大所有孩子,要让所有孩子都健康优秀的长大,需要多给她一点时间。”

衷涵平时在网上看到很多挑毛病的言论,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换了个角度,那些无法忍受的地方好像都变得可以理解,想一想好像也没错,就算只有一个孩子,当妈的也不一定能面面俱到。

这种看问题的方式截然不同,衷涵想了许久才找到一个词,豁然。

视野也宽了很多,不再那么激愤郁闷,反而叫人有了……期待和希望。

衷涵忍不住又觑了眼姜芮书,正巧又被姜芮书从后视镜里逮个正着,笑着问道:“这样想是不是觉得舒服很多?”

“你们公务员肯定说好话!”衷涵嗤声。

姜芮书笑了笑没跟他计较,顺手打了下方向盘,车轮压过减速带颠簸了一下。

“嗷!!!”衷涵毫无防备,屁股撞到座椅,一股汗毛乍起的剧痛从尾椎骨传来,痛得猪叫。

姜芮书透过后视镜看了眼,见他龇牙咧嘴捂住屁股,想碰又不敢碰,活似被那什么了似的,不由觉得有点好笑,说了声抱歉。

“你不能提醒一声!”衷涵怒吼。

“我已经放缓速度了。”

“那你也该说一声!”

“好的,下次一定会告诉你。”姜芮书脾气很好,完了说道:“不过你挺实在啊,为了碰瓷,把自己尾椎骨都摔裂了。”

“什么碰瓷?!”衷涵一听急了,“我就是被姓吴的推倒的!”

“哦。”姜芮书纠正说法,“那你真倒霉。”

“你——闭嘴!”衷涵觉得她说话特气人。

“年轻人不要那么大气性,生气会气血不畅,影响你尾椎骨恢复。”姜芮书心平气和劝他。

听她语气老气横秋,衷涵翻白眼,“你也没比我大多少,别用这种语气教训我!”

姜芮书握着方向盘,目视着前方,听到他的话微微笑了笑:“谢谢夸奖。”

“我哪里夸你了?”

姜芮书语气自然道:“虽然女人的年龄是秘密,但是你这么夸我,我觉得可以告诉你实情——其实我已经四十岁,可以当你的长辈了吧。”

衷涵目瞪口呆,四、四十岁??

“你开玩笑吧?!你这样能有四十岁?!!!!”

姜芮书透过后视镜又看了看他,“你见过二十岁的主审法官吗?”

“那也没那么老吧?”

“现在法官都要本科以上学历,考进法院后要当几年助理法官,当上主审法官基本都三十岁以上了,我当法官已经好几年,有四十岁有什么奇怪?”她一本正经道。

衷涵陷入了深深的怀疑中,他一直以为姜芮书就二十出头,比自己大不了几岁,谁知道听她这么一说,竟然比自己大二十几岁!

三观崩塌。

再看姜芮书的眼神都变了。

他试探着叫了声:“……阿姨?”

姜芮书差点笑出声来,笑着道:“你还是叫我姜法官吧,阿姨听起来太老。”

衷涵却好似找到了姜芮书的弱点,“你年纪这么大,害怕别人把你叫老?逃避是没用的。”

竟然拿她之前劝他的话来堵她。姜芮书岂会猜不到他是什么心思,但是小伙子还嫩了点,她道:“也可以,那就叫我姜阿姨吧。”

她态度这么坦然,衷涵反而觉得自己叫她阿姨会吃亏,尤其是想到自己开庭的时候还冲她口花花,啊,他竟然冲一个四十岁阿姨吹口哨……

他自己恶心了一会儿,没再提这茬,赶紧换了个话题,“你怎么驻颜有术的?不会是吃了唐僧肉什么的吧?”

“怎么可能?这世上可没有唐僧肉。”姜芮书道,“其实要保持年轻很简单,学会唱一首歌就行了。”

衷涵狐疑,“什么歌?”

姜芮书在播放器上点了几下,很快音响里响起一阵欢快的音乐,一个浑厚的中年男声语重心长唱道——

人生就像一场戏,今世有缘才相聚。

相处一处不容易,人人应该去珍惜。

世上万物般般有,哪能件件如我意。

为了小事发脾气,回想起来又何必。

他人气我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

生气伤肝又伤脾,促人衰老又生疾……

衷涵:“……”这是拐着弯说他脾气大吧?是吧?

等音乐结束,姜芮书还说了句,“你没生气吧?”

衷涵:“……”已经气到不想说话!!!

就在这时,车子突然颠簸了一下,衷涵差点滚到座椅下,哎哟惨叫了声。

姜芮书连忙道歉,“抱歉,刚才有个坑跑到轮胎下面没看到。”

“坑还能自己跑到轮胎下面?!”他失声叫道。

“但我真不是故意的,以前很少走这条路,不知道路况这么差。”

衷涵愤愤,觉得就是她故意的,故意气他。

“你再这样我就下车!跟法院投诉你虐待当事人!”

“好,我一定注意。”姜芮书嘴上应得好好的,见他横挑鼻子竖挑眼,心道年轻真好,活蹦乱跳的特别朝气。

就是气性大了点。

于是又开始放《莫生气》,希望他能领悟歌中的真谛。

衷涵想生气却又觉得生气都是浪费,干脆闭上了眼睛,眼不见心不烦,用意念去抵抗洗脑歌。

但是等车子停下的时候,他已经被“不气不气真不气”洗脑,脑子里尽是这个旋律在循环,在姜芮书叫他的时候,他还不自觉哼出了声。

衷涵:“……”

这见鬼的洗脑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