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三十九章 妖精

第二百三十九章 妖精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24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三十九章 妖精

他一听有戏,搓手嘿嘿道:“你看能不能撤诉……”

“不行。”姜芮书颇为同情地说,“上头发话了,你们最好能让原告接受民事调解,不然就判你们败诉。”

他顿时急了,“哎!姜法官,还没开庭呢就判我们败诉,这不符合程序啊!”

姜芮书瞥了他一眼,“你们有胜诉的机会?”

他哽了下,嘴唇动动,实在说不出胜诉的话。

就是知道肯定会败诉,所以才想私了完事,不然背个败诉的结果多丢脸!只要对方同意,这么做不违规,哪想上头直接发了话,说来这事也是他们没做好,哎……

“其实不调解也有好处,原告提出的利息过高,法院不会支持,最多按银行利率给他算欠款利息,这样你们败诉的话,可以省下……唔,四五千块钱吧。”姜芮书语气真诚,为兄弟单位真是殚精竭虑了!

可这位代表同志马上就脸红了,连连摆手求饶:“拜托拜托,您别说了,我们愿意调解,就按原告要求的利率赔付……”

省那四五千有啥用!还不是败诉!

为了这么点钱跟人家苦主杠到底,说出去还抬得起头?

不过这位姜法官,他悄悄斜了眼姜芮书,嘴上说得好听,意思却比刚才那帮说风凉话的法官还扎心,人家只说工资还发得出来吗这点钱都欠,是不是小金库被撬了,还是今年没办案子绩效都没了啊,她呢,自己跑这一趟什么都没争取到,自己还得感谢她。

难怪自己来的时候,有人说C区那帮法官心脏,尤其女的不好惹。

惹不起惹不起。

拿到调解书,怒目金刚似的饭店老板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神色,感谢了姜芮书,话题又一转,“姜法官,这个钱如果还是逾期不还,是不是可以申请强制执行?你们法院能管他们法院吗?”

男同志:“……”

姜芮书看了眼差点原地去世的B区同事,抿唇轻轻笑了笑,“我们法院管不了他们法院,但这个调解书是有效的,逾期可以申请强制执行。”

C区执行庭的法官带干警上门要债……

男同志默默咽下一口老血,连忙道:“这个钱一定会在调解书规定的日期内转到你账户上!”

饭店老板打量他,“法院你说了算?”

男同志:“……”

他已经无力辩解:“就算不是我说了算,调解书有法律效力,一定能说了算。”

“那我就等你们还钱,不过我可不是相信你们,我只是相信这边法院的判决,要是收不到钱我就上诉!”饭店老板扬了扬调解书以示威胁,这次告法院的结果给了他很大的信心,一点也不怕再告一次。

“好的,请您放心,一定准时还钱。”男同志有气无力。

饭店老板这才心满意足地走了。

原告已走,作为被告代表的他也该回去汇报情况,按理该说声谢谢,但这声谢实在说不出来,他憋了半天,说了句:“麻烦姜法官了。”

“不麻烦。”姜芮书笑容温和礼貌,“你们仔细点吧,公信力建立起来难,可要毁掉,只要一件小事。”

这事就是各种凑巧,再碰到一个急躁的当事人,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但说到底是他们理亏,事情虽不大,但的的确确影响到了法院形象,就刚才原告的表现足以说明这一点。

他幽幽叹了口气,心道经过这件事,不仔细也不行了。

“多谢。”这次真心实意跟姜芮书道了谢,转身离开。

下班的时候,刘一丹突然过来,有点不好意思地问:“姜法官,之前你说邻居的大猫生了三只小猫,现在小猫应该可以独立生活了吧,你邻居到底是打算自己养还是给小猫找主人呀?”

姜芮书看她,“你还没找到合适的小猫?”

这事之前就说过,秦聿没拿定主意,不过刘一丹的话倒是提醒了她,有段时间没去看小猫,如果秦聿不养小猫的话,现在可以相看主人了。

刘一丹叹气,“倒也不是,就是猫舍的猫都好贵,动不动就万儿八千,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在意血统,但真的没找到让我一眼就喜欢的猫咪,姜法官,你再帮我问问呗。”

“行。”姜芮书点头应下,“我去就问问,问到了就跟你说。”

原本她想打电话直接问,但手机拿起来想了想,决定回去当面问比较好,正好可以看看墨玉和小猫,也不知道秦聿有没有给小猫起名字。

回到凯旋公馆,姜芮书先吃了饭,随后带姜大橘出去遛弯,打算一会儿回来的时候去秦聿家家看看,要是他不在家再打电话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S市的秋季很舒爽,夜里有点凉,但温差不大,昨晚下的那场大雨将干燥驱走,白天的阳光和微风又将湿气带走,和煦的晚风吹在脸上,很是沁人心脾。

姜大橘扭着肥圆的屁股在前面走猫步,也不知是不是气温下降的缘故,它最近特别黏人,化身小嗲精,特别爱撒娇。

“喵~~~~”它回过头来,叫得那叫一个婉转。

姜芮书一听便知道它要抱抱,无奈地抱起来,掂了掂,感觉又胖了点,肚子跟水一样在晃动。

“大橘,你再这样吃下去,该叫姜大球了。”姜芮书嘴里嫌弃,手却爱极了这软绵绵的大毛球。

“喵!”

“一会儿去看你孩子,可不准乱叫。”姜芮书揉了揉它毛茸茸的脑袋,就这么抱着朝秦聿家的方向走去。

天已经黑了,姜芮书很远就看到秦聿家那栋两层别墅亮着,心想自己运气真不错,要找人就碰到了他在家。

她走到铁门前按了门铃,第一次没人接,又按了一次,还是没人接,就在她想是不是人不在的时候,楼上的窗户打开了,秦聿那张惊艳绝伦的脸出现在窗户后。

他头发湿漉漉的,有点凌乱,身后的灯光好似给他打了一层光晕,脸孔有些模糊,让他看起来不像真人,像个从夜里来魅惑人的妖精,一双幽深的眸子透过沉沉的夜色看着她。

姜芮书的心跳顿了半拍,道:“有事找你。”

秦聿关上窗,过了一会儿,铁门应声而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