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二十六章 有何指教

第二百二十六章 有何指教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42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二十六章 有何指教

“秦律师是无偿帮助我的。”

姜芮书有点意外,当时她给秦聿消息只是希望大安能介绍一个愿意做无偿委托的律师,因为她知道大安有不少律师会做无偿委托,但她没有指定谁,也没有求秦聿接这个委托,没想到秦聿会亲自上阵。

不过他比较著名的案子里有几个就是无偿的,那种难度很大的无偿委托,大多是需要成名的律师才会去做,可他成名已久还去做,想来只是为了帮助人吧。

“谢谢。”姜芮书轻声说,不论他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还是纯粹为了帮助人。

秦聿脸色淡淡,“与你无关。”

姜芮书笑了笑,不管跟自己有没有关,她都能理解。

因为座位隔了两排,钱清昊没有上前握手,只是微笑颔首示意,随后轻声提醒姜芮书:“电影快开始了,我们先坐好吧。”

姜芮书向后排两人点了点头,坐了回去。

陶霖凑到秦聿耳边小声说:“看,他故意靠近姜法官,这是在宣告主权。”言下之意,他把你当成潜在的情敌了。

秦聿冷冷淡淡:“所以?”

“你要是去撩姜法官,他肯定会像只炸毛的孔雀冲你嗷嗷叫。”陶霖抖抖眉毛,唯恐天下不乱。

“没兴趣。”

“你不觉得你和姜法官特别有缘分吗?”

“不觉得。”

“你看你们师兄师妹,拿的相爱相杀的剧本,分开多年在同一个城市相遇,又那么巧做了邻居,这么大个城市,一次又一次遇见,这是宿命啊!”

秦聿慢慢转过头来看着他,“我觉得你被乔律师报复也是宿命。”

陶霖大惊失色,“你怎么知道?”

他和乔律师还在暧昧萌芽的阶段,谁也没告诉,他怎么会知道?

“一段新的恋情,假意的能藏,真心的藏不住。”秦聿淡淡道,“大安不禁止办公室恋情,但乔律师的目的是结婚,她是大安创立初的第一批律师,有功劳也有苦劳,如果你跟她闹掰,陆斯安会想办法安抚她,到时候只能你离开。”

“没这么严重吧?”陶霖不以为意,谈个恋爱分分合合多正常,大家都是成年人,分手了顶多有点尴尬吧。

“你知道乔律师的前任在哪么?”

这个陶霖还真不知道,“在哪?”

秦聿皮笑肉不笑,嘴里吐出两个字:“监狱。”

陶霖倒吸冷气,这么狠?!

也是了,乔律师是大安胜诉率排前的律师,经常赢官司的律师能是个温柔角色?

一瞬间,脑海里乔律师的招牌温柔微笑戴上了阴狠变态的意味,他狠狠打了个寒颤,后怕的同时有点庆幸,还好还好,现在只是暧昧,还没有说开,大家还可以好好做同事。

“算了,以后还是不要跟律师恋爱了……”他喃喃。

其实乔律师的前任进监狱跟乔律师没什么关系,完全是前任自己作死,乔律师得知真相后分手的,但秦聿不打算跟这个玩火的家伙说清楚,乔律师的确在考虑结婚问题,这一点没骗他。

很快,光线暗下来,银幕亮起。

这个片子说的是一个女孩子每天晚上都会变成不同的人或物,发生了许多啼笑皆非的事,这期间她遭遇了很多的困难,也获得了许多帮助,逐渐变得勇敢,最终从烂泥般的家庭中成长起来。

最后的结局是她离开了自己的家,前途未知,但充满了希望。整部片子是欢乐基调,但欢乐背后藏着温暖,几度让人感动落泪。

但姜芮书感触没那么深。

因为她总觉得后头有人在盯着自己,背如芒刺,但她不想回头看,回头也不知道能说什么,是不是你一直看着我?万一人家没有,是她的错觉,那就更尴尬了。

人群开始退场,姜芮书和钱清昊都没动,想等人少了再走。

赵思雨拭了拭眼角的泪,她请彭玲出来玩,主要是想跟她拉近关系,多了解她的情况,帮助她鼓起勇气,电影也是特地挑选来看的,因为这部电影里面有反家暴元素,她希望彭玲能从中得到启发,从而鼓起勇气打这场官司!

结果自己被感动得稀里哗啦,彭玲却没什么反应,她心里不由有点着急,电影里女主有一次变成一只拉布拉多就生长在一个充满家暴的家庭,女主人常年被家暴,最后女主以自己身死为代价才换得了女主人的反抗,女主人从此走出家暴的阴影,开始了新生活。

家暴不反抗没有好下场啊!

彭玲到底有没有看明白?

她想说点什么,可彭玲脸上没什么表情,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让她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们走吧。”人群散去,钱清昊起身道。

姜芮书拎起包,回头跟秦聿的视线对了个正着,他和陶霖也正准备走。

钱清昊虚扶着她的肩,“有点暗,小心脚下。”

姜芮书收回目光,低头看路。

赵思雨和彭玲在出口等了一会儿,见姜芮书一个人出来,后面已经没有人,不由问了句:“姜法官,你看到秦律师和陶助理了吗?”

“他们去洗手间了。”姜芮书道。

听姜芮书一说,她也有点想去了,刚才她喝了一大杯可乐,分量不轻:“姜法官,麻烦你帮我陪一会儿彭女士,我去一下洗手间。”

姜芮书看了看彭玲,微微一笑,“放心去吧。”

-

水流从水龙头潺潺流出,秦聿站在洗手盆前,慢条斯理地洗手。

“秦律师,又遇到了。”一个清朗的男生在身边响起。

秦聿微抬头,从镜子里看到一个俊朗的男人,很快收回目光,淡淡道:“钱先生有何指教?”

钱清昊把手放到水龙头下,水流自动流出,听到秦聿的话,微微一笑:“不敢有指教,就是觉得今天实在太巧,一次次遇到秦律师。”

秦聿头也没抬,“是吗?”

钱清昊一边搓手一边笑着说:“我觉得我和芮书都跟你很有缘,听芮书说,上次打官司是你帮她作证,她才能那么轻松打赢官司,谢谢你这么帮助芮书。”

秦聿的手顿住,随后收了回来,看着他。

钱清昊一米八六的身高,跟他差不了多少,但他眼帘微垂,眸光冷淡,就是产生了一种俯视的姿态。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