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二百五十章 这很秦聿

第二百五十章 这很秦聿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67  |  更新时间:

第二百五十章 这很秦聿

姜芮书和秦聿起身分别跟他握手,“路先生。”

“姜芮书。”

“秦聿。”

两人分别自我介绍。

路先生示意两人坐下,客气地问道:“两位来这里有什么事?”

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姜芮书和秦聿相视了一眼,觉得这位路先生可能在拿乔,昨天林阿姨不想让他们拜访,今天仍然如此,很明显是得了主人家的吩咐,要说第一次见面不认识他们还可以,但知道他们是谁之后还表现得什么都不知道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姜芮书先开了口:“是这样的,路先生应该知道路南养了一只猫。”

“知道,听说是别人送的。”

“前段时间路南跟我说想养一只猫,正好秦先生家里有小猫要送养,于是我就牵线让秦先生送了一只小猫给路南,同时做了一些约定,路南保证会好好照顾小猫,但是昨天小猫惨死,我和秦先生想要了解一下详细情况。”

姜芮书把事情说得清楚,路先生不能再装不知道,无奈地摊手,道:“原来是你们送的猫,虽然现在说谢谢有点迟,但我还是要谢谢你们,不过最近我都不在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所以没法告诉你们详细情况。”

“路南已经告诉我,昨天他表姐到家里来,带走并杀死了小猫。”

“诗雨这孩子有点霸道,大概是她太喜欢那只猫才会带走吧,但要说杀死就不对了,只是发生了意外,路南很伤心,不知道有没有跟你们告状,要是他说了什么还请你们别在意,小孩子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他的说辞跟路南有出入,如果没有那张照片,这么说他们也没法辨别究竟是故意还是意外,但是现在,这位路先生显然不愿意让外人掺和这件事。

“我们也很希望是意外,但是,路南表姐亲自证实了,猫是被她故意弄死的。”姜芮书解开屏幕锁,将那张照片对着路先生,“这张照片是路南表姐发的,这样的死亡实在无法说是意外。”

血淋淋的画面,让人看一眼就感到不适。

路先生脸上的笑顿时僵住,“姜小姐怎么有这样的照片?可别拿网上的照片跟我开玩笑。”

听他还不愿意承认,姜芮书眼里有些悲戚,为了路南:“路南说是表姐发给他的,照片里这只猫,就是他的小猫。”

路先生没想到是儿子给的照片,他听家里的保姆说了这件事,只知道个大概的来龙去脉,是谢丽丽带走了猫,路南哭着闹着要那只猫,结果那猫死了,他没有去想怎么死的,不知道谢丽丽是这么弄死猫的,还发了照片给路南。

他心里有些恼怒,谢丽丽怎么能拿这么可怕的照片吓唬路南,实在太过分了,回头要好好教训教训才行,但是教训也是他的事,让旁人掺和就不行了。

猫都送给了路南,处理权就给了路南,这两人跑上门来,也是有点可笑。

但想到他们都是凯旋公馆的邻居,家里肯定不差,他不愿结仇,只是态度稍微冷淡了些,“这黑猫都一个样子,我可分不出来到底是不是那只猫,说不定是路南表姐吓唬路南故意找的照片。”

“路先生分不出来,我分得出,这就是我的猫。”秦聿看着他,语气平静。

“呵呵,秦先生说是我也没法反驳,但就算是又怎么样?猫已经死了,如果秦先生想要赔偿,我不介意弥补一二。”路先生开始怀疑他们上门是为了谋取好处,态度越发冷淡。

“路先生知道虐sha动物爱好者吗?”秦聿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突然问了一个看似不相关的问题。

路先生皱起眉头,“秦先生想说什么就直说。”

“虐sha动物爱好者喜欢以虐sha动物取乐,比如摔死仓鼠,用高跟鞋踩死猫,在动物痛苦的惨叫和挣扎中获得快感。”秦聿说,“路南表姐就是这类人,他们开始虐sha第一只动物后就不会再停下,手上沾满无数生命和鲜血,直到某天完全变成一个变态——路先生不觉得这种人应该受到惩罚吗?”

路先生的脸色冷了两度,嘲笑道:“秦先生仅凭一张照片就断定我外甥女是这什么虐sha爱好者,这也太可笑了点,秦先生已为你自己是法官吗还铁口断案?”

“我不是法官,她是。”秦聿目光转向姜芮书。

路先生惊讶,竟然还真有法官。

姜芮书营业微笑,“我是C区民二庭的法官,不过我这次不是以法官身份过来的,路先生不用紧张,不过,秦先生不是法官,但他是律师。”

路先生刚落下的心顿时又提了起来,已然明白对方不想善了,直接问道:“所以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没等姜芮书说话,秦聿先开了口,“我想以路南的名义起诉行凶者。”

“什么?!”

秦聿从包里取出一份授权委托书推到路先生面前,“由于路南是未成年人,需要监护人授权,路先生在这里签字即可。”他指了个空白处,又说,“当然,不需要路先生付任何费用。”

姜芮书不由侧目,她以为只是先了解情况,没想到他要直接起诉行凶者,连委托书都带来了,可以,这很秦聿。

路先生瞥了眼委托书,脸上的和气彻底淡去,“一只猫而已,秦先生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秦聿又从包里取出一份协议,“路南领养猫的时候向我保证,他会照顾好猫,但是就半个月,我的猫就死了,被一个活生生踩死。”

路先生下意识警惕,拿起协议慢慢看了起来,看到最后呵呵笑了起来:“路南一个小孩子懂什么?他做不了主,签字也没用。”

“从法律上说,这份协议的确是无效的,但这是路南人生第一份亲笔签署的协议,他保证过会履行协议内容,路先生想让他从小做一个言而无信的小王八蛋?”

你才王八蛋!你全家王八蛋!路先生觉得他在骂自己,呵呵冷笑:“小孩子哪懂这些?小孩的签字没有法律效力,连我这个不怎么懂法的人都知道,秦先生大张旗鼓地拿这么一份协议出来让路南一个小孩子履行义务,哈哈,真叫人有点怀疑秦律师的职业能力。”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