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四十九章 登门拜访

第二百四十九章 登门拜访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4  |  更新时间:

第二百四十九章 登门拜访

秦聿狐疑地接过手机,目光落到屏幕上的一瞬,陡然锋锐!

“这张照片是路南表姐发给路南的,告诉他小猫已经死了,路南说这就是墨小南。”姜芮书长话短说,她知道秦聿一听就懂。

“猫是他表姐杀的?”秦聿的声音带着冷意。

“很大概率是,如果路南表姐没有同伴的话。”

“虐猫爱好者?”

“有可能。”

“对方个人信息?”

“暂时没有。”

秦聿看着照片,眸中深沉似水,手指轻轻点了下,将照片转发给自己,随后还给姜芮书,“我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

姜芮书看他心情不大好,也不多打扰,道:“我明天会去看看路南,了解更多信息,到时候再告诉你。”

“不必,我自己就可以。”

“还是让我跟你一起吧,我是中间人,这件事多少跟我有关,我有权利也有必要弄清楚整件事。”

秦聿不置可否,看着她说了声,“稍等。”

姜芮书以为他还有话没说完,却见他上楼换了身衣服,带上钥匙,“走吧。”

这是要送她回去。姜芮书心头微暖,摇了摇头:“就几步路,我自己可以回去。”

秦聿没理,示意她走,姜芮书见他坚持便也不再拒绝。

晚风夹带着深秋的寒意迎面吹来,姜芮书打了个喷嚏,连忙拢了拢衣领,将自己裹在风衣里,这才感觉到温度不再流失。

秦聿瞥眼她一眼,跟她换了个位置。

风从四面吹来,但他生得高大多多少少挡了点风,聊胜于无。

姜芮书不由瞧了他一眼,这人不张嘴的时候还是能赚取好感度的。

周围一片漆黑,只要一路的路灯亮着,灯光将他们的影子拉长,四周悄然无声,只有两人的脚步声,让姜芮书有一种这世界只有他们俩的感觉。

她酝酿着话题,在远远看到自家大门的时候,终于缓缓开了口:“这件事我很抱歉,你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跟我说,能弥补的我一定会尽量弥补。”

“没必要。”他声音冷淡。

“你可以想好再跟我说。”

“照你这么说,我也有责任,不应该把猫送出去?”

姜芮书摇了摇头,想起小猫惨死的模样,心里仍有些不好受,“责任不在你,也不在路南,我们所有人都不愿意发生这件事,可毕竟是我牵线你才会把小猫给路南,不做点什么,我过意不去。”

“不需要,也没兴趣。”他说,“你真过意不去,等我向投诉物业的时候,麻烦姜法官附会。”

“你要向投诉物业?”

“禁止将有暴力倾向的人放进来。”

凯旋公馆需要经过相关业主允许并实名登记才能进入,但其他业主投诉的话,上了黑名单就不能再进入,路南表姐应该不是经常来,来这里也不会给其他业主造成什么危害,但不让她进来,也算是一种权利的剥夺,多多少少能膈应到她。

这么无关紧要的事,看来秦聿是真的不需要她做什么。

姜芮书嗯了声,“明天我就跟物业投诉。”

两人说话间到了姜家,秦聿站在树影下没再向前,用眼神示意她进去。

姜芮书:“我到了,你回去吧。”

秦聿没说什么,转身走进夜色里,但他没有马上回去,而是去了一趟保安部,以暴力倾向人员进入为由向保安部提出了投诉,随后带着路家的登记信息离开。

第二天姜芮书联系他的时候,他表示要上路家拜访。

他拜访的时间很早,姜芮书早餐都没吃就赶到路家,在大门外遇到了他,因为上门拜访,他穿得很正式,西装革履大油头,每一根头发都服服帖帖,衣服没有一丝褶皱,腕上带着一块黄金名表,连袖扣都是钻石的,很是气派。

姜芮书觉得他不像是上门拜访,更像是上门找茬。“你怎么知道路先生在家?”

秦聿抬手按了路家的门铃,“问的。”

没说问谁,姜芮书也不知道他怎么问的,又道:“这么早上门会不会有点失礼?”

看到别墅里有人走出来,他嘴里吐出一句:“晚了人就跑了。”

这是什么形容?姜芮书越发觉得他是上门找茬。

这时,林阿姨已经走过来,看到两人感到很惊讶,“姜小姐,秦先生,你们这么早……”

“贸然登门很抱歉,但我必须跟路先生谈谈。”

林阿姨更惊讶于他怎么知道路先生回家,但主人家早有吩咐,她面露难色:“现在恐怕不大方……”

“那么我接下来要做的事可能会冒犯到贵府。”秦聿打断她的话。

姜芮书不由侧目,但他连个余光都不给她。

林阿姨脸色一僵,“您这话是……”

“不如你再问问路先生。”

林阿姨怕他真的有要紧事,强硬拒绝引起他的报复,住这里的人都有一定社会地位,真要较真找麻烦路先生肯定是不希望的,何况他还是个律师,只好道:“那先请两位稍等片刻。”

过了一会儿,林阿姨再次回来,请两人进去。

路家也是两层的别墅,但姜芮书感觉秦聿那栋别墅是冷清,但他本人就是这样的气质,没让人感觉违和,可路家的别墅明明装修得很满当,却让人感觉空荡荡的,没什么人气。

林阿姨请两人先坐下,随后上了热茶,请两人稍坐片刻。

客厅里还遗留着小猫的玩具,但路南和小猫都不见踪影。

姜芮书不免有些触景生情,问道:“路南呢?”

林阿姨礼貌地轻声道:“还没起呢。”

意思是他们来得太早了。

姜芮书微微笑道:“他昨天肯定哭累了,多睡点比较好。”

林阿姨碰到一颗软钉子,勉强笑笑,借口自己要做早餐,转身去了厨房。

等了几分钟,楼上传来动静,姜芮书和秦聿同时看去,只见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穿着便装从楼上走下来。

男人五官端正,跟路南有几分相似,身材颇为挺拔,散发着成熟稳重和上位者的气质,正处在一个男人的黄金时期。

看到姜芮书和秦聿两人,男人脸上扬起礼貌的笑容,“听说两位是这里的邻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