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三十八章 兄弟单位

第二百三十八章 兄弟单位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0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三十八章 兄弟单位

这天夜里下了一场大雨,天像是漏了一样,哗啦啦的声响整夜没停,姜大橘不知何时跑到了床上,挨着枕头盘成一团毛球,睡得无比香甜。

姜芮书伸手撸了一把大毛球,毛球浑似无骨地摊成一块猫饼,舒服地打着呼呼。

打开窗户,沁人的空气夹着湿气和凉爽扑面而来,外面的树叶落了一地,明媚的阳光撒落大地,天格外的蓝,也格外的辽阔,真正让人感觉到了秋高气爽。

叮咚。

手机屏幕亮起。

钱清昊:【早安,亲爱的姜法官。】

自从上次看电影后,他每天早晨和晚上都会发消息问安,称呼从姜法官到芮书到亲爱的姜法官,带了点调侃的意味,还有点亲昵,可并不让人反感。

姜芮书微微笑了笑,给他回复:【早安,钱总监。】

在高层公寓中,钱清昊看着她对自己的称呼,不由露出一抹笑意,修长的手指轻点键盘,【早餐吃什么?】

姜芮书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范阿姨已经把早餐摆上桌,她拍了张照片直接发过去。

“芮书,你跟谁发消息呢?”范阿姨敏锐地开启八卦雷达。

“一个朋友。”

“什么朋友呀?”

姜芮书一听就知道范阿姨觉察了什么,没有隐瞒她,“一个正在接触的朋友。”

范阿姨激动三连问,“名字?多大?长什么样?”

姜芮书扶额,“范阿姨,我也是刚开始接触他,八字没一撇呢。”

愿意接触就是个大进步!以前可是连接触都不愿意呢!范阿姨按捺不住,“我认识吗?”

“不认识。”

范阿姨咦了声,“我还以为是秦先生呢。”

姜芮书想起秦聿那张过分精致的脸,他昨晚黑脸的模样也那么好看,可惜一张嘴就幻想破灭,“您可别瞎想,我跟他关系一般般,就一些工作上的往来,平时没别的联系。”

“关系一般般你还让人到家里吃饭了。”范阿姨嘀咕,“人可是你第一个请到家里吃饭的异性朋友。”

“那不是意外么。”

“好吧好吧。”范阿姨对秦聿印象很好,但到底不大熟,又问:“有照片吗?”

“没有,不过长得不错。”钱清昊朋友圈倒是有照片,但她不想翻。

“有秦先生好看吗?”

“……您别拿他做标准,不然我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以前学校里关于秦聿的脸有个说法是五十年一遇的神颜,虽然有点夸张,但姜芮书必须承认秦聿是她见过长得最好的男人之一,以他的长相为标准找对象,那很大概率会注孤生。

范阿姨摆摆手,“我就问问,你眼光好,你觉得好的肯定不赖。”

姜芮书好笑,以前倒不知道范阿姨是个颜粉。

这时,手机又叮咚了一声,一条新消息跳出来:【看起来很好吃,你做的?】

姜芮书放下筷子,【是我家阿姨做的,我不怎么会做饭。】

钱清昊发了一张照片过来,吐司、培根、荷包蛋、南瓜粥,摆盘很美,叫人一看就食指大动。

姜芮书:【你做的?】

钱清昊:【嗯。】

钱清昊的手指在屏幕上顿了顿,又打了一串字:【希望有一天能做给你吃。】

姜芮书看到满是暗示的这句话,不过她被撩习惯了,对此报以微微一笑,【看来你厨艺真的很好,钱大厨。】

没有得到期待中的回复,钱清昊倒也不失望,适可而止的暂停了早安话题:【你吃早餐吧,路上注意安全,回见。】

姜芮书吃了早餐换好衣服便出了门。

她已经不怎么回南山那边住,虽然凯旋公馆比较远,但早晚餐和家务都不用操心,反而节约了很多时间。略作衡量,她便搬回了凯旋公馆,习惯了每天四五十分钟的车程,感觉凯旋公馆也不是很远。

“姜法官!姜法官!你可算来了。”

姜芮书刚走自己办公室就听到有人喊自己,回头一看,只见是个发际线向地中海转移的男同志从隔壁办公室跑出来,人很陌生,但感觉气质有点熟悉。

“你是……”

男同志身后几个脑袋探头出来,刘一丹非常礼貌友好地介绍:“这位同志是B区法院代表,一会儿要开庭的债务纠纷的被告代表。”

男同志脸上表情一滞:“……”能别提什么被告吗?

姜芮书顿时想起了对方是谁,待会儿有个债务纠纷开庭,原告是一家饭店的老板,被告很不巧是老熟人,哦不,老熟单位——B区法院。

这案子其实很简单,B区法院不知为什么拖欠了饭店十来万招待费,饭店老板是个暴躁的硬汉子,要不到钱就一怒之下告到法院,由于B区法院自己成了被告,不能受理自己的案子,于是上级法院就把这案子交给了C区法院审理。

这人便是B区法院派过来的代表,这事不是什么好事,说出来挺丢脸的,但他也实在倒霉,过来找主审法官沟通刚好碰到认识他的人,刘一丹知道他身份后便知道了是什么案子,于是就把这事科(ba)普(gua)给了其他同事。

刚才一伙子法官就围着这位倒霉催的哥们吃瓜,哼,看B区今年还怎么有脸在他们C区面前哔哔~

“你们C区的法官这么闲吗?”B区的男同志抱怨,C区这帮法官嘴贼毒,明里暗里看他们B区笑话,太没节操了!

姜芮书示意他到办公室来,闻言微微笑了笑:“这不是关心兄弟单位嘛。”

关心个屁!

男同志一听姜芮书的调调就觉得要不好了,怕不是跟那伙子法官一个德性,卯足了劲想看他们B区的笑话,这可不行!马上严肃脸:“其实法院不是故意拖欠招待费的,最近内部人事有点变动,年尾这个季度事情又多,这事就给耽误了,我们B区那么大一个法院,想想也不可能故意拖欠招待费是不是?姜法官,咱们两区的法院是兄弟单位,你可一定要帮帮我们……”

姜芮书绕到办工桌后,放下包,打开电脑,这才抬头看着他问道:“怎么帮?”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