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四十八章 照片

第二百四十八章 照片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25  |  更新时间:

第二百四十八章 照片

“路南?”姜芮书轻轻叫了声。

“姜姐姐……”路南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墨小南死了呜……我……没保护好……”

姜芮书听得心揪,柔声安慰道:“路南,这不是你的错,墨小南不会怪你的,我们也不会怪你。”

“我……”路南忍不住哭。

姜芮书柔声安慰了一会儿,他还是止不住哭,巨大的愧疚几乎将他淹没,快要喘不过气来,姜芮书轻声道:“你先告诉姐姐发生了什么事,姐姐才知道怎么帮助你。”

“表姐……是表姐……”

路南翻来覆去只说是表姐,姜芮书没指望这么小的孩子能把事情完整陈述,便引导着询问,路南说得磕磕绊绊,姜芮书连蒙带猜整理出了事情经过。

今天上午,路南表姐到家里来玩,路南开心又得意地跟表姐炫耀自己的小猫,谁知道表姐看到小猫后说很喜欢,让路南送给她,路南当然不愿意,表姐就说拿别的东西跟他换,路南死活不答应。

路南表姐很快就走了,但是她离开之后,路南发现小猫不见了,急得到处找,是林阿姨想起路南表姐走的时候有点不对劲,打电话过去问,路南表姐就承认了是她带走了小猫,说自己有用。

路南知道是她带走了小猫,马上给她打电话过去要小猫,可她直接说小猫已经没了,路南哭着闹着要小猫,路南表姐这才跟他说小猫死了,改天再买一只赔给他。

路南不相信小猫,闹着就是要她还小猫,路南表姐被闹得不耐烦,给他发了一张照片,路南这才信了。

姜芮书觉察他语气有些异样,似乎被吓到了,小心翼翼问道:“什么照片?”

“猫猫很多血……”

姜芮书眉心拧起来,“能把照片发给我吗?”

“我知道是墨小南,我知道是它……”路南说着没忍住哭起来。

“路南乖,别哭,可以先把照片发给我吗?我看看能不能把墨小南找回来。”

路南抽抽搭搭地应了声,挂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姜芮书手机响了声,是路南发来的照片。

姜芮书瞳仁猛地一缩。

照片里,一只黑色的小猫躺在一滩鲜血里,皮毛凌乱,沾上了污血,四肢被折断,这还不是最残忍的,最残忍的是,它的整个脑袋被踩烂,变成了扁的。

姜芮书的眼睛一下子红了,愤怒油然而生。

虐猫!!

小猫是被虐待而死的!!

她完全能想象小猫临死前遭遇过怎样惨绝人寰的虐待,可是它太小了,根本无法反抗庞然大物的人类,最终在悲戚的哀鸣中在痛苦死去……

凶手简直灭绝人性!

难怪路南那么难过,这么小的孩子对死亡根本没有概念,你告诉他这个词的含义,他也不一定能体会,可是路南现在明白了,是血淋淋,是面无全非,是支离破碎,是永远失去,是再也听不到心爱的小猫喵喵叫……

这个连大人都害怕的事就这么狰狞地展现在他面前,扎进他的心里,让他知道死亡是多么的可怕。

更何况,死亡的是他最心爱的小猫……

姜芮书咬牙,恨不得马上让凶手接受制裁,但是很快她就让自己平静下来,重新分析这件事。

小猫纯黑,没有其他明显特点,虽然路南说他知道是墨小南,但也不排除路南表姐拿别的照片吓唬路南。

不过路南爸爸也说小猫死了,一只小猫而已,路南爸爸不至于骗路南,所以小猫应该是真的死了,但也不排除小概率路南爸爸嫌麻烦不想跟亲戚计较,放弃追回小猫,觉得给路南重新买一只猫更方便。

姜芮书更倾向于前者。

如果小猫真的是路南表姐虐待而死的,那么她很可能是一个虐猫爱好者,带走墨小南就是为了虐死杀死取乐,行为上属于故意的。

这事不管怎么样,必须有个交代。

她先打开电脑先搜索了一下相关资料,有了大概的了解后,换了身衣服,裹上风衣,下楼出了门。

范阿姨听到动静打开卧室门,没见到人影,便上楼敲姜芮书的门,“芮书?”

发现没人应,门也没锁,范阿姨轻轻一推,里面没人。

“这孩子大半夜跑出去做什么?”范阿姨嘀咕了一声,想到她先前说的追求者,顿时眼睛一亮,“难道约会去了?”

-

秦聿原本不让猫咪进卧室,但送了一只小猫出去后,墨玉到处找小猫,他的卧室随之解了禁。

不过找了几天后,墨玉大概知道孩子已经离开,不再寻找,但秦聿卧室作为“新打下的领地”,墨玉每天都会进来巡视。

今天晚上,也不知道是墨玉感觉到了主人心情不好,还是有所感应,呆在秦聿卧室里没走,盘成一团跟秦聿相对无言。

秦聿伸手摸了摸它,“抱歉……”

墨玉一双清澈透亮的眼睛看着他,看不出悲喜。

两只小猫喵喵叫着想跳上窗台,但是它们还太小,没有那么强的弹跳力,着急地在旁边喵喵叫。

秦聿一把捞起它们,两只小家伙找到妈妈,喵喵叫着蹭过去,墨玉舔舔这只,舔舔那只,一派温馨甜蜜。

秦聿默然看着它们,一时无言。

“铃铃铃……”门铃突然响起。

秦聿往窗外望去,透过沉沉的夜色,昏黄的路灯下,姜芮书一个人站在外面按门铃,姜芮书大概看到了他,冲他挥了挥手。

她大半夜过来做什么?

秦聿眉心微蹙,还是起身下楼。

过了一会儿,姜芮书走进来,她裹了一件米色风衣,里面穿的是一条浅蓝色长裙,齐肩的直发自然散落肩头,也不知外面风大还是没有,头顶有些凌乱,清秀的脸孔素面朝天,皮肤白得有些晃眼。

看着深夜来访的姜芮书,秦聿语气清淡:“什么事?”

“抱歉,是不是打扰到你了?”姜芮书见他穿着睡袍,估计已经躺下,可这件事她觉得需要第一时间告诉他,所以不顾深夜贸然前来。

秦聿让她坐,“有事就说吧。”

“是小猫的事,路南给我打了电话,大概说了怎么回事。”她开门见山,“……我很抱歉。”说着将手机递给他。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