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一十章 姜法官的故事

第二百一十章 姜法官的故事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1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一十章 姜法官的故事

衷涵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你认识我外公外婆?”

“不认识。”姜芮书看他反应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其实也不难猜,看家里的布置就知道了,老太太总是把自己的东西放在角落,而衷涵说起自己外公的时候,语气亲近又有点复杂,所以他以前应该没少跟外公发生冲突。

说起外婆的时候,他的语气和表情都很柔和,说明他跟外婆很亲。

他这样叛逆的性子跟老人家关系好,肯定是老人家无条件宠爱他。

这样老两口的脾气也就不难猜。

“那你怎么知道?”

姜芮书微微笑了笑,继续说出自己的猜测,“你小时候学习应该挺好,经常得奖状,体育也不错,应该经常参加学校运动会,还拿过奖。”

“你以前应该有不少朋友,在班里也很受欢迎,但是后来,这些朋友都慢慢疏远了,原因应该是你离开了学校,或者更准确说,是你开始变成……”姜芮书顿了顿,嘴里吐出三个字,“坏学生。”

衷涵咬牙。

“中考那一年,你外公去世,对你打击很大,家里供不起你读书,你生母回来要卖房子,对你的影响也很大,无能为力的你开始自暴自弃,最终没有考好高中……”姜芮书看着他,补充了一句:“或者说,你故意破罐子破摔,因为,考上了也读不起。”

衷涵抓紧了被单,目光紧紧盯着她。

“离开学校后,你刚满十六岁,可以出来工作,但是你没什么技能,除了搬砖洗碗这些没有技术性的工作,你做不了别的,工资很少却很累。或许你有满腔的雄心壮志,认为自己没有学历也能做出一番事业来,以后让那对男女后悔……”

姜芮书娓娓道来,仿佛亲眼所见。

“卧槽……”衷涵越听越心惊,“你们法官还会算命?”

姜芮书笑,“不会,但我会心理学。怎么样,还准吧?”

老师说过,做一个律师,察言观色是吃饭的本事,不能不懂心理学,所以她专研过这门学科。

她每说一句话都在观察衷涵的表情,从他的表情反馈来判断自己的猜测是否准确,衷涵在他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况下给了她很多提示。

当然,心理学猜不到这么多,她能得到这么多信息还有赖于多年的法官经验。

当法官这些年,她见过形形色色的人群,懵懂无知的孩子、叛逆狂妄的少年、冲动闯祸的青年、茫然无力的中年人、孤苦无依的老人,见过各种类型的人,有的善良豁达,有的恩将仇报,有的宽厚仁义,有的斤斤计较……

很多不幸背后,原因和背景是相似的。

衷涵憋着不说话,憋了半天还是没忍住:“那个心理学能把人看穿?”

“不能。”姜芮书倒没有哄骗他的意思,“只是分析个大概。”

“分析个大概能猜到这么多这么准?!你真没有调查我的背景?”衷涵不大相信。

“没有。”姜芮书十分坦然。

“那你怎么知道我跟外婆更亲?”

“一般小孩都跟阿婆亲,你自己不也这么说。”

衷涵:“……”

姜芮书不再逗她,“你已经十八岁,你外婆一个老人家应该管不着你,可是你一直很怕我和吴先生找家长告状,肯定是担心她被为难伤心什么的,足以说明你跟她的关系。”

“……那你怎么知道我小时候成绩好?”

“客厅去墙上有几张奖状,全是三好学生和体育奖,所以你以前肯定学习和体育很好。”

衷涵:“……”

他还以为这女人多牛逼,结果她是看到的!

“那你怎么知道我朋友多?”

姜芮书把目光投向靠墙那个乱七八糟的书架,上面贴了几张衷涵和同学们勾肩搭背的照片,不知道衷涵是忘记了还是故意留着,照片已经发黄,“你们笑得那么开心,肯定关系好。”

衷涵:“……”

他自虐般地问:“那你怎么知道我中考故意考差?”

“一个学习一直很好的孩子,突然考得很糟糕,要么是外因影响,于你而言最可能的就是外公去世,要么是自己不想读了,你外公去世,家里供不起你上学,你不想给外婆增加负担,又不想让外婆担心,考差是最合理的办法。”

衷涵默然。

过了许久,他才缓缓开口:“前两个月外婆生了一场病,病好后整天说她老了,希望我有个稳定的工作,以后她不在了我也能照顾自己。所以我打算找个工作,给人当学徒也好,托了很多人,外婆知道了很高兴,还把积蓄都拿出来给我送礼,好不容易终于找到了门路,人家也答应让我试试,我以为成了,结果去了才知道,人家说给我试试,只是给我去走一趟凑人数,实际名额早就内定了。”

他嘲弄地扯了扯嘴角,继续说:“我心情不大好,就喝了点酒,看到路边停得好好的车突然忍不住想,为什么别人做什么都那么轻松,我找个正经点的工作都不行?为什么别人的父母就那么好,我的父母却不要我?不要我为什么要生下我?为什么外公去的那么早,我都还来不及孝顺他?为什么别人能好好的读书,我还没成年就要想办法养活自己?为什么别人生来就那么优越,而我用尽全力连别人的起跑线都够不着……这个世界真不公平!”

他握紧了双拳,满眼悲愤,越想越觉得不公平。

“所以你就是心情不好,泄愤划伤别人的车,运气不好被逮个正着。”

姜芮书一句话破坏了所有的情绪。

衷涵:“……”

一想那天被逮住的场面,他还愤愤,“姓吴的贼坏!不动口不动手直接就把我送派出所!那么麻溜,肯定没少这么干!”

人家这叫有规有矩,没有当场揍你一顿已经算好了。

姜芮书道:“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惨?命运对你很不公平?”

“难道不是?”

姜芮书摇了摇头,看他的眼神仿佛看一个无知少年,“那你想听我的故事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