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二十九章 放弃

第二百二十九章 放弃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36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二十九章 放弃

大概是白天黄维被警告过,黄家人没来,将彭玲安全送到宿舍,赵思雨恋恋不舍:“彭女士,我真的很想帮你,我不是想逼你离婚,只是想你能保护自己,争取到属于自己的利益,可能你有很多顾虑,但是请你相信,只要你需要,我和秦律师一定会帮助你。”

宿舍楼正是最热闹的时候,楼上一片喧嚣,有家长教导孩子写作业的咆哮声,有孩子的哭闹声,有夫妻激烈的吵架声,还有锅碗瓢盆乒乒乓乓的撞击声,汇成浮生百态。

彭玲站在昏黄的灯光下,看不清神情,听到赵思雨的话,她能感觉到赵思雨是真心想帮助自己,这其实跟别人告诉她的认知有点出入,别人说律师拿钱不办事,办事不尽心,吃了原告吃被告,总之碰到律师不死也得脱层皮。

或许是因为赵律师还很年轻,没有丢掉良心,所以才会这样一点好处也么有还不遗余力想帮助一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也或许是是别人告诉她的话是错的,律师有坏的,也有好的,就像人也有好有坏,她运气好遇到了好律师。

“不管怎么样都谢谢你,赵律师。”在赵思雨转身离开的时候,彭玲轻声道。

赵思雨听到这话便感觉她想放弃了,不然就该说谢谢她帮忙或者还要麻烦她帮忙,饶是之前已经有所猜测,但还是忍不住失望,还想劝,可能说的她已经说了,最终只能说:“希望你再好好考虑考虑,有需要随时联系我和秦律师。”

彭玲点了点头。

“那我回去了,你也快点回宿舍吧。”赵思雨说罢转身离开。

彭玲一直目送她上车离开,过了许久,回头看着破旧的宿舍楼。

破旧的楼房在夜色里孤寂,似乎承受不住这样的喧嚣,许多人的大半生生长在这里,与这样嘈杂晦暗的环境融合,接着延续到他们的下一代。

她顿了顿,才缓缓走进去。

“哟,彭玲回来了。”

“彭玲这是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

“肯定是跟人耍去了,心情可真好,看来你是真的想离婚,不然哪里还有心思出去跟人耍?哎,你跟谁出去耍,跟我说说呗。”

“说不定又是个大帅哥呢,人家彭玲魅力大,多得是人想跟她耍,说不定很多人盼着她离婚这样好有机会呢!”

“哎哟哎哟,这可真了不得哦,难怪这么着急要离婚,还要请律师,我们一般老百姓哪个会请律师,彭玲你这么兴师动众,是不是外面找到更好的了,着急甩掉人家小黄?”

“肯定是的,不然好好的日子不过闹什么离婚,你以为请律师不花钱?肯定是新找的比现在这个好!”

“彭玲就是不一样,一婚比一婚找得好,黄花大闺女都不一定能找得这么好。”

各种探究的目光和阴阳怪气的话接踵而来,彭玲低着头,神情藏在昏黄的灯光下没人能看清,见她不理人,那些人不免骂上一两句,诅咒她没好下场。

彭玲充耳不闻,缓缓关上门,将一切纷争都关在门外。

-

赵思雨得知消息的时候马上给彭玲打了电话,第一次没打通,一直打了三次才有人接,接电话的人也不是彭玲本人,而是黄维,“彭玲已经回家,你们不要骚扰她,否则我就要去法院告你们拆散我们两口子!”

赵思雨一听冷声道:“彭女士呢?你让她接电话。”

“她不会再借你们的电话。”

感觉对方要挂电话,赵思雨马上厉声道:“这是彭女士的私人电话,你要是不让她接电话,我有理由怀疑你伤害了她导致她无法接电话!你一挂电话,我就马上报警!”

“你——”黄维大概不愿意惹麻烦,恨恨地骂了声,拿开手机叫了声彭玲。

彭玲从厨房走出来,见他拿着自己的手机,目光不由落到他脸上。

“又是那些律师,你叫他们不要再打电话来了,一堆麻烦。”黄维不耐烦道。

彭玲用围裙抹了抹手,接过手机,见黄维站在客厅看着自己,她微低下头,就在他的注视下将手机贴着耳朵,“喂,赵律师吗?”

赵思雨急声道:“彭女士,你怎么突然回去了?是不是你丈夫威胁你?”

她如何也想不明白彭玲为什么还会回去那个家暴男身边,就算她不想离婚,至少也应该提前跟他们说一声,就这么没头没尾的息事宁人显得一切都是他们自作多情,她感觉很失望,还有点委屈,彭玲是不是从头到尾没相信过他们?

彭玲握着手机,淡淡道:“没有,回来是我自己的决定。”

“为什么?”赵思雨急声道,“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大家说的没错,我二婚能找个头婚还条件这么好的男人已经是很好的运气,如果再离婚就太不惜福了,黄维答应我会改好,我不想再折腾。”她的声音一派平静,似乎很有底气。

黄维在旁边听到她的话,嘴角翘起,放下心来。

“你确定你丈夫改好了吗?”赵思雨压根不相信家暴男能轻易改好,要改好他早改好了,反而是这次彭玲闹得这么大,最后却轻轻放下,家暴男说不定觉得彭玲离不开他,以后变本加厉!

“他说等他爸把房子过户过来就加上我的名字,我相信他以后会好好对我。”

不得不说,房子对于中国家庭而言,是直接影响到婚姻幸福与否的重要因素,有房子做保证,也难怪彭玲会息事宁人。

“那你可以等房子加上你的名字再决定,万一他们是想先把你骗回家,以后在找借口……”

“赵律师。”彭玲打断她的话,“不用说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不用再劝我。这段时间谢谢你和秦律师的帮助,我没什么能回报你们的,我想事情早点结束,你们也好有时间接其他可以有收入的案子,这大概是我为能为你们做的,祝你们工作顺利。”

闻言赵思雨真的很失望,一股气顿时泄了,“你真的决定了?”

“决定了。”

赵思雨默然,电话那头也默然,过了许久,她最后说了句:“如果你还需要帮助,可以再来找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