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二十四章 柠檬蜂蜜茶

第二百二十四章 柠檬蜂蜜茶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91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二十四章 柠檬蜂蜜茶

玻璃木门应声而开,侍应生连忙迎上去,礼貌问道:“欢迎观临,请问几位?”

陶霖往餐馆里扫了眼,随口道:“两位。”

“两位先生这边请。”侍应生做了个请的手势。

空气里飘来淡淡的勃艮第红酒和食物混合的味道,秦聿闻到味道鼻子微微皱了皱,比想象中要好,虽然食物的味道混合,但一点不闷,反而有点诱人,或许是真的饿了,灼烧的胃部嚣得越发厉害,迫切地要进食。

陶霖跟了他这么多年哪里不知道他挑食,见状笑道:“这里的法国风土菜很地道,不会让你失望的。”

秦聿不置与否,跟着侍应生。

“我平时不怎么看电影……”

低柔的女声从旁边传来,秦聿突然停下来,朝说话的女人看去。

正在交谈的一男一女也停下了交谈,女的抬起头,四目相对,彼此对上一张熟悉的脸。

秦聿:“……”

姜芮书:“……”

秦聿看着姜芮书,今天的她明显特地打扮过,平时见她不是穿制服就是休闲装,今天穿的是淑女端庄的长裙,妆容也比平时要艳丽,再看看她对面跟只开屏孔雀似的男人,这是在……约会?

“秦律师?”

姜芮书脸上的惊讶不加掩饰,她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秦聿,随后看到了他身边的陶霖,两人西装革履,手里拎着公文包,刚办完事的模样,“陶助理。”她跟陶霖打招呼。

陶霖看了看她,又看了看钱清昊,认出他是上次在停车场想送姜法官回家结果被自家秦律师抢走机会的人,不过上次姜法官不是还不想让这人送吗?现在怎么在一块吃饭,看两人的模样应该在约会。

狗血八卦在心中一闪而过,他笑道:“姜法官,真巧,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

“嗯,跟朋友出来吃饭,你们这是……”

“刚从客户那里回来,路过进来吃个饭。”

“你们下半年可真忙。”

“是啊,法官们抓紧时间结案,律师也跟着忙起来。”他说着瞥了眼秦聿,见他没有说话的意思,便道:“就不打扰你们了,回见。”

姜芮书点头,看着他们往里面走去。

“我以为你会介绍一下。”钱清昊道。

姜芮书看着他,“你需要律师?”

秦聿显然也认出了他,但没有想认识他的意思,姜芮书应该是看了出来,而他自己跟姜芮书的关系也在接触阶段,还没熟悉到让她分享自己的社交圈,所以没有主动给他们双方介绍。

但反过来也说明一点,姜芮书跟秦聿关系不深,除了邻居,其他关系如工作来往的关系也不深,这样的关系综合在一起,没必要介绍双方。

“暂时不需要。”钱清昊微微一笑,很自然而然地问道:“他是律师,你有没有办过他代理的案子?”

“有几次。”姜芮书说,“他每次都赢。”

“每次?”

“您请慢用。”侍应生将一道普罗旺斯杂烩放在餐桌上,姜芮书轻轻道了声谢,继续接前面的话:“他可以说还没输过吧。”

“每一场都胜诉?”

“那当然不是,有些案子是不可能胜诉的,也不是每个案子的目的都是胜诉,譬如有罪辩护,能争取到轻判少判就等于成功,还有些案子能达成和解或者委托人能够接受的结果也是成功,律师再厉害也没办法推翻事实或更改法律,能做的只是最大可能地为委托人争取利益。他能做到不输,对于律师这一行来说等于创造了奇迹。”

钱清昊突然捂住自己的腮帮子,“我感觉自己吃了一颗柠檬。”

姜芮书愣了下,反应过来,眨眨眼:“柠檬富含维C和多种微量元素,吃点有益健康。”

“比起柠檬,我更喜欢柠檬蜂蜜茶。”他笑意清浅。

姜芮书淡淡笑了笑,没接话茬,只是端起高脚杯。

钱清昊明白她的意思,现在的她不会给任何保证,但他并不介意,端起高脚杯轻轻一碰,他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总有一日会叫她开口。

-

“姜法官这是在约会?”落座后,陶霖回头往姜芮书所在的方向望了望。

作为秦聿的助理,他很清楚秦聿很姜芮书的恩恩怨怨,自然对姜芮书不免多几分关注。虽然姜芮书现在只是个一线法官,但架不住她在S市司法系统有名啊,C区法院的高岭之花,年年都是优秀法官代表,别说司法系统内部,就是律师也有不少想摘了这朵花。

不是没人想给她牵线,但姜芮书一心忙工作,隐私又保护得极好,没给狂蜂浪蝶什么机会,跟个没缝的鸡蛋一样,想下手都没办法,现在她跟个男的约会可算是稀罕事。

想到姜芮书都开始约会,陶霖瞅了瞅秦聿,这如花似玉的相貌就这么生生的空窗着,简直是暴殄天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人来折了这朵高岭之花。

秦聿面无表情翻开菜单,“点菜。”

陶霖嘚吧嘚吧点了几个菜,菜单都没看,显然也是个熟客。

点完菜又道:“上次姜法官还不想让那男的送她回家,现在竟然就约起会来了,那男的手段不一般。”

“年纪大了想找对象有什么稀奇?”秦律师冷淡如雪。

“咳咳。”陶霖喝了口水,听到这话差点呛进嗓子眼里,“哥啊,你说别人年纪大,先看看自己的年纪,你还比人家大两三岁呢!”

“我长残了还是破产了?”秦律师一脸高贵冷艳。

陶霖闷笑,敢情他知道自己优势在哪,笑过之后他挺正经地问:“你就没点想法?”

秦聿看着他。

“上次你特地帮姜法官开车回家,我还以为你是不是对人家姜法官有点意思。”

“我对她?”

“你可不爱多管闲事。”

秦聿眉头拧紧,沉思起来。

陶霖心头一跳,不是真的有意思吧?

铁处长要成为历史了?F大两大宿敌相爱相杀成欢喜冤家了?

这可真是……喜闻乐见。

“其实我觉得你跟姜法官还挺般配的,师兄师妹学历相当,同在法律领域不愁共同话题,颜值人品家世也匹配,现在你们又是邻居,近水楼台先得月,你要是去抢,那男的肯定抢不过你。”陶霖对他很有信心。

秦聿淡淡瞥了眼,“没意思。”

“没意思你刚才想那么久?”陶霖开他玩笑,“你该不是投怀送抱的太多,习惯了女方主动吧?”

“我想的跟你想的不是一回事。”秦聿一边解开袖扣一边淡淡道,“你说得对,那天的确多管闲事了。”

啥意思?

陶霖观察了一下秦聿的神情,平静如死水,一脸注孤生。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