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二十八章 祝你好运

第二百二十八章 祝你好运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34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二十八章 祝你好运

彭玲张张嘴,想说不可以,但是又找不出反驳的点,控制不住地去想如果家人知道真相……

她想不出来,因为她从来没有这么做过,以前哪怕不是自己的错,可是怕家人担心,怕他们反对,她总是委屈自己,忍忍就过去了。

第一次也不是她提出离婚的,是前夫执意离婚,离婚前她已经知道前夫外遇,她试图挽留过,可是前夫铁了心离婚,最终让他们的婚姻走到了尽头。

她妈骂前夫负心,也骂她,骂她眼神不好找个白眼狼,骂她不争气管不住男人,对于这样不光彩的事,他们都是反对的,所以决定离婚的时候,她下意识瞒住了家人,怕他们知道了会反对。

她真的不知道,如果自己离婚,错的不是自己,家人会是什么反应。

姜芮书的话仿佛打开了一扇新的门,她站在门口,想跨进去,又怕里面是深渊……

“姜法官,如果我离婚,真的……真的不是我的错?”

“不是。”姜芮书很肯定地告诉她,“一段幸福的婚姻应该是双方互相尊重、相互扶持,一起同甘共苦,能坦然见证彼此最风光的时候,也能坦然面对彼此最狼狈的时刻,一定是一加一大于二的幸福。”

彭玲茫然,“可是我身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夫妻……”

“每个人对婚姻的要求不一样,有人只需要搭伴过日子,有人追求的是人生伴侣,但不管是哪种,都应该比一个人要过得好,这段婚姻才值得守住。”

“……可是为什么那么多人觉得我不应该折腾?”彭玲低下头,想起同事们异样的目光和背地里的议论,“他们都觉得我二婚能找个条件这么好的头婚,是走了好运,日子不就是凑活着过么……”

人总是喜欢对别人的生活指手画脚,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意图同化那些跟自己不同的人。

便是姜芮书这样家境优越,学历优秀,事业出色的女孩子,每年回老家也会被三姑六婆议论,话里话外都是她年纪太大,想给她介绍对象,介绍的人不是想娶了她少奋斗三十年的凤凰男就是大龄离异男,好像她这个年纪能找个年纪有男人愿意娶就应该感恩戴德。

姜芮书轻声道:“因为挨打的不是他们,被议论的人也不是他们,他们无法感同身受你的困境,很多想法便会想当然,或许有些人的确是好意,因为他们的生活经验便告诉他们这样才是对的,可是他们是他们,他们像你一样倒霉遇到过渣男出轨吗?他们的家人会像你丈夫那样家暴吗?如果不一样,你为什么要纠结自己跟他们的日子过得不一样?你结婚或离婚,到底是为了自己过得好,还是为了别人不说闲话?”

彭玲一愣。

姜芮书的每一个字都问到了她从未想过的问题上,当初她结婚,只是到了年纪,大家都说该找对象结婚了,她也这么认为,便按部就班地谈对象结婚,如果不是前夫执意离婚,她知道他出轨会很难过,但也会听别人说男人没有不偷腥的,只要浪子回头回归家庭就是她胜利……

可姜法官说结婚是为了过得更好,不是因为年纪到了必须要做的事。

她是法官,说的话应该没错吧?

彭玲陷入了沉思。

-

“姜法官。”陶霖找过来,见彭玲身边只有姜芮书,不由问道:“赵律师呢?”

姜芮书看着三个人高马大的男人一起过来,长得都不赖,还挺引人注意的,旁边路过的人群时不时往这边瞄,还有女孩子拿手机偷拍,心想男人集体穿西装果然会加持美貌,口中答道:“她去洗手间了。”

话音刚落,赵思雨就匆匆赶来,“姜法官,谢谢你了,没耽误你的时间吧?”

姜芮书摇头,“没有。”

她这么紧张,好像生怕一个没看出彭玲就会走丢,看来彭玲委托了他们却不是很配合,今天跟彭玲出来看电影,应该是为了拉近距离开解彭玲吧?

真是用心了。

姜芮书看了看彭玲,她能帮忙的地方也不多,该说的都说了,至于如何选择,还是要看彭玲。

钱清昊道:“芮书,我们走吧。”

姜芮书点头,跟秦聿几人道:“那我们先走一步。”

陶霖笑呵呵道:“姜法官再见。”

离开前,姜芮书看着彭玲,“祝你好运。”

彭玲抬头,嘴唇动了动,最终没说什么。

钱清昊也道了声别,便跟姜芮书先离开了影院。

“姜法官跟你说了什么吗?”看着姜芮书离去的背影,赵思雨想到她离开前的那句话,不由问道。

彭玲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陶霖见状问道:“你们还要去哪里吗?不去的话就送你们回家。”

彭玲摇摇头,却有点迟疑:“方便吗?”

赵思雨没那么客气,现在也不是客气的时候,“没关系,还是让秦律师和陶助理送你回宿舍,万一你丈夫或者他爸妈在外面等你怎么办?”

彭玲抿着唇,最终点了点头,小声道:“谢谢。”

赵思雨挨着彭玲在前面说话,试图旁敲侧击地开导她,还没放弃说服她鼓起勇气去面对家暴男。

陶霖听了两句故意落后几步,凑到秦聿身边小声问:“刚才在洗手间里,姓钱的是不是跟你宣告主权了?”

秦聿一个眼神都不给他,“你又知道?”

“他跟我说话都话里有话,跟你肯定更有内涵。”

秦聿一直到出了电梯才开口,“我跟姜芮书没有关系,对她的事也不兴趣,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她。”

“那位钱先生那样挑衅你,你就这么算了?”陶霖肯定在洗手间钱清昊一定说了什么话,要怪也怪今天真的太巧,钱清昊很可能会怀疑到底是不是巧合。

“如果每一个挑衅我的人我都要计较,正事都不用干了。”

行叭,这是在战略上彻底藐视敌人。

哦不对,秦律师压根没又把人家当敌人,入眼的资格都没有,不知道那位钱先生知道了会怎么想。

陶霖真心觉得秦聿和姜芮书般配,现在还有个先入场的钱清昊,他俩要在一起肯定很精彩,可惜两人都不来电。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