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三十四章 心凉

第二百三十四章 心凉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44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三十四章 心凉

彭老太打开门,看到鼻青脸肿的彭玲,大惊失色:“玲玲?!”

“妈……”彭玲呆呆地叫了声。

要不是模样太熟悉,声音也没错,彭老太几乎认不出眼前这个狼狈的女人是彭玲,“这、这是怎么了?”

彭老太的叫声惊动了其他人,彭家人连忙起身跑出来,一见彭玲的模样都吓了一跳,“怎么回事?”

彭老太隐约明白怎么回事,女儿大半夜一个人带着伤跑回来,除了黄维不会是别人干的,连忙把彭玲拉进屋,关上门以免被邻居看热闹。

彭大姐吃惊道:“你咋弄成这样?黄维呢?”

彭玲低声道:“就是他打的……”

“什么?!”彭家人不敢相信,“黄维打你?!”

彭玲掀起额前的头发,露出青紫的额头,彭家人看清楚她身上的伤,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怎么打成这样?你们、你们这是怎么了?”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每次他喝酒就会打人,有一次肋骨都被打断了,前阵子还住了一次院……”彭玲语声低沉,像是在说别人的事。

“天哪……”彭家人不怀疑她说谎,只是这件事太过震惊,一时难以消化,“他、他怎么能这么对你?!”

“这也太过分了!你怎么不跟我们说?”彭大姐满心的心疼。

“告诉你们做什么?”

“我们给你做主啊!他们黄家是比我们家要好,可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彭玲从小跟姐姐感情不错,可她也知道自己这个大姐也是个软和人,在夫家过得不怎么如意也一直默默忍受着,所以潜意识里没想过告诉她,可没想到她会这么给自己撑腰,或许姜法官说的没错,自己应该早点告诉家人。

彭老太吩咐彭大姐,“快把你爸的药酒拿过来。”

彭大姐连忙找来药酒,接着一顿兵荒马乱,药酒擦在伤口上火辣辣的,可对上家人担忧关切的目光,彭玲冰凉的心也跟着慢慢回暖,但就在她想开口的时候,彭老太说道:“玲玲,你跟黄维到底怎么回事?闹什么矛盾了?”

彭玲微微一怔,“没有。”

“真没矛盾?”彭老太不是很相信,“你们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无缘无故他为什么打你?”

彭玲闻言心头刚刚升起的温度突然遇冷,她看着彭老太,“妈,你什么意思?”

“妈就是担心你做错了什么事,黄维当初对你多好啊,好好的没个缘由怎么会变成这样?”

彭老太满眼担忧和关切,可是她的话却叫彭玲心头发凉。

什么叫没有缘由?难道妈觉得黄维打她是因为她做错了事?

“妈,你觉得黄维打我是我活该?”她不敢相信地看着彭老太,希望她说出否定的答案。

可彭老太虽然没这么说,意思却差不多,“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现在气性大听不得这种话,但是你们日子过得好好的,要不是你哪里跟他闹了矛盾,他怎么会动手?”

彭玲不错眼地看着自己亲妈,有点无力地质问:“为什么一定是我跟他闹矛盾,不能是他的错?就算我真做错了事,他就可以打我?”

彭老太没想到平日温顺的女儿连连反驳自己,只当她挨了打气性大,苦劝道:“你不要钻牛角尖,我没说你真做错事,只是怕你不知道哪里,闹得没法收拾。”

彭玲露出一个悲哀的笑,“怎么没有缘由?他嫌弃我是二婚,他们一家子都瞧不起我,平时拿我当保姆,不高兴的时候当出气包,他在外面受了委屈回家就打我,别人说他捡了个破鞋,他听一次就打我一次。”

“怎么会?”彭老太其实能感觉到黄家人有点瞧不上自家,但是自家的确比黄家条件要差点,女儿又是二婚,他们瞧不上虽然让人不舒服,但也挺正常的,谁让自己女儿就这么个条件呢?

彭玲不说话。

她身上的伤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彭老太心疼又头疼,“那你在家住几天吧,回头都消气了再心平气和地谈谈。”

这次黄维真过分了,让彭玲在家住几天也好,免得他以为彭玲没娘家,回头要让黄维说几句软和话,做个保证,以后好好过日子。

谁料下一刻,彭玲就扔下一个炸弹,“爸、妈,这日子我过不下去了,我要跟黄维离婚。”

“离婚?!”彭家人惊叫,彭老太下意识就反对:“你要离婚?不行!”

“哪有夫妻吵架就离婚的?你闹脾气可以,但这话不准在黄维面前说,否则我第一个饶不了你!”意识到彭玲是认真的,彭老太色厉内荏,彭玲从她近乎扭曲的五官中看到了不容置疑,毫不怀疑要是自己敢离婚,她会不认自己这个女儿。

彭玲嘴唇抖了抖,眼泪流出来:“妈,再跟他过下去,他会我打死的,你不知道他打人有多狠,他今天揪着我的头发往墙上撞,要不是我跑得快,我现在不一定能好好站在你面前……”

彭老太一想到她要离婚就什么都顾不了,厉声道:“夫妻俩过日子不就是吵吵闹闹,黄维是头婚,你是二婚,你们本来地位就不对等,你迁就点他是应该的,他心里介意你离过婚,你就好好哄着他,哪个男人能不介意这种事?!”

彭玲越听心越凉,颤声道:“我是二婚就低人一等?”

“没错!”彭老太高声道,“你要搞明白你是二婚,不是没结过婚的黄花大闺女!黄维哪样不比你前头那个要好?二婚比头婚还要你就该感谢他!死心塌地对他!你还敢想离婚,离了以后你就是三婚!到时候还会有人要你?!难道你想嫁给跟我和你爸那么大年纪的男人,丢完我们彭家的老脸?”

“……脸面比我后半辈子重要?”

见她冥顽不灵,彭老太异常愤怒:“过日子不就是吵吵闹闹,谁像你动不动就闹离婚,离了一次还来一次,你离婚上瘾啊?!”

彭大姐跟着劝道:“玲玲,妈说的没错,过日子就是吵吵闹闹,运气好遇到个体贴的日子好过点,运气不好熬一熬以后就好了,你现在这个年纪不小了,没个孩子又离过一次婚,这次再离了以后可不好办,说出去也不好听。”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