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三十二章 恢复平静

第二百三十二章 恢复平静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0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三十二章 恢复平静

黄家老两口离开后,彭玲还在收拾,她离开这几天,黄维一直没打扫卫生,反而将家里弄得很乱,她今天是下了班才回来的,回来就一直在忙晚餐,直到这会儿才有时间打扫。

黄维在书房呆了一晚上,等他回到房间,发现彭玲没有等自己,竟是先躺下了。

黄维躺下来,凑到彭玲身边问:“老婆,你是不是生我的气?”

彭玲的声音有些含糊:“生什么气?”

黄维见她很困的样子,以为她累了才没等自己,亲昵地拦住她的肩,“我是真心想加上你的名字,原本想得好好的房子过户的时候顺道加上你的名字,可是我说了不算,没想到我妈会那么生气,现在别说给不了你,连我都不给了,这我也没办法。”

彭玲默然不语。

黄维继续道:“不过妈说了以后把房子给我们孩子,你是孩子妈,房子给孩子等于给你,就算我们有了房子,以后还不是都要给孩子,所以这房子在谁名下都一样,你说是不是?”

彭玲沉默了片刻,才轻声道:“现在孩子的影子都没有,妈也没说要等孩子多大才过户,如果妈要等到孩子成年才过户,那还有好多年……”

将近二十年。

二十年啊……

人生能有几个二十年?

黄维心道果然是为了房子回来的,那更不能让她入院,脸上笑嘻嘻道:“那我们赶紧生个孩子,早一天是一天。”

彭玲抓住他乱摸的手,窘迫道:“这几天不方便。”

黄维皱眉,“是这几天?”

彭玲嗯了声,黄维顿觉扫兴,最后告诫了一句,“你以后不要在爸妈面前再提房子的事,他们会不高兴,到时候再生气把我们一块赶出去,我们可没地方住。”

说罢很快翻身睡了过去。

彭玲在黑暗中睁着眼睛,无言地看着天花板。

其实不是这几天,只是他从来没关注过,竟也没有怀疑。

夜无声过去。

第二天,彭玲很早起来做了早餐,语气间透着小心翼翼,似乎怕他再不高兴,黄维觉得是昨晚的话起了作用,心情很是愉悦,难得夸她厨艺好。

晚上,彭玲早早赶回来做饭,黄维下了班也按时下班回来,两口子吃了饭还一块到楼下散步,邻居们见了都挺稀奇,毕竟黄维打老婆很多人都听说过,没想到两口子看起来感情不错。

第三天,他仍然准时下班回来陪彭玲,彭玲很珍惜这样的日子,对黄维越发地温顺体贴,黄维心里越发得意,对黄老太的话越发笃信,以后一定得把彭玲压得死死的日子才能好过。

日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一周后。

这天,黄维正要下班,突然被人叫住,“你小子这几天下班就溜,是要回去当二十四孝好丈夫?”

“说什么呢?”黄维不大喜欢这个称呼。

同事一条胳膊搭他肩膀上,“那晚上一起喝酒去不去?”

黄维有点心动,还没想好说什么,那人就笑道:“听说你老婆跟你闹离婚,你是不是怂了?”

“你特么才怂,也不知道是谁接到老婆电话吓得酒都不敢喝立马回家。”黄维感觉自己的尊严被质疑,冷笑讽刺道。

“我那是自愿的,跟你可不一样。”那人道。

“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我老婆年轻漂亮还能挣钱,还是我儿子亲妈,我不敬着,她跟我离了婚立马能找个比我更好的,但我肯定找不到她那么好的女人,我敢不听她的话吗?”

黄维听出他话里的炫耀,炫耀的同时鄙视自己,因为自己娶的是个二婚女人,年纪也不小,当初结婚的时候好些人说话就不大好听,说到底就是嘲笑他没本事,顿时心里有点恼怒:“跟你比不了,我家那个都不怎么管我,想在外面怎么样都行,喝酒随时都能喝,可你回回喝到一半就跑,叫人喝不尽兴,搞得我不想跟你一块了。”

那人笑笑,“这点我真比不了你,不过今天肯定能跟你喝尽兴,我老婆出差去了,这两天不在家,儿子送丈母娘家不用操心,这次谁喝不尽兴谁是孙子怎么样?”

黄维自然不甘示弱,“行啊,就看看谁是孙子。”

“走走走,喝酒的走起!”那人回头就招呼,一听说有酒喝,马上就有人应,很快浩浩荡荡组了一大伙人。

平时他们这一伙人经常喝酒,但其实大部分都不怎么瞧得上黄维,黄维这人能力不大,器量也很小,一个大男人斤斤计较还喜欢装腔作势,搞得自己多牛逼似的。

酒桌上,其他人明里暗里打听他跟他老婆的事,他明明瞒得很好,但不知道谁泄露了消息,有人不但知道彭玲跟他闹离婚,还知道彭玲找了律师,问黄维是不是被吓到了,这几天才这么乖。

黄维听得恼火,将自己一个电话就让彭玲回家以及这几天彭玲的乖顺都抖落出来,“我这老婆,我说一就是一,说东她不敢往西,你们谁能像我这样厉害?”

其他人口中连声道:“是是是,我们老婆虽然年轻点,但脾气都没你老婆好。”

黄维一听就知道他们在敷衍自己,心里肯定在嘲笑自己,越想越觉得窝火,连灌了几口白酒。

-

餐坐上摆好了三菜一汤,色泽诱人的糖醋排骨散发出酸酸甜甜的香气,嫩白的虾仁与青翠的豌豆相间,引人食指大动,嫩黄的娃娃菜一根根摆在盘中,吸饱了奶白的汤汁,但直到不再冒热气也没有人动。

彭玲坐在客厅里,一直从傍晚等到天黑,再等到深夜,时钟的指针指向12的时候,外面才响起开门声。

黄维带着满身的酒气摇摇晃晃走进来,因为灯光有点暗,他摸了半天开关都没摸到,迷迷瞪瞪走到客厅,突然看到沙发上坐着一个人,顿时吓了一大跳,连忙后退两步,差点一屁股摔到地上。

等看清楚是彭玲后,他想起了今晚被挤兑的情形,心情顿时很糟糕:“大半夜的你不开灯坐在这里干什么?跟鬼一样差点吓死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