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二十五章 该死的相遇

第二百二十五章 该死的相遇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0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二十五章 该死的相遇

钱清昊本身是个有阅历的人,知道如何讨人喜欢,姜芮书擅长交际,想跟一个人保持话题很容易,两人都有心接触对方,所以这顿晚餐气氛很好。

结账的时候姜芮书往里面瞥了眼,一直没见秦聿和陶霖,也不知他们是在用餐还是已经离开。

钱清昊订的电影场次在8点,两人在商场里逛了逛,便顺道去了电影院。

周末的影院人多,姜芮书和钱清昊来到影院的时候,外供休息的区域坐满了人。

姜芮书很少有机会在外面看电影,一来是工作忙,二来家里有影院,另外空闲时间总是撞上节假日人多,除了特别想看的片子和同事聚会,一年到头来不了几次影院。

这样熙熙攘攘的场面,突然让她想起小时候电影队到村里放电影的场景。

那是她还没上学,村子里娱乐项目少,天一黑就只能睡觉,电影队的到来除了过年最热闹的时候。每次放电影的时候,全村出动,男女老少齐聚村口的晒谷坪,姜芮书不知道有多少人,只记得密密麻麻看不到头,有些人为了站前排,晚餐不吃就搬了小板凳在那儿等着,来晚了就只能站后头,想要看到画面,要么踩板凳上,要么找个地势高的地方。

每次这时候,爸爸会让她骑在他脖子上,这样她就能看到电影。

其实她一点也不喜欢骑爸爸的脖子,因为她有点恐高,每次被抱上去都会紧紧抱住爸爸的头,一动也不敢动。可是爸爸很喜欢这个游戏,经常这样带着她四处兜风,不知引起了多少小伙伴的羡慕,在缺乏玩具的年代,这大概是父女间少数可以一起玩耍的游戏……

“取到票了。”钱清昊扬了扬手里的两张票,觉察她有点失神,问道:“怎么了?”

姜芮书回过神来,笑了笑:“想起小时候看电影的情形,那时候也好多人,好像大家不管什么时候看电影都是热热闹闹的。”

钱清昊看了看周围,“我以为你会不喜欢人多。”

其实他更希望人少一点,他来这里是为了约会,不是单纯看电影,可惜姜芮书的时间不好安排,只能挑休息日见面。最近新上映的电影口碑也都不怎么好,唯独这一部不错,他不能为了人少就不能故意挑一部难看的片子。

“看电影人多点比较有气氛。”

“你不介意就好。”

姜芮书看了看手表,“时间快到了,我们先入场吧。”

钱清昊定的位置在后排中间偏左,不是最佳视角,但也还不错。

旁边陆陆续续有人入座,不知道为什么,姜芮书眼皮跳了跳,心里有点不安稳。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两个眼皮都跳,这是什么毛病?

下一刻,她听到一个耳熟的声音,“这里,我们的座位在这里。”

她循声看过去,还真是熟人,只见赵思雨左手可乐右手爆米花,回头跟一个陌生女人说话,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座位上。

赵思雨敏锐地感觉有人在看自己,扭头一看,“姜法官?”

姜芮书觉得自己挺不容易,出门约个会总是遇到熟人,难怪眼皮跳。

“真巧,你和朋友也来看电影。”

赵思雨点点头,看了看她旁边相貌俊朗的男人,便知道她出来约会的,露出一抹揶揄的笑:“不打扰你们,嘻嘻。”

说罢她冲后面挥挥手,“陶助理,你们要不要到下面来坐?”

姜芮书一回头,四目相对。

姜芮书:“……”

秦聿:“……”

这该死的遇见。

一时间,空气都安静了。

-

要说秦聿和陶霖为什么会来看电影,这得从结账后说起。

吃过晚餐,陶霖见时间还早,想去商场看看,顺便去超市买点口粮。

然后就遇到了正在排队买奶茶的赵思雨和彭玲。

赵思雨听到有男人叫自己还担心是黄维追来了,见是陶霖和秦聿,顿时放下了心,约他们一起看电影。秦聿想也没想就拒绝,赵思雨知道他毛病多不敢勉强,但想让陶霖留下来,因为白天遇到了黄维,她有点担心黄维晚上又来找彭玲,大晚上的发生什么事不一定有人能觉察。

赵思雨这么说了,陶霖自然不推辞,但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非要拉着秦聿一块,反正看个电影就一个多小时,最终秦聿走进了影院。

谁想又遇到了姜芮书。

-

陶霖心里乐开了花,这是什么缘分哟!看看这三人撞一块跟修罗场似的,秦聿这场面简直是有生之年系列。

幸灾乐祸的同时有点同情姜芮书,原本他是想看电影说不定会遇到姜芮书,毕竟约会男女吃了饭,不是开房深入交流就是看电影消遣时间,竟然真的遇上了。

他忍着笑意,一本正经解释:“姜法官,我们原本不打算来看电影的,是碰到了小赵律师,她请我们过来,晚上好一块回家。”

……你不用解释,越解释越好像有什么。

姜芮书面上淡淡笑着,“没事,这电影听说不错,值得一看。”

陶霖点头,“嗯嗯,我们会好好看电影的。”

钱清昊看后头,脸上是清浅的笑意,温声道:“没想到这么有缘分又在这里见到二位,芮书,这次你可一定要给我介绍一下。”

姜芮书眼皮又跳了,明明什么都没发生,却好像发生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简直莫名诡异!她微笑着给双方介绍,“这是我朋友,钱清昊。这是秦聿,陶助理,赵律师,他们都是大安律所的,这位女士……”

她看着彭玲,“你是不是去法院找过我?”

彭玲没想到她还能记起自己,心里很惊讶,随后又有点羞愧,上次在法院她让自己去找律师,还给自己推荐了律师,但是自己并没有去,拖了很久最后才找上门,“谢谢你,姜法官……”

“现在是赵律师负责你的委托?”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赵思雨还是个实习律师吧?

“是秦律师和赵律师一起。”

姜芮书不由看向秦聿,她记得这位女士经济条件不大好,秦聿的委托费可是出了名的贵,难道这个案子抽成很高?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