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一十六章 帮一个是一个

第二百一十六章 帮一个是一个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1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一十六章 帮一个是一个

“哎,你就这么走了,彭女士怎么办?”好不容易追上秦聿的脚步,赵思雨轻喘着问,不大满意秦聿就这么把委托人丢下。

秦聿按开电梯,一脚踏进去,“还没签协议,不是委托人,没有维护义务。”

“她要签了的,只是黄家人在阻挠她。”

“我给了她再联系的机会。”

“可是……”

“你刚才犯了三个错误。”秦聿眸光高冷,“第一,情绪管理太差,过于主观,现在你接的是受害者的委托,改变你接的是施暴者的委托,你是不是要给原告当卧底?第二,什么都没搞清楚就鼓动当事人离婚,起诉离婚法院第一道程序就是调解,你比法院还厉害?第三,没拿到委托就掺和别人家事,你以为你是谁?拯救世界的圣母?”

赵思雨不服气,“遇到家暴男还不赶紧离,留着等过年?”

“离不离是当事人应该做的决定,别人自甘堕落也不关你的事。”

“很多人不懂反抗,更不懂用法律维护自己,这就需要我们这些专业人士的帮助,这就是我们存在的价值。”

“自救者才值得被救,有些人哭弱不过是装可怜博同情,躲在别人背后想让某些自以为正义的人出头。”秦聿看她的眼神不言而喻,没错,说的就是你。

“彭女士不是这样的人,她只是性格比较软弱。”

“这世上性格软弱的人比比皆是,你帮得过来?”

“帮一个是一个!”

“那你去帮吧。”

秦聿丢下这么一句话,电梯刚好打开,他都也不回走出去。

赵思雨跺脚,到底不敢擅自行动,愤愤地跟了上去。

这一晚她辗转反侧,总担心彭玲被家暴男的甜言蜜语和道歉认错哄骗,就这么轻轻放过,家暴这个问题不是随随便便说改就能改,尤其是像彭玲这样性格软弱,而她丈夫又屡次不改的,她一点也不相信彭玲丈夫会轻易改好。

她决定第二天再去找彭玲谈谈,第二天上午回律所取东西的时候,她碰到了刚来的秦聿。

她连忙追上秦聿的脚步,“我今天要跟彭女士谈一谈。”

秦聿瞥了她一眼,一点也不奇怪她会有这种想法,开口就道:“不准去。”

赵思雨原本只是想告知他一声,要是他不准自己上班期间去,那她自己就抽空再去,谁想他这么独裁,竟然直接不准她去,顿时跳脚:“为什么?”

“没意义。”

“你因为没钱赚,所以一点都不上心吧?!”赵思雨气呼呼,她就说这个守财奴葛朗台怎么突然接无偿委托,恐怕是姜法官那边有交代,他才不情不愿接了,碰到当事人放弃委托,他肯定很高兴吧!

这时,陶霖凑过来说:“有个姓彭的女士在接待室,指名找你。”

“彭女士?”赵思雨一想就想到了彭玲,“是不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不爱说话,比较内向。”

“对。”

秦聿道:“让她稍等,我马上就来。”

“那我先去见见彭女士。”赵思雨十分积极。

秦聿不置可否,大步走开。

“以前在京城的时候……”陶霖突然说了句:“他每年接的无偿委托是所里最多的。”

“哈?”赵思雨茫然,秦聿做过很多无偿委托?

陶霖看着她,“小姑娘,你眼力劲儿还得练,有些人啊,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

什么跟什么?赵思雨做了个鬼脸,转身去接待室见当事人。

“彭女士。”

彭玲坐在接待室的小沙发上,听到有人叫自己回头,连忙站起来,见是赵思雨,马上想起了昨天的事,顿时有点羞愧:“赵律师,你好。”

赵思雨打量她:“你出院了?”

彭玲低下头,“没,没有,我自己跑出来的。”

赵思雨更惊讶了,“那你……这么早来我们律所是想找秦律师?”

彭玲看着自己搅在一起的双手,点了点头。

赵思雨走进去,见她面前的茶几放着一杯热茶和几块饼干,那饼干是负责接待的小姐姐经常吃的代餐饼干,所以彭玲是大清早没吃早餐就来了?

“秦律师刚到,一会儿就来,你先吃点东西吧。”赵思雨说着又问,“饼干喜欢吗?不喜欢的话,我那里还有一块提拉米苏。”

“谢谢,谢谢赵律师,不用了。”彭玲还是有点紧张,拘谨地坐回去,见赵思雨真的不在意,这才拿起饼干吃了一点。

赵思雨在她对面坐下,“彭女士,你这次来找秦律师,你丈夫知道吗?”

彭玲正吃着饼干,听到这句话饼干一下子呛进了嗓子眼里,猛烈地咳嗽起来。赵思雨连忙把茶水递给她,狠狠灌了一口,她才缓过气来,慢慢摇了摇头,“我偷偷跑出来的,昨天……很对不起,你们好心帮忙,可是我还不知好歹……”

赵思雨笑道:“没关系,毕竟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你不信任我们也正常。”

“你们走之后,他们又跟我说了很多,还说等我出院就让我把工作辞了,安心在家当全职太太,不用在去外面受气,正好把身体调理好早点生个孩子。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不踏实,就说想喝黄维炖的鸡汤,以前我们处对象的时候他炖过鸡汤给我喝,手艺挺好的。黄维答应得很好,可是他送来的鸡汤……我问了护士,护士说医院附近一家餐馆专门卖鸡汤,就是这个味道,医院很多人在那里买……”

她抹了抹眼角,勉强道:“我知道自己矫情,可是他觉得麻烦可以跟我直说,我又不是什么娇气的人,明明是买来的东西,非说是自己做的,还说自己多辛苦,我……”

赵思雨递了张纸巾给她,“我能理解,这不是矫情,是他表现太差,经不起考验,还总想骗人,不是你的错。”

彭玲低低地道了声谢,“我知道你们律师都应该很强势,肯定不喜欢我这么软弱的人,你们无偿帮我打官司,可我却还犹豫,我知道秦律师肯定起瞧不上我不知好歹的人,但我还是想再来求求他……”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