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三十一章 第一句话

第二百三十一章 第一句话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38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三十一章 第一句话

黄维的眼睛没从电视移开,“她愿意回来,肯定是想安分过日子,妈你可别到她面前说这些有的没的,回头又跟我闹矛盾。”

黄老太听到儿子替儿媳妇说话,心里有些不高兴,脸上便表露了出来,“她闹这回你还真怕她了?儿子我告诉你这样可不行,她一个二婚的女人能找到你这样的头婚应该感恩戴德,动不动就闹离婚像什么样?这几天亲戚熟人一直在看我们家笑话,我连门都不敢出,回头你可要好好管教管教她,不然让她尝到甜头,以后可不消停。”

“那房子过户……”

“不这么说她能心甘情愿回来?”

“回头她说起这事,我怎么交代?”

“你就推到我和你爸身上,就说我们没有房子不安心,她要是孝顺就不要再提这种事,反正家里的房子以后肯定都是给你的,只要她好好过日子,在谁的名下还不是一样。”

黄维唔了声。

见他应得敷衍,黄老太推了推他,“你可警醒点,别让她给哄了去,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妈你别说了。”

这时,彭玲端着最后一道菜从厨房出来,黄老太有点心虚地坐直身体,但随即又觉得自己凭什么气短?跟自己儿子说几句悄悄话还怕她。这么想着,她又凑到黄维身边,装腔作势道:“你可要好好跟彭玲说,两人可别再吵架了。”

“妈,你跟黄维说什么呢?”彭玲脸上带着笑。

黄老太心道闹腾了一次倒是开窍了,以前跟个闷葫芦似的,现在学会讨好人了。

黄老太心里得意,面上也露出了几分,“没什么,还不是想让你们好好过日子,我简直操碎了心。”

彭玲低头笑了笑,摆好菜盘,又转身回厨房拿碗筷。

坐上桌,黄老太看着满桌子都是儿子喜欢的菜,满意地点点头,黄维往桌上扫了一眼,便跟彭玲道:“帮我去拿瓶酒过来。”

黄老头轻斥道:“没事喝什么酒?”

黄维有点不高兴,但随即想起了什么,下意识看向彭玲,却见彭玲默默起身拿了瓶茅台,回来浅浅笑道:“今天高兴,喝点没什么。”

“有什么高兴的?”黄老太嘀咕。

彭玲默不作声,给黄家父子倒上酒。

黄维冲她笑笑,“老婆辛苦了。”

彭玲羞涩地开了个玩笑,“那一会儿你洗碗吧。”

还没等黄维说什么,黄老太马上道:“黄维白天上班辛苦,回来还要做家务不得累死他?”

彭玲低声道:“我白天也要上班……”

“你那工作就随便上上,做好做坏都一样,哪能比得上黄维,竞争激烈,压力又大,你是他老婆,家务就不应该让他再操心。”黄老太很看不起她那个工作,当初要不是彭玲看起来年轻,性格温顺,也不像年轻女孩对男方要房要车,她怎么也不会让儿子娶个二婚的女人,“你和黄维年纪都不小了,应该早点要个孩子,回头就把你那个工作辞了吧。”

不带商量的语气,直接是命令。

彭玲低着头,犹豫道:“黄维一个人上班,压力是不是太大了?”

黄老太早有办法,“回头我们搬过来一起住,反正家里有空房,空出的那套房子租出去。”

彭玲握紧了筷子,“……那到时候是不是把房子一起过户?”

黄家三口同时一顿,一起看着她。“过什么户?”

“当初在医院,你和爸都说,等我回来就把房子过户给我和黄维。”

没想到她敢当着全家的面提出来,黄老太啪的一声按下筷子,“彭玲,你回来就是图这半套房子?!”

彭玲嗫嚅道:“是你们这么说的……”

“当初你又没有回来!”黄老太高声道。

彭玲默然不语,用希冀的目光看着黄维,希望他能说句话。

黄维心虚地假装没看到,彭玲愿意回来是因为他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说房子会过户,让她安心,然后她就答应回来了。

黄老太发觉她的小动作,越发觉得她回来就是想要房子,用指责的语气质问:“你到底是想好好过日子,还是想图谋我们家的财产?”

“妈,我当然想好好过日子,可是……”

黄老太断然打断她的话:“那以后就不要提这种话!以后这房子我要留给大孙子,只要你好好过日子,这房子在谁的名下都一样。”

彭玲委屈地看着黄维,黄维轻咳了声:“吃饭的时候说这些事情做什么?先吃饭吧,菜都凉了。”

彭玲失望地低下了头。

黄老太觉得她还不甘心,告诫道:“彭玲,你以前不会想这些有的没的,是不是那些律师跟你说了什么?他们就是希望我们自己打起官司来,不然他们就没生意,挣不到钱,你可别听他们怂恿,你看看这回他们就差点搅散了我们一家子,小老百姓跟律师打什么交道,以后有多远走多远,知道了吗?”

彭玲紧紧握着筷子,低头不语。

黄老太见状就觉得她不服气,脸色顿时不大好看,正想发脾气,黄维碰了碰她,“妈跟你说话呢。”

“嗯。”她低低应了声。

这时,一直没吭声的黄老头突然发话:“彭玲,既然回来就好好过日子,如果黄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就跟我们说,我们一定好好说他,别再闹腾让人看笑话,知道了吗?”

黄老头平时不大管事,但在黄家权威最高,彭玲不敢不应他,忙道:“知道了,爸。”

黄老头嗯了声,默默喝酒。

吃了晚饭,彭玲默默收拾碗筷,黄维笑嘻嘻说要帮彭玲收拾,被黄老太骂了句,说跟他有事要说,把他拉到了一边。

彭玲一声不吭,厨房里传来水流声。

黄老太见她没敢真叫儿子洗碗,朝厨房的方向哼了声,对黄维又耳提面命了一番,让他千万要压住彭玲别纵容她。

厨房里,彭玲的动作却完全是下意识的,有些失神。

【一个人或许会粗心大意,不擅长照顾人,不懂察言观色,但对方真的把你放心上,当你和他父母发生矛盾时,一定会站在你的立场为你从中调和,不会对你的需要假装不知,也不会对你的无助视若无睹。】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