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一十五章 母猪能上天

第二百一十五章 母猪能上天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65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一十五章 母猪能上天

“律师?!”老太太尖叫,猛地看向彭玲,“你叫律师干什么?!”

彭玲不敢开口,赵思雨替她说:“彭女士委托我们为她处理离婚事宜!”

“什么?!”

三声尖叫异口同声。

赵思雨这才看清楚老头和老太太身后还有个三十出头的男人,瘦高个,看来全家都是干瘦体质,彭玲看到他有点害怕,估计就是她那个二婚丈夫,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站在爹妈后面斯斯文文的,不像是会家暴的人。

“离什么婚?”老太太一下子反应过来,“彭玲,你要离婚?!”

彭玲往后缩了缩,被老太太吓到。

赵思雨拦在她前面,“是的,因为长期遭受家暴,彭女士已经决定离婚,我们将作为彭律师的代理律师起诉离婚。”

老太太想说话,被老头拉住,他打量着秦聿和赵思雨,不大赞同道:“两位律师,他们两口子发生了点冲突,这次是黄维不对,也难怪彭玲生气,但他们平时感情很好,到不了离婚那一步,你们还是走吧。”

“一点冲突?”赵思雨气笑了,她可不相信自己儿子家暴,这老头会不知道,对他没什么好感,“把人打进医院还叫一点冲突?您儿子可不是第一次了,这叫屡教不改,”

“夫妻间吵吵闹闹动点手算什么?日子不就是这么磕磕绊绊过下来的?就你们这种小姑娘才奢望什么爱情,要男人把你们捧在手心,一个个以为自己是公主,可你们有那个命吗?也难怪现在嫁不出去的女孩越来越多,我们那年代可没你们这么作。”老太太看这种爱闹事的年轻人不顺眼,尤其是他们来搞离婚的。

“夫妻之间就应该相互尊重爱护,动手打人就是不对!您儿子这叫家暴,是违法的!不是磕磕绊绊过日子。”感受到老太太的鄙视,赵思雨还觉得她思想有问题。

“我们上一辈就这么过来的,怎么到你们就不是了?要我说是不是你们鼓动彭玲离婚的?以前跟黄维吵架后都好好的,就这次要闹离婚,就是你们怂恿的吧?”

“我们怂恿彭女士离婚干什么?”赵思雨觉得这个老太太脑路清奇。

“离婚才用得着你们,你们才有钱拿!”老太太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律师说得好听,就是一事儿精,古代叫做讼棍,就说他们是搅屎棍。

“我们接彭女士的委托是无偿的。”

“有这么好的事情?不要钱才可怕,你们算计的比要钱还多吧!”老太太还会挑拨离间,“彭玲,你可要想清楚,这些律师最心黑了,我们普通老百姓不懂法律,真要听了他们的,万一给你下套让你签了什么协议,到时候你反悔都没办法,还不得被忽悠死?”

彭玲闻言愣了一下,下意识看着两个律师,顿时觉得被子里的委托书有点烫手,她还没来得及看上面写了什么,听了老太太的话,不由有些犹豫。

见她犹豫,老头马上劝道:“是啊,彭玲,哪家过日子不是这么过?回头让黄维在房产证上加上你的名字,以后他不敢再对你不好,现在离婚你可什么都得不到,说出去也不好听。”

说着他给儿子使了个眼神。

后面的男子马上走上前,在彭玲病床前扑通一声跪下,举手发誓:“玲玲,你原谅我吧!以后我再也不喝酒了,一定好好对你,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以后我再犯就叫我不得好死!”

彭玲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你,你起来!”

“你不原谅我,我就不起来!”黄维红着眼睛,挪动膝盖,想握住彭玲的手,但彭玲下意识地缩了回去,他只能无比深情地看着彭玲,“玲玲,这次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我们都还没有孩子,等身体调理好,我们就生个孩子,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彭玲的呼吸变得粗重,心里挣扎起来。

赵思雨一见就知道她又心软了,连忙劝道:“彭女士,你可好好想清楚,他以前有没有认错过?有改过吗?”

彭玲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许多,是啊,这不是黄维第一次认错,每次打了她,他就会哭着求饶,保证以后不会再打她,可实际呢,每次他喝了酒还是会动手。

老太太见状竖起眉毛怒道:“我说小姑娘,常言道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你不劝和就罢了,还怂恿我家儿媳妇离婚,安的什么心?别不是你自己嫁不出去也见不得别人好吧?!”

“我就问以前这位黄先生打彭女士的时候,有没有保证过以后再也不打人?做到了没有?”赵思雨不跟她吵无关问题,揪着关键问题不放,家暴男的保证能信,母猪都能上天了!

“这是我们家务事,跟你无关!”

“彭女士请我们来,跟我们就有关系。”

这时老头看明白了,这个一直说话的女律师不管事,真正拿主意的是一直没说话的男律师,于是他看着秦聿道:“这位律师先生,我们自家的事关起门来自己商量就行,不用你们掺和,我们家也不会让你们掺和,你们走吧。”他从钱包里掏出几张毛爷爷,“也不让你们白跑一趟,这算是给你们的车费和跑腿费。”

秦聿眼皮动了动,瞥了眼他递过来的纸币,三百块,当车费绰绰有余。

“拿着吧。”老头想塞进秦聿手里。

秦聿轻轻侧身,避开他伸来的手。

老头的手一僵,脸色顿时有点不大好,又抽了三张出来:“这够了吧?”

“请我们来的是彭女士,我们走不走,由她说了算。”秦聿如金石相击的声音在病房里响起。

黄家三口人马上看着彭玲。

“彭玲,快让他们走,家丑不外扬,这事传出去所有人都会看我们的笑话,以后头都抬不起来。”

“是啊,黄维这次是真心认错,我们老两口在这里作证,保证他不会再犯,你年纪也不小了,又没个孩子,再离婚可怎么办?”

老两口劝说,黄维跟着哀求道:“玲玲,你就原谅我吧!这事最后一次,我保证!”

彭玲不知所措。

赵思雨想说什么,被秦聿拉住。

秦聿道:“看来彭女士还没考虑好,等你考虑好再联系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