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四十一章 失约

第二百四十一章 失约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41  |  更新时间:

第二百四十一章 失约

就他这要求,小猫估计是嫁不出,哦不,找不到合适的主人了。

姜芮书在心里腹诽,抱着姜大橘缓步离开。

啪嗒,一滴水打在脸上。

姜芮书抬头一看,一团黑压压的乌云遮住了天空,下一刻,雨水一滴一滴掉下来。

要下大雨!

她抱紧姜大橘,发足狂奔向前跑。

呼啦啦……

天像漏了个洞,瓢泼大雨顷刻间落下,将这片天地笼罩。

秦聿听到雨声,马上起身走出去,但雨幕之中早已不见人影。

-

姜芮书赶到家里的时候,整个人快淋成落汤鸡,范阿姨见了连忙拿浴巾给她,嗔道:“怎么不躲躲雨再回来?”

“正好回来的路上下雨,干脆跑回来了。”姜芮书抹了把脸,看看怀里的姜大橘,姜大橘的皮毛也被打湿了点,抬头看她,打了个喷嚏,“喵?”

姜芮书笑着把它递给范阿姨,“您给大橘吹吹毛。”

范阿姨接过大毛球,不住念叨:“你也快去换衣服,要不要给你煮点姜汤?”

“不用不用,洗个澡就好。”

秋雨带着寒气,姜芮书泡了十几分钟热水,这才感觉身体热乎起来,裹着浴巾滚到床上,听着哗啦啦的雨声,分外惬意。

叮咚,手机突然响了声。

姜芮书划开屏幕,原来是钱清昊发来的语音,点开语音的一瞬,他温润晴朗的声音从听筒流出:“芮书,回家了吗?”

“今天没加班,很早就回来了。”姜芮书说。

“那明天呢?”他问。

姜芮书想了想明天的工作安排,“明天没意外应该也不加班,加班也不会很晚。”

大约是听到了好消息,他的声音里带了点笑意,“上次说去吃俄国菜,你明天不加班的话,我们就明天去吧。”

姜芮书知道他,“好啊,那明天见。”

“嗯,那我去订位子。”

这时,钱清昊那边有人在跟他说话,似乎有人在叫他总监,姜芮书不由问了句,“你还在加班?”

他嗯了声,“还有一点工作,很快就做完。”

“你这么忙,那明天不耽误时间吗?”

“没关系,跟你的话就有时间。”

姜芮书摸了摸自己的脸,也不知道是不是夜晚的加持效果,听到他的声音,感觉跟平时有点不一样,她感觉到了他的真诚。

这样的真诚无疑是让人动容的。

她微微笑了笑,“那你先忙吧,明天再联系。”

她以为自己会有很多想法,或者梦到什么,实际并没有,睡眠一向很好的她在躺到床上后,十分钟不到便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

第二天,姜芮书遗憾地告诉刘一丹,邻居的小猫没法领养,当然,她没说秦聿为什么不让领养,那太招人恨了。

刘一丹有些失望,她看过姜芮书拍的小猫照片,虽然三只是混血,但颜值都很高,毛色和眼睛长得极好,所以才动了领养的心思,甚至心里做好了准备按照猫舍的价格给猫主人一个大红包。

可惜人家不让领养。

不过猫主人原本就没有透露过送养小猫的意思,她失望了一会儿,决定周末再去猫舍看看,相信一定会找到合眼缘的猫咪。

上午下午都有开庭,等到手机响起的时候,姜芮书抬起头,发现天已经黑了。

“抱歉……”她接通电话,很歉意地跟电话那头的人说,“我忙昏头了,没记起时间。”

今天开庭的案子原本都很简单,正常情况半个小时就能结案,可是下午突然来了一对当事人,她做了很久的调解,其他工作又不能耽误,便一直赶到了现在。

钱清昊正坐在高端精致的俄国餐厅里,从落地窗外眺望苍茫的夜色,玻璃上映出自己形单影只的倒影,他轻轻叹息道:“真不想第一句听到你的抱歉。”

“Simon……”

“没关系,你的工作没法耽误,我能理解。”

姜芮书闻言更加内疚。

“你要忙到什么时候?”他问。

姜芮书看了看手头的工作,“大概挺晚,你不用等我了。”

钱清昊嗯了声,“那你先忙吧,回头联系。”说罢挂断了电话。

这还是他第一次先挂电话,姜芮书觉得他是不是生气了,也怪自己没法赴约连说一声都忘了,的确有点过分。

【抱歉,这次是我不对,下次一定会提前跟你说。】她给钱清昊发了条消息。

钱清昊没有回复。

姜芮书越发觉得他生气了,但现在没那么多时间去琢磨,放下手机马上又投入了工作中。

“姜法官。”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有人敲门。

姜芮书抬头一看,是法院的保安,“外面有人找你。”

“找我?”姜芮书问,“什么人?”

“一位先生。”

谁这时候找她?姜芮书奇怪,先保存了电脑,随后跟保安下楼。

法院晚上不让无关人士进来,姜芮书只能到法院外面见人,等到了外面便看到一辆白色的轿车停在路边,一个挺拔的人影靠着车,远远地看过来。

“Simon?”姜芮书惊讶不已,“你怎么来法院了?”

钱清昊微微笑了笑,迎上来轻声道:“你不去找我,我只能来找你。”

姜芮书有点动容,随后有点为难:“可是我还没忙完……”

他笑了声,“跟你开玩笑的,只是顺路路过,顺便给你送点夜宵。”说着从车里提了个一个手提纸袋出来,上面印着的商标是S市一家很有名的糕点。

“顺路?”姜芮书指了指手提纸袋,如果她没记错的话,钱清昊的住处好像不在C区。

“好吧。”他摊手,笑容坦然:“我只是想来看看你,看看你工作的环境,可惜保安说晚上无关人士不能进去,我只能在这里望梅止渴,说起来我还没有见过你现场开庭,很想看看你是怎么办案的。”

“我觉得你不会感兴趣的。”姜芮书给他泼冷水,“现实中庭审大部分很繁琐,没有影视剧里唇枪舌战的场面,有时候甚至连律师都没有,碰到某些涉及材料比较多的案子,需要反复核对材料和数据,会无聊到让人打瞌睡。”

“看到你就不会无聊。”他深深看着姜芮书。

“你今晚吃了蜜吗?说话这么动听。”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