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二十二章 看电影

第二百二十二章 看电影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84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二十二章 看电影

抱着姜大橘,姜芮书遗憾地离开了秦聿家。

钱清昊看到了她朋友圈发的那条状态,发了条语音过来,打趣道:“听说姜法官改行了?”

姜芮书一听就知道他看了自己的朋友圈,把姜大橘递给范阿姨去洗爪爪,笑道:“是啊,可惜我不适合干这行,只能赔本送人。”

她很自然地开了个玩笑,钱清昊唇角忍不住上扬,“都送出去了吗?”

姜芮书看了下自己的朋友圈,回复道:“还有两双男士鞋垫没人要,我打算周末把旧衣服收拾收拾,一块捐到旧衣服箱里。”

“可以给我吗?”

姜芮书讶然,想了想钱清昊平日里的打扮,应该不需要这种鞋垫吧?一时间忍不住多想了一点,想起了秦聿说的那两句话,不过钱清昊应该没这个意思吧?

她还是问了句:“你应该不需要吧?”

“我只是想……”他顿了顿,“要你送的东西。”

姜芮书了然,不由笑了:“你在跟我索要礼物吗?”

他笑,“如果你愿意的话。”

“这次还是算了吧,其实这几双鞋垫我原本是好意照顾一个阿婆的生意买的,但买回来发现用不着,束之高阁未免浪费阿婆的劳动成果,所以才想送给需要的话,你不需要就不给你了,真要送礼物,我不会送这个。”

“这么说我可以有点新的期待?”

他真的太懂接话了,但姜芮书一点反感没有,微微笑了笑:“嗯,但期待不要太高。”

“那我可以指定吗?”

可会打蛇上棍得寸进尺,偏偏叫人产生不了恶感。姜芮书失笑,“指定什么?”

“给我一个晚上,请你吃一顿饭。”他语声含笑,“上次说给你庆祝,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间,这周末可以吗?”

跟邱爽打赢官司后,原本说要庆祝一下,结果姜芮书一直忙,时间便一直往后推。

她想了想,这周日不加班。

好像也没什么理由要推下去。

一个不讨厌,相处融洽,优秀单身的男士,可以给一个接触彼此的机会。

“好啊。”她说,“我随意。”

-

周日这天,姜芮书还是主动加了半天班,范阿姨见她周末大早上还爬起来工作,不由有些心疼。其实她挺享受这样的忙碌,有一种重回高中时代刷题的感觉,特别充实也特别有成就感。

范阿姨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变着花样做好吃的给她补身体,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后,她总算放下了手头的工作,换了身衣服准备出门。

范阿姨见她特意打扮过,问道:“芮书,你晚上回来吃饭吗?”

“应该不回了。”姜芮书一边换鞋一边道。

范阿姨嗅到一点不寻常的气息,“你跟朋友去玩?”

她系好鞋带,抬头一笑,“跟人看电影。”

-

“金湖路,到了。开左边门,下车请注意安全。We are now at Jinhu road.Doors will open on the left……”

周末的地铁上人很少,尤其是这条老城区的路线,车厢里稀稀拉拉地坐着几个人,各自玩着手机,停站进出了几个人,像一出默剧。

赵思雨被报站声拉回思绪,起身一看,哎哟到站了,连忙抓起包冲出去。

彭玲工作的地方距离地铁站有一公里,她跟着导航走了十几分钟,终于看到了一座老旧的楼房。

但还没等她走近,就看到大门口的树荫下徘徊着一个人,瘦高个,穿得人模狗样,赫然就是黄维那个家暴男!

这两天她一直在想怎么劝说彭玲,但电话里彭玲总是语焉不详,一直没进展,她只好趁着周末过来找彭玲谈谈,没想到会看到家暴男也在这里,也不知道他这两天有没有来威胁彭玲。

她顿时警惕起来,踩着小高跟哒哒哒走过去,“你怎么在这里?”

黄维回过头,一见是帮自己妻子离婚的女律师,顿时没个好脸,“我怎么不能在这里?倒是你,又来怂恿彭玲离婚?”

“我接到彭女士的电话说需要帮助,原来是你在这里,现在请你离开这里,保护令还没到期,你要是敢靠近彭女士,我就报警!”赵思雨拿出手机作势要报警。

想起上次被抓进拘留所,黄维脸色顿时不好,但到底忌惮她真的报警,呵呵冷笑丢下一句话:“她不会离婚的!你们再怎么折腾也是白折腾!”

“离不离可由不得你!”赵思雨哼声,转身走进去。

-

“找彭玲?你是她什么人?”

“律师。”

“律师。”被问路的女人看她的目光顿时变了,多了点忌惮,马上把彭玲的宿舍告诉她。

赵思雨道了声谢,顺着她指路的方向走去,但没走多远就听到背后有人在说:“彭玲真要离婚啊?”

“这些天都在闹呢,没见律师都来找她了。”

“啧啧啧,你说彭玲都三十好几了,二婚找个头婚条件这么好还不知足,竟然要离婚!”

“说是她男人天天打老婆,她受不住了。”

“男人脾气大点,打两下算什么,日子不就是这么吵吵闹闹过的吗?别说二婚,就是头婚我要是能找到她老公这样条件好的男人,半夜都要笑醒。”

“谁知道呢,离就离还找律师,也不怕家丑外扬,真是会闹腾。”

“说不定找到了更好的,毕竟都二婚了,三婚算什么?”

“那可不是,人家脸皮厚不怕说,离个婚算什么,别说三婚,以后碰到更好的,指不定还有四婚五婚呢。”

赵思雨回头,那几个女人的议论戛然而止,有人怕她,马上缩回去关上了门,还有人却不怕她,狠狠瞪了她一眼。

赵思雨气闷,这些长舌妇平时肯定没少背地里议论彭玲,说不定当面也嚼过舌根,肯定对彭玲造成了不少影响!难怪彭玲越来越沉默,连话都不怎么愿意说。

彭玲的宿舍门敞开着,赵思雨敲了敲门,听到里面有人说进来,走进去一看,彭玲正在洗衣服。

“彭女士。”

见来的人是赵思雨,彭玲放下手头的活儿,起身要给她倒水,赵思雨连忙道:“你先忙,我不着急。”

彭玲默然,过了一会儿低声道:“赵律师,我知道你的好意,可是我……你先回去吧,不用在我这里浪费时间……”

她眉宇间染着化不开的郁色,想到在外面听到的非议,赵思雨便知道她这两天肯定压力很大,原本好不容易迈出的脚步渐渐退缩了。

赵思雨暗暗握拳,脸上露出笑容:“我今天不是来劝你的,我来是想请你去看电影。”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