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三十五章 离吧

第二百三十五章 离吧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351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三十五章 离吧

彭玲没想到大姐也反对她离婚,不错眼地看着她,声音沙哑:“大姐,你刚才还说要给我做主,为什么不支持我离婚?”

彭大姐感觉她的眼神让人有点不安,苦口婆心劝道:“这能是一回事吗?我们能豁出去给你撑腰,为的还是你们能好好过日子,离婚可就什么日子都没了,支持你离婚那不是害你吗?我是你姐,能做这种害你的事?”

“就是这个理!”彭老太严肃道,“你是二婚,你头婚离了还能说是男的有问题,二婚再离,别人不知道说得多难听,你还想好好做人就不能离婚!”

“要是我不在意别人说什么呢?”

“树活一层皮,人活一张脸,没皮没脸的人是要被戳脊梁骨的!为了自个快活,你连脸都不要了?!”彭老太越说越生气。

“妈,我也想过忍忍就过去了,可是我忍了这么久,他每次都保证得好好的再也不会打我,上次还跟我跪下求我回家,可是没有用,他改不了,他嫌弃我是二婚,说我是破鞋害他在外面被嘲笑,只要喝了酒就把气撒在我身上,真的很疼,他揪着我的头发撞墙,根本没把我当人看,再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我会被他打死……”

彭玲近乎哀求,她脸上一片红肿,额头更是紫里透黑,可想动手的人下了死手,叫人看得触目惊心。

但彭老太已经被她的执迷不悟气到,只觉得她肯定在外面跟人学坏了,动不动就离婚这套,将来肯定要后悔:“我们不是说了给你做主?你以前没告诉我们,他才欺负你这么狠,你早告诉我们就不会这样,你怎么就钻进牛角尖里,非要离婚?”

彭玲红着眼睛喃喃:“妈,你还不明白吗?他就是嫌弃我,所以才对我下那么狠的手,你们越压他只会让他更恨我……”

“我看不明白的是你!头婚没拴住男人,二婚还敢嫌弃男人,你当自己是天仙?!你以为再离婚还能找到更好的?!总之这个婚不准离!”

彭玲微微张大了眼睛,却是双眼无神。

原来她妈也嫌弃她没用,觉得她没用才离了婚,觉得她二婚能找个比头婚条件好的男人是走了大运,应该感恩戴德,实质还是觉得她没用,属于高攀。

是啊,真的是高攀,可是高攀就该被瞧不起?挨打了就该含着血默默吞下?

她看着自己的母亲,哽咽问道:“如果我一定要离婚呢?”

彭老太简直要气死了,一巴掌打在她身上,“你怎么就执迷不悟?哪个男人没点缺点,你想让男人捧着你先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条件!没有就不要作!好好过日子!”

“我也想好好过日子,可是这日子过不下去啊,妈!”

“怎么就过不下去?黄维要打你你不知道跑?回头消了气好好哄他不就行了?作什么死非要离婚?”

“是啊,你姐夫老家那边有个女的离了两次婚,后来只能找个五十多岁的老头,那老头儿女都没比她小多少岁,说好了她不能生孩子,为了以后养老拼命讨好继子继女,可继子继女都要结婚生子了,再讨好感情能有多好?难道你以后也想这样?”彭大姐跟着劝道。

“听见没?你也看看自己什么年纪,你已经三十好几了!不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黄维跟你年纪相当还准备要孩子,你现在要的是安稳日子,不是什么追求刺激!今晚你现在家里住下,一会儿给黄维打了电话,明天好好谈谈。”

“一定要好好说,玲玲,离婚对你没好处,黄维除了这点毛病,其他都挺好的,我要是你就好好哄他,脾气再大的男人哄哄就会好了。”

听着母亲和大姐轮番劝说,一字一句都是为了她好,可彭玲只觉得浑身冰冷,喃喃问道:“……所以你们都不同意我离婚?”

“不同意!不可能同意!”

彭玲看着自己的家人,一字一句问道:“如果我一定要离婚呢?”

彭老太看她执着的眼神就知道她还没放弃,说了半天还是执迷不悟,怒吼道:“说了不准离不准离!你要是敢背着家里人把婚离了,以后就别回来!”

彭玲嘴唇动了动,哀哀地叫了声:“妈……”

“别叫我妈!我没有没皮没脸要离两次婚的女儿!”

听到这要断绝关系的狠话,彭玲身体微微一颤,只感觉有一把刀子扎进了自己心里,她慌张地扫过屋里的每个人,想寻求支持,可目光触及脸色阴沉的父亲,便知道他也不同意自己离婚。

彭玲悲哀地发现,竟没有一个家人支持她,寻求不到任何帮助。

她的心彻底冷了。

【亲人之间也需要缘分,有些亲人亲密护短,有些却形同陌路,如果他们不理解你也不必强求,正如你不能理解他们一样,看清这一点,从此以后你要为自己做主,不要让他们支配你。】

“我知道了……”彭玲失神地点了点头,抹了把泪,声音有点沙哑,但眼神已经随着心里的冰冷变得像一口古井,平静而死寂,竟然叫人有些陌生。“我先走了,你们就当我没回来过吧。”

彭老太和彭大姐都有点慌张,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一时没有做出反应。

就在这时,彭老头突然瓮声瓮气地问道:“黄维一直这么打你?”

彭玲顿了一下,低低地嗯了声。

“什么时候开始的?”

“结婚后没多久。”彭玲语气平静得像在还说别人的事,甚至一边说一边看着家人的脸,想着他们会不会有反应,“一开始喝醉了扇我耳光,酒醒后跟我道歉,保证下次不会这样,可下次喝酒还是打我,只要喝酒就打我,从扇耳光慢慢变成拳打脚踢,后来还拿椅子砸我,每次他都只打我身上,怕别人知道不好……”

彭老头眉头紧锁,“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跟家里说?”

彭玲默然不语。

彭老头阴沉着脸,沉默了几秒,道:“离吧!”

“什么?!”彭老太和彭大姐大吃一惊。

彭玲无比震惊地看着自己父亲,不敢相信他竟然同意自己离婚。

“想离就离吧!”他说。

这无异于惊雷炸开,彭老头失声叫道:“老头子,你怎么能同意离婚?!”

“不然呢?”彭老头看着老妻,“你看看玲玲现在什么模样?玲玲是二婚没错,可黄家不把玲玲当人看,难道还上赶着让他们作践?”

“她再离了以后可怎么办啊!”

“至少保得住命。”彭老头目光深沉地看着彭玲,哑声道:“你自己想好了就不要后悔,以后还是得靠你自己,往后就算你后悔家里也帮不上你的忙。”

彭玲这才回过神来,却不知道该跟父亲说些什么,呐呐地叫了一声:“爸……”

彭老头挥挥手,起身回了房间。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