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一十三章 无偿代理

第二百一十三章 无偿代理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332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一十三章 无偿代理

“不用不用,就在二楼。”阿婆连连摆手。

姜芮书心中有所猜测,笑道:“没事,我帮您拎篮子。”

阿婆见这白白净净的姑娘这么热心,心里也喜欢得紧,笑呵呵道:“那就麻烦你了,我家就在楼梯口。”

姜芮书抬头一看,还真是衷涵家。

她点点头,护着阿婆慢慢爬上二楼。

到了门口,阿婆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大概是眼神不好,她一个一个地摸索,最后才确定是哪一把钥匙,可是开锁的时候,手哆哆嗦嗦地总是对不准钥匙孔。

姜芮书见了握住阿婆的手,帮她把钥匙插进锁芯。

咔哒一声,门开了。

阿婆眼睛笑成一条缝,“谢谢你了,姑娘。”

“不客气,您进去吧,我也回家了。”

阿婆挥挥手,“诶,好,好走。”

衷涵在房间里听到外面的动静,便知道外婆回来了,果然过了一会儿就见外婆慢悠悠走进来,他叫了声,“外婆。”

“涵涵在啊。”听到外孙的声音,阿婆放下东西,开心地走过来,等看到衷涵躺在床上,脸色有点不大对,不由问道:“这是怎么啦?”

衷涵不以为意地摆摆手,“摔了跤,屁股有点疼,没什么事。”

阿婆想屁股肉多,能摔到屁股疼,肯定摔得挺厉害,顿时有点紧张:“要不要擦点药酒?”

“没事没事,我就是想躺着。”

阿婆想起平常外孙也是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见他说话中气十足的应该问题不大,便点点头:“那你疼的话就擦点药酒,上次买的药酒还剩大半瓶呢。”

衷涵有点心酸,上次他跟人打架浑身是伤,阿婆抹着眼泪给他擦药酒,劝他找个正经工作,才发生了后来的种种。

“外婆,过阵子我就给人当学徒去,好好学一门技术,以后找个稳定工作。”

阿婆笑着点点头,没说什么。

衷涵也知道自己说话不算话的次数太多,外婆已经不大相信自己,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发了狠这次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

他换了个话题,“刚才听到门口好像有人在说?”

“哦,是个白净漂亮的姑娘,刚才在楼下遇到,她看我卖鞋垫,就好心跟我买了几双鞋垫,还送我上来。”外孙难得这么心平气和跟自己说话,阿婆很开心,话不由多了些。

衷涵心头一紧,“长什么样?”

“很高挑,白白净净的,像大学生,但比隔壁刘阿婆家考上大学的美美要好看。”

“穿什么衣服?”

“牛仔裤白短袖。”

刚在楼下遇到,穿牛仔裤白短袖,那不就是姜芮书?!他顿时菊花一紧,连忙问道:“她没跟你说什么吧?”

“人家跟我又不认识,只是好心才搭理我这个老太婆。”阿婆还以为他动了花花肠子,虽然她疼爱外孙,但自己外孙要什么没什么,人家那姑娘一看就是好人家的孩子,不可能看上自家这个小混混,但直接说有点伤自尊,她隐晦道:“人家不住这里,早就走了。”

衷涵:“……”

外婆这是以为他对姑娘家动心思了?

谁特么对那个黑心法官动心思?!就那种满口谎言的女人,从里到外都是黑的,谁招惹她肯定会被吃得渣都不剩,谁敢碰啊?

“她真没跟你说什么?”

“没有没有。”阿婆连连摆手,心里有点忧愁,涵涵这孩子眼光这么高,以后可怎么找女朋友?

衷涵不知道自己外婆已经在脑补自己眼光高,确定姜芮书没跟外婆说什么,他大大的松了口气,没说就好,不然……不然他就赖账死不赔钱!

但是两千块他现在真的拿不出来,一时半会儿又找不到工作,该怎么办……

-

C区人民医院。

秦聿带着赵思雨很快找到了委托人的病房,还没走进病房,就见两个护士端着托盘从病房里迎面走来,其中一个护士小声道:“301病房那个女人好可怜,浑身没一点好皮,听说是被老公打的,到现在她家还没人过来……”

“你可别同情她。”另一个护士连忙道,“她上次被打也是来我们医院,只不过没这次严重,我听说她是被老公打的,劝她离婚得了,结果她老公跟领导投诉我,说我破坏人家家庭,肯定是她告诉了她老公,气死我了!”

“这样啊?”

“所以叫你别多管闲事,到时候别好人没当成还没咬一口。”

“幸好我没说什么。”

赵思雨回头看了看路过的两个护士,突然回过味来:“301就是我们委托人的病房吧?”

秦聿嗯了声,脚步不停,很快来到301病房。

赵思雨透过窗户往里看了眼,病床上躺着一个女人,一动也不动,不知是睡着了还是在休息。秦聿站在门口不动,她很识趣地充当了助理小妹,抬手敲门,然后推门而入。

病床上的女人听到动静睁开眼睛,见到西装革履的一男一女,她有点迟疑地说:“秦律师?”

“彭女士。”秦聿颔首,“我是秦聿,大安律所的律师,我身边的是赵思雨赵律师,大安律所实习律师。”

赵思雨暗暗打量她,刚才那两个护士说的被家暴的女人应该就是这位彭女士,但是脸色白里泛青,没有别的痕迹,那伤痕应该都在身上吧。

她跟着萧然也遇到过家暴案,这样家暴不露痕迹的还是第一次见到,听到秦聿介绍自己,她朝对方微笑着点了点头,“彭女士,你好。”

彭玲扯开了一个勉强的笑,“你们坐。”

赵思雨经过几个月锻炼,已经很有眼色,马上搬了椅子给秦聿,随后给自己才给也办了一张椅子,放在秦聿身边。

彭玲是第一次跟律师打交道,尤其是见来的男律师气派很大,收费可能很贵,自己不一定请得起,忐忑道:“秦律师,你们怎么收费的?上次是C区法院一个女法官给我推荐了你们律所,所以我才打电话询问,我只是想询问一下合不合适,我们现在还不算形成那什么委托吧?”

“C区法院女法官?”赵思雨怎么觉得有点熟悉,“谁?”

“一个很年轻的女法官。”

“姜法官?”

“好像是姓姜吧。”

“这次委托是无偿的。”秦聿道。

赵思雨原本还奇怪,所里的律师们每年都会接一些无偿的委托,免费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委托人打官司,这个委托就是大安接的无偿委托,没有强制性,谁乐意接谁接,可她还没见过秦聿做无偿代理,知道秦聿接这个委托的时候,她做出过很多猜测。

现在破案了,原来是姜法官推荐的。

随后她更加奇怪,姜法官推荐有什么与众不同,能让秦聿这个铁公鸡守财奴接无偿委托?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