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三十六章 你值得

第二百三十六章 你值得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6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三十六章 你值得

彭老太连忙追上去,“哎!老头子,你怎么能同意她离婚!”

兵荒马乱中,彭玲的思绪回到了几天之前。

-

“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知道秦律师可以帮我离婚,可是我家里人早晚会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说……还有离婚以后……”

影院外,短暂的沉思后,她想到的问题越来越多,反而越发茫然。

秦律师能逼黄维签字离婚,可是没法帮她搞定家人,她一鼓作气想要离婚,可也能想象家里人知道这件事后的反应会有多么激烈,她不敢去面对,否则黄维也不会拿这件事拿捏她。

还有离婚以后呢?哪怕两次遇人不淑,她还是向往拥有一个温馨的小家,可她一个离过两次婚的女人还有这样的机会吗?

“如果你真的放不开这段婚姻就一定要比他更强,强到他不敢动你。”姜芮书斩钉截铁地说,“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可以向能帮助你的人求助,如果有别人的帮助仍然无法保护你,那就离开!”

“我……”她无法确定,她连离婚也是仗着律师的势才敢提出来,她很羡慕那些独立自强的女性,比如姜法官,比如赵律师,可是她从来不是那样的人。

知道是一回事,可做起来又是另一回事啊……

她这辈子大概都无法成为这样发着光的人吧?

“姜法官,你一定觉得我很没用吧?”她很懊恼沮丧,有时候忍不住想,像自己这样没用的人存在究竟有什么用。

姜芮书摇了摇头,“如果你还没下定决心,不知道该怎么做、能怎么做,你可以自己去确定。”

“……怎么确定?”

“第一,这段婚姻还有值得你维护的地方吗?”

“一个人或许会粗心大意,不擅长照顾人,不懂察言观色,但对方真的把你放心上,一定会想办法为你调节家庭矛盾,不会对你的需要假装不知,也不会对你的无助视若无睹。”

“第二,你丈夫真的能改好吗?”

“婚姻不易,所以我不反对你重回家庭,婚姻出问题的时候离婚不一定是最佳选择,但是选择维护婚姻必须有个前提:零家暴!因为家暴不是感情问题,是人身安全问题,任何婚姻都不值得你冒生命危险去维护,如果遇到暴力,反抗或者马上离开!你的安全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第三,告诉你的家人。”

“家人是这世上最可以理所应当索取支持和帮助的人,你的家人或许会反对,但如果他们真的为你考虑,一定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吃亏。只是我也想告诉你,亲人之间也需要缘分,有些亲人亲密护短,有些却形同陌路,如果他们不理解你也不必强求,正如你不能理解他们一样,看清这一点,从此以后你要为自己做主,不要让他们支配你。”

姜芮书说的三点一下子扎进了她的心里,只要得到这三点的答案,她就知道该怎么决定。

“那姜法官,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觉得我……我还值得吗?”

还值得有人交往吗?还值得得到更好的生活吗?

“值得!”她没说完,但姜芮书听明白了,平静而温和地告诉她:“不论你幸运或不幸,不论你头婚还是二婚,不论你家人支不支持,不论别人理不理解,你永远都有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权利,永远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结婚不一定是为了幸福,但离婚一定是。”

“所以,不要害怕。”

“这是你的权利。”

-

“作死啊!现在纵容她离了婚,以后这日子可怎么过?这不是帮她,是在害她啊!”

在彭老太痛心疾首的呼喊声中,彭玲收回了思绪,看着仍然试图反对自己的母亲和大姐,心里有了答案。

母亲和大姐或许真的是担心她,可是她们不理解自己的决定,觉得离婚对她不好,以前遇到这种情形她只觉得不开心,并不觉得哪里不对,可她现在突然意识到,这大概就是有缘无分吧——

有幸成为了亲人,可是无法相互理解,成不了彼此最亲密信任的人。

原本她以为全家都会反对,没想到父亲会支持她,这就够了。

他们仍是亲人,可她不会苛求他们无条件的理解,她仍然爱护他们,可不会再让他们决定自己的生活。

彭玲缓缓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再睁开眼时,眼中的犹豫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坚定。

-

秦聿接到彭玲的委托电话时,有一点小小的意外,意外于她这次的决心之坚定,但对于她要离婚这件事并不是很意外。

有了彭玲的特别委托,他直接给黄维下了期限,不离婚就等着接刑事诉讼。

那天黄维被电击后过了半小时才恢复,恢复后他勃然大怒,发誓一定要给彭玲好看,但彭玲已经逃跑,他猜测彭玲跑回了彭家,准备第二天找人上彭家找麻烦。

但还没等他纠集好找茬的人,便接到了秦聿的最后通牒。

他直接闹到彭家去,彭老太倒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彭家大事一向由彭老头做主,看到黄维这样气势汹汹,彭老头更加坚定了让女儿离婚的念头,然后秦聿接到消息,直接给彭家报了个警,把黄维一众闹事的人都逮进了局子里。

接下来秦聿完全控制了节奏。

黄维本来还想拖死不离,但在接到故意伤害的传票后,立即认怂了。

一周后,彭玲拿到了离婚证,一起拿到的还有五万块钱,这是秦聿坚持为额外争取到的赔偿,用他的话说,这是黄维买三年自由的钱,五万块已经很便宜。

她很清楚地记得,黄维确定自己不得不赔这笔钱的时候,脸扭曲得像要吃人。

看起来有点可怕,但是……意外的很爽。

“秦律师,谢谢你。”彭玲深深地鞠了一躬,此时的她已经跟一周前全然不同,眉宇间的郁气一扫而光,眼中也不再是畏缩胆怯和沉沉暮气,取而代之的希冀。

她不但走出了阴霾,还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完全变了一个人。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