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三十章 这很正常

第二百三十章 这很正常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7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三十章 这很正常

挂断电话,赵思雨靠着墙,感觉很无力。

她知道每个人想法不一样,有些人可以为了追求自由可以奋不顾身,有些人宁愿忍受暴力也不愿意打乱固有的生活节奏。可是,她觉得自己是可以帮助彭玲的,彭玲可以摆脱暴力,开始新的生活,只要彭玲信任他们。

可是现在,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彭玲再次重回原点,伸手可及,却无能为力。

她在茶水间找到了秦聿,“有没有办法帮助彭女士?”

秦聿手里端着一杯咖啡,闻言转过身来,冷淡道:“她已经结束委托。”

“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她固执地问。

“你是律师,不是救世主,委托关系解除,你跟委托人便没有任何关系。”秦聿告诫。

赵思雨知道自己不应该再纠结这件事,委托人已经结束委托,意味着她已经没有理由和权利去管彭玲的事。

与其说失望不能帮助彭玲,不如说怒其不争吧,援手已经伸到面前,可她却不敢接受,何其悲哀?

赵思雨沉默,过了许久长长地叹了口气,“抱歉,当我没问。”

“怎么啦这是?”乔律师来茶水间泡茶,见两人气氛有点不对,不由问了句,随后看着秦聿开玩笑道:“秦律师又欺负你啦?”

大家都知道秦聿不大待见赵思雨,时不时被教训,早已见怪不怪。

赵思雨摇摇头,“没有,是我们一个委托人突然结束委托,我心情不大好。”

“什么委托?”

赵思雨说了个大概,说罢又有些不甘心,“我们已经掌握她丈夫故意伤害的证据,别说离婚,把她丈夫送进监狱都没问题,可是她怕家人反对就这么算了,还相信她丈夫已经改好,家暴都是习惯性行为,哪有那么轻易能改好?”

她已经能想象到彭玲未来再次遭遇家暴的情形,不是她希望彭玲过得不好,而是家暴这种行为真的很难改。

乔律师一听便知道问题所在,叹息道:“这很正常,被家暴的受害者大多比较软弱,在家庭中出于弱势地位,被家暴又不敢反抗,然后就习惯成自然了,要是别人觉得他们可怜想帮忙,他们还不一定愿意接受,觉得别人破坏他们的生活,反过来骂你都不一定。”

“还有这样?”

乔律师慢声细语道:“嗯,我以前接过一个委托,有个女的家里四五个哥哥,她老公是个暴力狂,结婚没多久她就被她老公打得嗷嗷叫,她几个哥哥知道了上门帮她出气,揍了她老公一顿,结果她心疼老公报警把她几个哥哥劝抓紧了公安局,她老公要告她几个哥哥,狮子大开口要赔偿,不然让她几个哥哥坐牢,她一个字都不敢说,气得她哥直接跟她断绝了关系。”

赵思雨目瞪口呆,“……那女的脑子有坑吗?”

“所以有些家暴受害者我们可以帮,有些却没法帮,你不用自责啦。你这个委托人还算不错了,好好地结束了委托关系没有托着你们,既然她已经决定息事宁人,你还是不要再去打扰她,我们律师跟委托人的关系仅限于那一纸委托书,上面规定了我们能帮委托人做什么,还有时间期限,除此之外,我们终究是个外人。”

赵思雨懵懵地点点头,还震惊于她说的那个奇葩案例中。

就在这时,陶霖走过茶水间,正要进来,看到里面的乔律师,顿时脚步一顿。

乔律师扭头瞥了眼,陶霖顿时浑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脸上是营业的微笑,“乔律师。”

乔律师上下打量他,柔柔笑道:“陶助理今天看起来有点不一样。”

“有吗?”陶霖嘴贫,“是不是更帅了?”

“不是。”她笑意柔和,“是突然有点人渣的迹象。”

陶霖呼吸一滞,推了推鼻梁上装饰的银边镜框,“啊哈哈哈是说我像斯文败类吗?”

乔律师清清爽爽地看着他问道:“我的打印机好像有点问题,陶助理一会儿能不能帮我看看?”

陶霖突然一拍脑袋,“啊,我突然想起还有个加急文件没给秦律师整理,恐怕要不少时间,赵律师也会修打印机,让她帮忙乔律师看吧。”

赵思雨被推出来一脸莫名其妙,她什么时候会修打印机了?

不等她发问,陶霖已经脚底抹油溜了。

乔律师回头看着秦聿,“你有什么加急文件?”

“他还想在大安呆下去,决定悬崖勒马。”秦聿喝了口咖啡淡淡道。

乔律师惊讶,“你知道?”

“毕竟是我手下,麻烦高抬贵手。”

乔律师眨眨眼,“你的面子当然要给,不过真的很可惜。”

“多谢。”秦聿举了举咖啡杯表示感谢。

赵思雨听得满头雾水,“你们在打什么哑谜?”

乔律师揉了揉她的脑袋,“小姑娘不懂的。”

-

黄家。

彭玲在厨房里忙碌了半天,快六点的时候,黄家老两口来了。

黄家老两口已经退休,不跟儿子住一块,不过另一套房子就在这个小区对面那栋楼,两分钟就到。

彭玲的厨艺很好,当初跟黄维相亲的时候,这也是黄家很喜欢的一点,这是她回家后做的第一顿饭,整个满满一大桌,色香味俱全,黄家老两口刚进客厅就闻到了香味,对视了一眼,黄老太扯了扯嘴角,还是掀起袖子朝厨房走去,口中嚷嚷:“彭玲做好了吗?要不要帮忙?”

彭玲受宠若惊,婆婆很少帮忙下厨,连忙道:“不用不用,最后一道菜了,妈你和爸先坐着吧,一会儿就好。”

黄老太朝里面看了眼,脚步就没挪动了,闻言说道:“那行吧,那就辛苦你了。”

“不辛苦。”彭玲忙碌中回头笑了笑。

等黄老太离开,她脸上的笑变得恍惚,但很快她收敛了情绪,脸上恢复平静,手脚麻利地翻动锅铲,浓郁的香气在厨房里弥漫。

客厅里,黄维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黄老太朝厨房看了眼,听到里面叮叮当当响个不停,这才凑到黄维身边小声问:“她没有作妖了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