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二十七章 有点害羞吧

第二百二十七章 有点害羞吧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1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二十七章 有点害羞吧

钱清昊迎上他的视线,笑意清浅,毫不避让。

“不用。”秦聿语气冷淡,扯了张纸巾,慢条斯理地擦手,“已经谢过。”

钱清昊接话道:“不管怎么说,都要谢谢你。”

秦聿把纸巾扔进垃圾桶,“不是谁的道谢我都会接受。”

钱清昊:“……”

这时,陶霖从里面走出,瞧见两个大男人站在水池前,一看气氛就有点不对劲,他笑嘻嘻地走过来,“钱先生,真巧啊,竟然又遇到了,我们可真是太有缘分了。”

钱清昊淡淡笑了笑,“确实很巧,巧得让人有点不相信是巧合。”

“可能是宿命呢。”陶霖一边洗手一边笑道,“钱先生说不定以后要经常跟我们打交道。”

“那还是算了吧。”钱清昊摇了摇头笑着说,“如果可以,我一点也不想跟你们打交道,那意味着麻烦找上门。”

“话不能这么说,钱先生在证券公司工作应该有法律顾问,我们不仅能解决麻烦,还可以把麻烦挡在门外,当然,也可以找人的麻烦。”

“听你这么说,我都不敢跟你们打交道了。”钱清昊开玩笑道。

“不做亏心事,就不怕我们找麻烦。”陶霖笑得和气。

钱清昊看着他,“陶助理说话真幽默,你们这一行的人都这么会说话?”

“看人,也不是每个人都值得律师开口。”

钱清昊看了看站在旁边不说话的秦聿,确定他的助理在埋汰自己,意思是秦聿压根不想搭理他。

原本他不应该在这里跟秦聿说那些话,但是今天一次次的相遇让他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危机感,他知道都是巧合,但他控制不住的想起上次秦聿送姜芮书回家的情形,他们是不是经常这样遇到?

很明显,姜芮书是相信秦聿的,比起水泥森林里互不关心的邻居,他们这对邻居非常熟稔。

他还知道秦聿和姜芮书是校友,早就有很多牵扯,他们之间的渊源比他想象的要深,如果这个男人对姜芮书有想法的话,有太多优势了。

“难怪秦律师惜字如金。”他淡淡笑道。

陶霖脸上是营业微笑,“也不尽然是这样,总不能因为说话值钱就故意不说话,可能是还不大熟,有点害羞吧。”

钱清昊:“……”

神特么的害羞,这是在说他没交情话太多吧?

律师助理这种生物还真叫人讨厌。

钱清昊看了看“有点害羞”的秦聿,秦聿面无表情,“走了。”

没看出哪点害羞。

或者这是律师式的害羞?

“钱先生,走了。”陶霖招呼他,“你想聊什么可以跟我聊,说不定下次我们还会相遇呢。”

钱清昊:“……”

真不是错觉,律师助理这种生物真的很讨厌!

-

姜芮书见出口人来人往,便到外面的等候区找了个座位,招呼彭玲一块坐下等,“来这边等吧,他们一出来就能看到,一会儿你和赵律师是跟秦律师他们一块回去吗?”

彭玲无言地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瞅了姜芮书一眼,小声道:“谢谢你,姜法官,要不是你,秦律师也不会免费帮我的忙。”

她以为是姜芮书亲自找了秦聿,秦聿才会帮忙,不然秦聿这么厉害的律师为什么会无偿帮助她?

姜芮书却知道不是这么回事,笑道:“不用谢我,秦律师帮助你是他的个人意愿,他是个很可靠的律师,只要你信任他,他就会全力帮助你达成意愿。”她顿了顿,“你现在是什么想法,进展顺利吧?”

彭玲默然。

姜芮书看她的反应便猜到了大概情况,她大概离不了婚,或者她想离婚却下不了决心,这其实也不意外,之前她去法院找自己的时候,自己为她提供了几个办法,她明显对报警和离婚有所抗拒。

“有困难你可以尝试跟秦律师或者赵律师沟通,你是他们的委托人,他们会竭尽所能达成你的想法,最大程度维护你的利益,你可以相信他们。”姜芮书柔声鼓励。

彭玲抬头看着她,她点点头,“真的可以。”

彭玲嘴唇动了动,嗫嗫道:“姜法官,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

姜芮书想了想,“嗯……我不是很清楚你的情况,我只能说如果你过得不开心,就想办法去改变,如果改变不了,就离开让你不开心的人和事。”

“如果有人反对呢?”

“别人不是你,怎么知道你怎样才最开心的,你也不是为别人而活,只有你才知道什么是自己想要的,只要不侵害别人,别人反对又怎么样?如果反对是为了让你不幸福,你又何必在意这样的反对?”

彭玲再次默然,过了一会儿,苦笑道:“我想离婚,可是……我妈比较传统,她一直很感激黄维,因为我是二婚,黄维是头婚,她觉得黄维拯救了我,把黄维当亲儿子,她肯定接受不了我离婚……”

“你妈妈对你好吗?”

“对我还算好,她这辈子都过得很苦,生了两个女儿让她受了半辈子的白眼,直到我们都长大结婚,她才轻松了些,可是我前两年离婚,她气得生了一场病,直到我又结婚才放下了心,一直叫我跟黄维好好过日子,要是我再跟黄维离婚,她肯定接受不了……”

姜芮书明白了她的难处,很多时候家人认为对你的好,可你觉得一点也不好,矛盾便产生了,“所以你妈妈还不知道?”

彭玲点头,“黄维说,瞒不了几天。”

“那你妈妈知道你丈夫家暴吗?”

彭玲一愣。

“不知道?”姜芮书一看她的反应就知道了,彭玲最开始没想到离婚,还是想忍忍凑活过日子,所以没告诉家人,“如果你妈妈真的对你好,我想她不会坚持让你在这段婚姻里受难,不说支持你离婚,至少你想离婚不会那么困难。退一步说,如果你告诉你家里人知道你被打,你家人肯定不会眼睁睁看着你挨打不管,有家人撑腰,你丈夫肯定会有所顾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