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一十四章 对家暴要零容忍

第二百一十四章 对家暴要零容忍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75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一十四章 对家暴要零容忍

听到是无偿的,彭玲放宽了心,但还是问了句:“我能问问为什么是无偿的吗?”

秦聿没开口,赵思雨解释道:“我们大安每年都会无偿帮一些需帮助的人打官司,因为你表明自己经济困难,又表示案子棘手,所以秦律师来了,他是我们律所最优秀的律师,对你这类案子很有经验。”

难怪气派这么大,彭玲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么好的事,不但能得到无偿帮助,还是最优秀的律师帮自己,连连道谢:“那真的太感谢你们了,谢谢,谢谢。”

赵思雨看了眼秦聿,见他还是没有开口的意思,便道:“彭女士,你还是先跟我们说说你的诉求和情况吧。”

“我……”彭玲双手下意识绞在一起,似乎难以开口。

“彭女士,你不用担心,就算还没签订委托协议,你跟我们说的话我们也会保密。”赵思雨看出她的忐忑和担忧,特地说明了一句。

有了赵思雨的保证,她心里的担忧顿时淡了许多,抬头看看着两个律师,赵思雨看起来很好说话,而秦聿一看就不好惹,但律师越厉害越能帮她。在赵思雨鼓励的眼神下,她咬咬牙,道:“我要离婚!”

赵思雨想起那两个护士的话,问道:“能告诉我们你想离婚的理由吗?”

彭玲撸起了自己的袖子,上面青一块紫一块,还有烫伤的痕迹,形容可怖。

赵思雨起身过去一瞧,顿时捂住了嘴:“天哪,这都是打的?”

彭玲默默点了点头,声音也低沉了许多,“我和他是相亲认识的,第一眼双方感觉都不错,确定关系后没多久就领了证,婚后有段时间过得不错,但没想到他喝了酒就完全变了样……”说到这里,她似乎想起了被打的情形,下意识瑟缩了一下。

“这不是第一次了吧?”赵思雨看到上面有些伤不像是新伤。

彭玲含泪点头,“一喝酒就喜欢动手,劝都劝不住。”

家暴男什么的最可恶了!赵思雨气愤不已:“喝酒就打人?你有没有报警?这已经算是虐待了。”

彭玲摇摇头。

“报警没用吗?”赵思雨皱眉,现在还挺多这种情况,被家暴报警后,警察来了后批评了一下施暴者就完事,根本不起什么作用,施暴者反而可能因为受害者报警而变本加厉。

“警察也不好插手家务事吧?”彭玲含糊道。

“家暴从来不是家务事!家暴严重者构成犯罪,是会被判刑的。”赵思雨其实有点不大满意家暴这一块的法律,虽然已经有立法,但还是不够全面。

“这、这么严重?”

“每个人的人身安全不容侵犯,不论是谁,打人就是违法,严重就是犯罪。”赵思雨斩钉截铁道,“你放心,家暴是重大过错,起诉到法院一定可以离婚!”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秦聿开口了,“你以前有没有报过警?”

彭玲虽然觉得他厉害,但面对他也有点忐忑,不知为什么还有点心虚,“有,有报过……”

“警察没帮你?”

彭玲在他锋利的目光下,感觉自己已经被看穿,不敢糊弄:“不,不是。”她感觉很羞耻,死死地垂下了头:“他是头婚,我是二婚,一直觉得有点亏欠他,我二婚再离婚会很难看,就想忍忍就过去了……”

赵思雨还以为是警察不作为,顿时有点怒其不争:“对家暴一定要零容忍!就算他跪在你面前认错求饶,你容忍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无数次!”

她跟着萧然做过不少离婚案,就碰到不少因家暴离婚的案子,很多女性总觉得忍忍就过去了,日子不就是这么磕磕碰碰过的吗?但实际上家暴会上瘾,一旦受害者表现忍让,施暴者就会变本加厉,甚至她见过一个当事人离婚后还被家暴男纠缠殴打,最后被逼上天台差点跳楼自杀。

彭玲被说得抬不起头。

“这次你没有报警?”秦聿又问。

彭玲很怕他不满意,怯怯道,“没有……”

“现在马上报警。”

彭玲愣住,“报警做什么?”

“取证。”秦聿道,“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

“他是昨晚打的,现在还能报警?”

“可以。开庭需要一段时间,有了人身安全保护令,你丈夫不能接近你,你可以安心等待开庭,有家暴证据,只要你不接受调解,一次开庭就能离婚。”秦聿雷厉风行,“另外关于抚养权和财产分割,我需要你提供详细信息,以及你的个人意愿。”

“我们……没有孩子,财产也没什么,结婚的时候房子是他的,车也是他的……”彭玲抬不起头来。

秦聿的神情一丝波动也没有,仍然公事公办问道:“作为家暴受害者,你有权索赔,你是否要向你丈夫索赔?”

他的态度让彭玲轻松不少,她原本以为自己要净身出户,不大确定地问:“可以要他赔钱?”

“可以。”

赵思雨插了句:“应该索赔!他打你,就应该赔偿!”可不能便宜了家暴男!

“真的?”

“当然!”赵思雨肯定道,“不仅包括物质赔偿,还有精神损害赔偿!”

“那……”彭玲鼓起勇气,在赵思雨热切的目光下,心一横,“那我听你们的。”

秦聿眉头微微一蹙,但没说什么,示意赵思雨:“如果没有的问题就在协议上签字。”

赵思雨反应过来,连忙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文件,“这是委托协议。”

就在这时,外面一阵喧嚣,很快,几个人闯进病房,看到里面的两个律师,马上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说话气势汹汹的是个干瘦的老头,在看清楚西装革履的一男一女后,他心里顿时警惕起来,“你们什么人?”

彭玲下意识躲到赵思雨身后,把委托书藏到被子里,但是老头旁边的一个老太太眼睛毒,一眼就看到她的小动作,马上窜上来一把揪住她的手。彭玲身上有伤,被她碰到,忍不住叫了声,赵思雨见状连忙拦住老太太,“你干什么?!”

“我还想问你干什么?!你什么人啊!怎么在我媳妇病房里?”老太太别看瘦,劲儿却很大,赵思雨被她打了一下,手臂一下子红了。

“我们是律师。”赵思雨大义凌然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